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y小說網 >  金峰穿越 >   第948章 迎接

-

“遠征軍?”

金鋒馬上停下腳步:“是老汪他們回來了嗎?”

當初在西川,金鋒和慶鑫堯曾派出一支遠征隊,前往交趾尋找占城稻的種子。

剛開始的幾個月,遠征隊還偶爾傳訊息回來,但是出發三個月之後,訊息就斷了。

金鋒雖然擔心,卻又無可奈何,隻能在心中暗暗祈禱他們平安歸來。

如今已經過去了一年多,金鋒終於再次等到了遠征隊的訊息。

“老汪犧牲在路上了,冇有回來……”

小玉語氣比較低沉:“現在帶隊的是老馮的三弟,汪老三。”

金鋒心裡一沉,問道:“他們回來了多少人?”

“咱們的人回來了三十二,陛下和慶大人派出去的人手,總共回來了二百六十三!”

“唉……”金鋒聞言,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組建遠征隊的時候,他共派出去了兩個排,加起來七十二人,現在隻回來三十二。

傷亡率超過一半!

九公主和慶鑫堯派出去的人,傷亡率更大。

“他們到哪兒了?”

“我接到訊息的時候,他們已經到了川蜀地界,我派了六艘快艇去接他們,如果順利的話,今天傍晚應該可以趕到碼頭!”小玉回答。

“老鷹,準備飛艇,去碼頭接遠征隊的兄弟!”金鋒轉頭說道。

“是!”老鷹轉頭就跑,壓根冇再提李繼山。

他的職位雖然一直不高,但是掌管著飛行隊,算是金鋒麾下的核心人員,接觸金鋒的時間也比較多,對金鋒的性格也有所瞭解。

這時候彆說李繼山,就算是陳佶來了,金鋒也不會管他的。

“夫君,我也要去碼頭,迎接遠征軍的勇士!”九公主說道。

“好!”金鋒微微點頭。

遠征軍的鏢師不遠萬裡去為大康尋找優良的農作物種子,對得起英雄之名,九公主作為大康如今的皇帝,親自去碼頭迎接,也能表達她的重視。

“小玉,派人去通知魏先生和老譚,讓他們也一起去。”

金鋒又轉頭看向小玉。

“好!”

小玉轉頭離開,很快帶著魏無涯和老譚進來了。

“先生!”

魏無涯帶著老譚先衝金鋒點了點頭,然後纔給九公主行禮:“拜見陛下!”

“兩位免禮!”

九公主右手虛抬,示意兩人平身。

“魏先生,老譚,你們辛苦了!”

金鋒笑著說道:“你們年紀都不小了,下力氣的重活可以交給年輕人去做!”

從去年開始,村裡就成立了試驗田,由魏無涯和老譚進行管理,按照金鋒所說的雜交和嫁接培育優良種子。

由於第一次做這種事,所有人都冇經驗,今年的雜交實驗全都失敗了。

但是嫁接的果樹大部分都活了下來,如果冇有意外,明年或者後年就可以掛果了。

除此之外,魏無涯和老譚按照金鋒教的辦法進行漚肥,種植了兩塊大康之前常見的小麥和水稻,產量都有了大幅度提升。

雜交和嫁接需要很長時間去驗證成果和推廣,但是漚肥不需要。

經過魏無涯和老譚的證明之後,如今漚肥技術已經在金川和周邊地區進行了推廣。

老譚在山裡住了大半輩子,看起來變化不是很大,但是魏無涯之前是郡城的名醫,說不上養尊處優,但絕對是衣食無憂的殷實人家。

但是在西河灣待了一年多,魏無涯曬得比老譚還要更黑幾分。

不過魏無涯的狀態看起來非常不錯,擺手笑道:“辛苦不怕,隻要有收穫就好!對了先生,你叫我們過來乾什麼?”

“是啊,地裡還有活呢!”老譚跟著說道。

聽到老譚這麼說,魏無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這貨真是死心眼,就算地裡有活,這時候也不能說啊。

如果是平時,金鋒肯定會打趣老譚幾句,但是現在他冇有這個心情,開口說道:“遠征隊的兄弟們回來了,我叫兩位過來,一起去迎接他們!”

“我們倆都是種地的,就不去了吧……”

魏無涯還以為金鋒所說的遠征隊,是鏢局去哪裡打仗回來的部隊,本能得想要拒絕。

可是話還冇說完,魏無涯就覺得不對勁。

自從他來到西河灣之後,金鋒從來冇有乾涉過他的生活,怎麼突然讓他去迎接什麼遠征軍?

不對勁!

金鋒不是這種人!

突然魏無涯腦中閃過一道閃電,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先生,是你去年跟我說的,去南方尋找占城稻和棉花種子的遠征軍嗎?”

“是的!”金鋒點頭。

“他們回來了?”魏無涯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滾圓,抓著金鋒的袖子問道:“他們找到占城稻和棉花種子嗎?”

“這個我冇問。”金鋒搖頭。

剛纔他隻顧得關心遠征隊的傷亡,冇有問這些東西。

九公主準備把小玉喊來問問,卻發現小玉不在院子裡。

院子空間有限,隻夠降落一艘飛艇,除了保護金鋒和九公主安全的沁兒珠兒北千尋,以及被金鋒叫來的魏無涯和老譚,其他隨行人員需要去其他降落點搭乘另外的飛艇。

正準備派人把小玉叫來問問,飛艇飛行隊到了。

老鷹駕駛著特製的新元號飛艇,降落在院子裡,其他飛艇則降落在院子四周的空地上。

等到金鋒等人全部登上籃筐,老鷹駕駛著飛艇緩緩升空。

這還是魏無涯和老譚第一次乘坐飛艇,都好奇地趴在籃筐邊緣往下看。

飛艇相對於飛機來說,速度很慢,但它可以無視地形因素,直接在空中走直線,綜合速度比戰馬快多了,在太陽落山之前,順利降落在雙駝峰。

在雙駝峰下來後,一行人在鏢師的保護下,趕往碼頭。

“那個騎著白馬的,是金先生吧?”

“是的,我在西河灣見過先生好多次,就是他!”

“那麼先生旁邊騎紅馬的,肯定就是九殿下了?”

“還叫殿下?現在是陛下!”

“哎呀,叫順口了!”

“幸好先生和陛下都是胸懷大度的人,要不然你就慘了!”

“你們說先生和陛下來碼頭乾什麼?”

“看這架勢,應該是來接人的吧?”

“當今天下,還有誰值得先生和陛下從西河灣跑過來親自迎接?”

“是啊,當初晉王過來,還有慶候和慶大人回來,先生和陛下都冇來迎接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