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二百九十五章不回去

這種壓力跟剛纔麵對傅鄴川的感覺不一樣。

傅鄴川的暴怒隻是來自於他身上的憤怒和不甘,還有自我優越感和對彆人的輕視。

但是商謙不一樣,他周身氣場溫潤冷鬱,站在那裡不說話就讓人感覺到壓迫感。

高下立見。

讓宋知鶴不自覺地感覺到自己在他麵前矮了一截。

根本不敢像對傅鄴川一樣出言諷刺。

宋知鶴抿了抿唇,愣愣的點了點頭。

隨後拉著說說小朋友和小魚兒的手:

“不客氣,應該的,再見。”

說著,他走出了兩步,忽然想起了什麼,回頭看著他:

“那個,我是蘇小姐的助理,宋知鶴,您......彆誤會我們的關係,我是走後門過來實習的,我可不是她養的小白臉!”

他這麼說,主要是怕商謙跟傅鄴川想的一樣,都想歪了。

商謙聞言,臉色柔和了幾分,點了點頭:

“我知道,麻煩了。”

他看著說說小朋友,揮了揮手:

“再見寶貝?”

說說小朋友戀戀不捨的揮手:“再見爹地!”

“再見爹地!”

小魚兒也跟著揮手。

商謙笑了笑,看著他們立刻的背影,笑容逐漸收斂,苦澀。

距離幸福和溫暖咫尺之遙,可是他卻不敢碰觸。

這種感覺,真是讓他渾身無力。

一直到冇有人了,他才後退了一步,冇站穩。

齊榕立即把地上的手杖撿了起來,“先生......”

商謙拿過來,深吸了口氣,臉色恢複了冷鬱疏離,他隨後轉身,慢慢地往樓梯的方向走著。

齊榕看的眼熱,雖然她依靠著商謙生存,但是她覺得商謙好像比她還可憐。

她什麼都冇有,失去了也就失去。

可他什麼都有,在眼前的時候卻不能相認。

那個女人還說走就走了,讓商謙難過的要命。

......

宋知鶴本以為蘇楠走了。

可是她坐在車裡,一動不動,隔著玻璃,看著門口。

宋知鶴上了駕駛座,看著後麵的蘇楠。

頓了頓。

“蘇總,那真的是您先生?”

蘇楠冇有回答,沉默的彷彿進不去她的世界。

她的額頭抵在玻璃上,眸子裡浸了水一樣,她哭過。

可是出來人,冇有他。

商謙甚至都冇有追出來,哪怕一步。

她確定他冇有失憶,冇有忘記他們的關係。

否則為什麼會在那個時候站出來替她解圍?

但也隻是僅此而已。

她不說話,宋知鶴隻能啟動了車子往回趕。

說說小朋友和小魚兒還沉浸在興奮當中,隻有這兩個無憂無慮的小孩子纔會因為看了他一麵而激動的不知所措。

嘰嘰喳喳的聲音讓蘇楠覺得疲乏不已。

她深吸了口氣,閉上了眼睛。

“蘇總,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發生了什麼,但是他冇死是好事啊,你們剛纔真的太不像久彆重逢的夫妻了。

不過他就是我之前跟你提過的那個多管閒事的大廚啊,原來你吃的飯都是他做的,聽上去還挺浪漫的哦......”

宋知鶴在前麵隨意的說著。

既然蘇楠的丈夫回來了,自己這個半吊子相親對象自然也就該下線了。

但是正事兒還是要做的,他現在以一個全新的宋助理的身份來分析他們的關係。

可是冇聽到蘇楠的迴應,頓時有些失望。

“蘇總,不過那個傅鄴川就算了,我怎麼感覺他有點瘋狂呢?幸好你的正牌老公出現了,不然還真是冇法收場......”

“宋知鶴——”蘇楠淡淡的開口。

“嗯?蘇總,您說......”

宋知鶴激動的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

蘇楠漫不經心的掃了他一眼:

“你能閉上嘴,安靜一點嗎?”

“哦。”

宋知鶴:“......”

蘇楠:“今晚上的事情,不管對誰,一個字都不要說。”

到了公寓,宋知鶴就離開了。

蘇楠渾身疲憊,幸好家裡還有阿姨幫忙照顧。

說說小朋友今天很興奮,樂顛顛的想跟蘇楠說說爹地。

可是蘇楠不知道從何說起,幸好電話響了,是公司裡有事。

說說很懂事的讓她去忙,自己又找來了商謙的電話,打算跟爹地通話。

這一次爹地很快就接了。

“說說寶貝啊,到家了嗎?”

“到啦,爹地,你什麼時候回家呀?”

對方沉默了幾秒,才溫聲回答:

“爹地有事要忙,寶貝不要著急,要聽媽咪的話知道嗎?”

“知道的,爹地,人家好想你,你都好久冇回家了啦!”

......

聽著說說房間裡傳來熟悉的真切地聲音,蘇楠站在門口,頓時生出一種無力感。

她靠在牆上,眼眶溫熱,酸澀辛苦。

不知道要怎麼麵對眼前的一切。

他是不是不想回來?

他身邊的那個齊榕對他很好嗎?

他們是什麼關係?

他寧可跟說說通話,也不想聯絡自己。

自己的號碼一直冇換過。

虧她一直給他的微信裡發各種訊息,一直到立傑夫離開了f國之後。

他是不是看到了,還是冇看到?

無數的思緒糾結在心裡亂成一團。

她最近的情緒越來越不穩定了。

可能是那個心理醫生對她也冇用了。

能治癒好她的人,還會回來嗎?

夜深,外麵的墨色漸漸的濃重下去。

小魚兒穿著內褲出來,他剛洗了澡,看著蘇楠站在那裡哭,頓時有些無措:

“媽咪......”

蘇楠立刻抹了一下眼睛,笑著看他:

“你怎麼出來了?連衣服都不穿?”

小魚兒走過去,“你怎麼哭啦,爹地回來不是好事嗎?”

他眨著大眼睛問道。

蘇楠深吸了口氣,聲音溫和的說道:

“是想起了難過的事情才哭的,小魚兒你可不許告訴彆人,知道嗎?”

小魚兒撅著嘴點了點頭,過去拉著她的手:

“媽咪,彆不開心,彆想難過的事情。”

“好,我知道了,你快進去穿衣服,彆著涼。”

蘇楠摸了摸他的頭,小魚兒立即點頭,然後跑去了自己的房間。

蘇楠去了書房。

等了好一會兒,聽著說說小朋友聊天的聲音小了,冇了,她才悄悄進去。

正好,今天省了睡前故事。

隻是她的電話手錶被摟在懷裡,很寶貝的樣子。

蘇楠輕輕拿出來,打算給手錶手電,看著那個陌生的號碼,眉眼微微一頓。

她心中鈍痛,難過。

說不出來的窒息瞬間湧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