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朝陽的衣服已經穿好了,整整齊齊站在邵允珩麵前,緊緊盯著他,幽深的目光似乎要望進他內心深處。

“你在說我撒謊,你記得我,你知道我洗澡的時間冇有這麼長,對不對?”

林朝陽步步逼近。

邵允珩瞳孔微縮,心念電轉,解釋道:“你誤會了,我隻是本能的懷疑,哪有人洗個澡這麼久的。”

“哼。”林朝陽雙手抱胸,歪著頭打量邵允珩,似乎在思考。

見狀,邵允珩儘量讓自己神色舒展,看起來再說真話。

然,林朝陽一下子就戳穿他:“你在撒謊,你撒謊時,眼神會下意識的亂飄,而且你現在身體看似鬆弛,但實際上很僵硬。”

說著,林朝陽突然伸手,在他腰眼戳了一下。

邵允珩身體瞬間緊繃,呈現防禦姿態。

見此,林朝陽眼神一黯,模樣失望極了,像是從天堂跌入地獄:“不對,你冇有記起我,你若是記起我,肯定不會防備我,而是溫柔又無奈的看著我。”

說完,林朝陽就失落地走到沙發邊,縮成一團,悶悶不樂。

邵允珩轉身看她一眼,心底卻提起了12分的提防。

想不到這個林朝陽竟這樣聰慧,簡直處處是陷阱,與她打交道要打起12分的精神,否則稍有不慎就會被她發現異常。

剛纔真是太險了,差一點就被她發現。

這個林朝陽比他想象中的聰明。

邵允珩去浴室洗簌。

等他徹底進去後,林朝陽身體一鬆,倦怠地倒在沙發上,神色疲憊不堪。

終於可以確定了!

--他真的不是阿珩!

難道他就是阿珩曾經跟她說過的第二人格?可是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喚醒阿珩?

她到底要怎麼做?

林朝陽捂著臉,陷入深深的絕望。

她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做?

第二人格這件事,是阿珩隱晦告訴她的,那段時間阿珩精神狀態很不好,總是昏昏欲睡,神色越來越差,脾氣卻越老越暴躁。

他怕自己有一天會出事,就玩笑一般說出第二人格一事。

她想要問的更多,阿珩卻說,第二人格可以共享他的記憶,他隻能說這麼多。

那時候,林朝陽還以為他說得是玩笑話,根本冇放在心上。

但是這幾日,邵允珩的異常,才讓她慢慢發掘不對。

剛剛她試探了一下,邵允珩果然有之前的記憶。

林朝陽疲憊地閉上雙眼,在心中快速思索。

她對心理學懂得不多,隻是大概知道,想要阿珩的主人格請來,要麼是主人格力量強大,自己掌握身體;要麼就是第二人格主動相讓。

第一個辦法的關鍵應該在林曉繁身上,她肯定是用什麼法子禁錮催眠了主人格。

可是,貿貿然找她,林曉繁根本不會承認,而且大費周章地喚醒第二人格,絕不會輕易放出主人格的。

所以,必須讓她覺得,主人格比第二人格對她更有利。

林朝陽目前還想不到破局的關鍵,隻能先放下。

從第二人格這裡下手。

到底怎麼做,才能讓他主動相讓呢?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