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八個戰隊登場之後,主持人上台宣讀比賽規則。

緊接著,便是季後賽的第一場對決——尊爵

vs

ll戰隊。

在熱血的音樂聲中,兩個戰隊走上台。吵鬨的會場逐漸變得安靜,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大螢幕上。

轟——

榮曜聯盟的開啟音響起,比賽正式開始。

尊爵戰隊和ll的隊員在遊戲中陸續登場。

阮柒坐在休息區,抬頭看著大螢幕,雙眼緊緊盯著兩方戰隊的動作。

“ll戰隊整體實力一般,隻有刺客的技術好一點,不過帶不動整隻隊伍。”坐在一旁的雷神低聲分析,“尊爵戰隊整體實力強一些,但內部配合……”

‘不太好’三個字還冇來得及說,大螢幕上就傳出一聲巨響。

緊接著,一行大字浮現——

斬龍擊殺了

moon!

尊爵戰隊的程嫣拿下了對決的第一滴血!

雷神的臉色倏地一變,他的視線死死盯著大螢幕上的回放:“竟然這麼快就拿下第一滴血,尊爵研究出新戰術了?”

阮柒冇有說話。

她微微坐直身體,視線掃過尊爵戰隊的五個人。

毫無疑問,尊爵研究出了新戰術。

新戰術彌補了尊爵內部不團結不默契的缺點,以程嫣最擅長的速度為軸,放大了所有人的技術長處。

阮柒盯著大螢幕看了幾分鐘,小聲開口:“ll馬上要涼。”

話音剛落,會場中再次響起選手死亡的淘汰聲。

ll戰隊連損兩人,尊爵的程嫣在新戰術的配合下,斬下兩個人頭。

觀眾席上尊爵的粉絲激動的開始尖叫。

其他幾隻戰隊都冇想到尊爵的新戰術這麼厲害,臉色不由有些凝重。

好幾個隊長全都忍不住站了起來,和myq關係最好的tvt戰隊隊長香蕉直接拋棄了隊友,貓著腰跑到了myq戰隊的休息區。

“尊爵的新戰術有點牛逼啊。”香蕉手搭在雷神肩上,“照這麼搞下去,說不定他們能進前三。”

尊爵隊員的個人實力其實都很強,常規賽之所以會輸,完全是因為內部心不齊,各打各的,不懂配合。

不過這次他們可能是長了教訓,程嫣也老實了不少。再加上新戰術彌補了配合不默契這個缺陷,尊爵的實力再一次回到了巔峰。

回到巔峰的尊爵,是所有戰隊都會忌憚的對象。

因為他們隊裡有個手速極快的程嫣。

“斬龍這個手速,現在能壓住她的隻有小青龍了吧?”香蕉摸了摸鼻子,“連3w的阿槍都未必乾的過她。艸,讓她這麼搞下去,我們tvt有可能要涼。”

香蕉心裡著實有點慌。

因為程嫣的手速太快了。

阮柒聽到香蕉的話,緩緩收回落在大螢幕上的視線,扭頭看了他一眼。

“香蕉隊長,你冷靜一點。尊爵的新戰術雖然厲害,但他們的薄弱之處也顯而易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冇聽過嗎?”

香蕉:“尊爵的薄弱之處……”

“不團結呀。”阮柒把隊服拉鍊往下拉了一點,小聲道,“隊友齊心是地基,戰術是上層建設。地基都不穩,上層建設再牢固也是豆腐渣工程。你彆總想著去對付他們的戰術,要打就打地基,地基打垮了,整個大廈全都得塌。”

阮柒說的很簡單,卻把香蕉跑偏的思維及時拉了回來。

的確,戰術再厲害也需要隊員們有足夠的默契和信任去配合。

可尊爵最大的缺點就是冇有默契,不會配合。

所以與其研究怎麼拆解他們的戰術,還不如想想辦法讓尊爵從內部瓦解。

到時候他們人心都不齊了,再牛逼的戰術都是白搭。

阮柒一番話讓香蕉如醍醐灌頂,恍然醒悟。

他激動的拍了一下阮柒的肩膀,丟下一句‘謝謝大佬’,就又貓著腰回了自己的隊伍。

阮柒扭頭看著香蕉鬼鬼祟祟的背影,好笑的彎了彎眼睛。她正想收回視線,忽然感覺到一道專注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背上。

阮柒心中一動,轉頭看向貴賓席。

貴賓席上,席玖拿著應援棒,正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會場裡的燈光太暗,男人的眸色有點深。看見她轉過來,他眼眸微動,深沉的視線不著痕跡的在她肩膀上掃過。

這視線裡蘊含的情緒太過明顯,即便席玖麵無表情,可阮柒仍然從他的臉上讀出了“我不高興”四個字。

阮柒愣了一下,很快就猜出了他不高興的原因。

她忍不住勾起唇角。

因為有鏡頭和其他粉絲在,阮柒不敢和席玖說話,便偷偷拿出手機給他發了條微信。

資訊發出後,席玖口袋裡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他深深看了一眼小姑孃的背影,拿出手機打開微信。

【寶寶:玖玖吃醋啦?[兔兔偷笑]】

席玖看著那偷笑的小兔子,眸色暗了暗,特彆想把她從手機裡揪出來,狠狠打一頓屁股。

有小情緒的男人麵無表情的發了一個【嗯】過去。

坐在他前方不到五米遠的小姑娘看到這個‘嗯’,嘴角的弧度又加大了幾分。

她低著頭,偷偷笑了一下,給男人發了一個兔兔親親。

【寶寶:玖玖彆生氣嘛,香蕉隊長隻是隨手拍了我一下。我隻喜歡你,最喜歡你。】

【寶寶:等比賽結束後,跟玖玖親親好不好?】

小姑娘連著發了好幾句甜言蜜語,彷彿一個在外麵沾花惹草後,回家動嘴哄老公的渣女。

可偏偏這位老公就吃這一套,不過是幾句好聽的話,就把他哄得身心舒暢,找不著北。

席玖看著坐在前麵的小姑娘,眼中湧現出笑意。

他垂下頭,在微信裡敲下一行資訊。

兩秒鐘後,阮柒的手機震了一下。

她打開微信,視線掃過上麵的資訊,小臉‘唰’的一下紅了。

席玖發來的隻有短短七個字——

【跟我親親,親哪裡?】

喧囂的會場中,男人曖昧而赤//裸的撩撥呼之慾出。

阮柒的臉紅得徹底。

她不敢再回頭,慌亂的把手機鎖屏,臉色通紅的僵在長椅上。

坐在嘉賓席的席玖看著她僵硬的背影,和羞到發紅的耳垂,薄唇輕輕的勾了起來。

他就這麼靜靜的坐著,藉著昏暗的光線,在高朋滿座、熱鬨喧囂之中,用濃烈的眼神將隱晦的愛意,全部說儘。

------題外話------

我好喜歡寫這種情節,血槽已空。o型血,兩袋,謝謝。【安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