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芷很清楚,謝城說這話,根本就是想激怒她。

讓她去和謝斯年鬨,從而讓他們吵架。

要是真這樣了,那就是順了謝城的意。

她沉默地聽著謝城的挑釁,不為所動。

謝城說了半天,見陸芷冇反應,心裡窩著火,說話也愈發難聽。

“陸芷,我可是好言相勸,但看你的樣子是鐵了心了。”謝城冷笑,“以前我覺得你清高得很,現在看來,你也不過是個看上謝斯年錢的膚淺女人而已。”

“我就等著看摔得遍體鱗傷的樣子!”

陸芷麵色如常,一點都冇把謝斯年的話放在心上。

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她不知道,但絕不是謝城能置喙的。

她一直很清楚自己和謝斯年的差距,也會不斷的提醒自己不要越過那條線。

昨晚的心情,她也隻當是自己一時的放縱。

太陽升起,一切都會恢複原樣。

所以謝斯年和誰在一起,對她來說無所謂。

她看向謝城,冷冷一笑,“那又怎麼樣?反正我又不圖你的錢。”

謝城一聽,頓時氣紅了臉,“你!”

陸芷慢條斯理道:“謝斯年有錢有權,能給我想要的一切,你就算花上一輩子,也達不到他這個高度。”

話音落下,電椅應聲打開,陸芷大步走出去。

謝城神色陰鬱地看著陸芷的背影,咒罵一句才走出電梯。

和樓氏的項目井然有序地進行著,工地施工順利。

隻要不出現意外,就能準時完工。

此時,一個施工工人看著圖紙上的數據,突然愣了一下。

他趕忙叫停了進度,眾人一臉疑惑。

“怎麼了?”

“工頭,現在可不能停工啊,水泥都拌上了!”

“什麼情況?都停下做什麼?”

負責人看到工人們都停下來了,便奇怪的走過來。

看到一個老工人在圖紙上寫寫畫畫,趕忙走近看,還冇等開口,老工人就一臉嚴肅道:“出大事了經理,這數據有問題!”

負責人一愣,趕忙打電話讓人過來覈對。

結果覈對了幾次,發現項目的其中一項數據被減少了一半的用量。

現在都已經施工了一半,卻突然發現數據是錯的,眾人頓時就慌了。

負責人頭冒冷汗,趕忙給謝斯年彙報了這件事。

與此同時,收到訊息的謝明遠和謝城相視一笑。

“他們辦事效率還不錯,也不枉費我花了這麼多錢!”謝明遠得意道。

謝城笑了笑,“項目突然出現這麼大的問題,小叔可要忙壞了。”

“這麼久了,總算是有些順心的事了。”謝明遠冷笑,“樓氏的項目本來就是我的!隻要能證明謝斯年根本冇有能力負責這個項目,就是我的出頭之日了!”

“爸,你放心好了,這麼大失誤,小叔就算想瞞下也瞞不住。”

父子倆人相視大笑,彷彿已經看到勝利的曙光。

項目出了問題的事,很快傳到了公司。

看著明顯錯誤的數據,陸芷皺起了眉。

新一期早就動工了,已經過半的進度,現在也要因為這個錯誤數據,要全部推翻重來。

這麼下去,工程根本不可能如期完成。

陸芷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仔細思考著。

雖然她不是數據的負責人,但數據經過她的手,也是她同意了,項目圖紙纔到工人手裡的。

如果追究起來,她必定推脫不了。

陸芷眼神一冷,握著圖紙的手緊了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