Noy小說網 >  雲傾北冥夜煊 >   第3329章

-

她的女兒自幼就是個有主意的。

如今她長大了。

作為一國的帝王,她有著自己的抉擇與判斷。

蘇和或許是用了一些手段,但很明顯,雲傾對於這樁婚姻,也有著自己的想法。

最主要的是,在那個男人生死不明的情況下,他們冇有彆的選擇。

讓雲傾知道自己的愛人失蹤,她會傷心,會難過,會痛苦。

王權之爭帶給她的壓力已經夠大了,在這樣的情況下,讓雲傾遺忘失去愛人的痛苦,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

女帝終於決定大婚,無論私底下對這件事情是何種看法,但明麵上,所有人都得端出一幅喜氣洋洋的姿態來。

兩天後,離開帝國養傷的執政官,回到王廷,親自上殿,恭賀女王大喜。

一年未見,雲姌身上的殺伐之氣,越發重了。

她身形筆直地站在大殿中央,清冷的桃花眼,纏繞著層,薄薄的冰冷肅殺之氣,似乎隨時都可能割斷人的喉嚨。

她看著高居王座之上的女王陛下,唇角勾著絲意味深長的笑容,“恭賀陛下大婚之喜。”

視線隨之落在站在雲傾旁邊的蘇和身上,“也恭喜蘇少爺......終於得償所願。”

一年前,雖然她冇有成功殺掉雲傾,但卻除掉了另一個心腹大患。

冇有了暗夜帝國的助力,雲姌對雲傾下手,再也不必擔心會腹背受敵。

如今的她們......不過是回到了最開始的時候。

蘇和冷冷地看著她。

雲傾素白的手優雅地撐著下巴,眸光冰冷地看著底下的女子。

她的記憶,截止於戰場上,瀕臨死亡那一刻。

這個女人弑君,害死那麼多英魂,理應立即被送上軍事法庭,被審判製裁!

但雲姌身後,藏著的勢力太深。

一旦她撕破那層窗戶紙,對方勢必會反撲。

屆時,整個王廷,必將血流成河,震盪不已。

因此,哪怕雲傾恨不得,立刻公開真相,誅殺雲姌,為那些英魂們複仇血恨,也不得不暫時忍耐。

在冇有絕對的把握,將對方連-根-拔起的情況下,不能輕舉妄動。

雲傾看著雲姌,唇角勾著抹笑,懶懶道,“一年前,你被送出王廷養傷,不知對方是何人,竟然有能力傷了你?”

雲姌臉上看不出絲毫異樣,蘇和不想讓雲傾想起北冥夜煊,雲姌就更不想了。

她淡聲道,“宵小之徒罷了,不值得入陛下的耳朵。”

雲傾挑了下眉,“什麼樣的宵小,竟能傷了執政官,公然銷燬行宮?而我那位姑姑......竟然能做到不發難,不追究?”

雲姌笑了下,不動聲色地看了眼蘇和,“陛下對此人很感興趣?”

雲傾笑笑,“是。”

能重傷雲姌,讓對方在那種緊要的關頭,不得不離開權利中心,憑白為她爭取整整一年時間,重回權利中心,穩固王權的人,絕非簡單人物。

雲傾心下,幾乎要忍不住為對方喝彩了。

她倒是聽到過隻言片語,對方似乎是暗夜帝國的某個人物......

雲傾唇角不自覺地彎出一抹笑。

雲姌直視著她,語氣聽不出絲毫異樣,“陛下多慮了,這隻是我與對方的私人恩怨,我此次回來,隻為恭賀陛下新婚大喜,告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