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無儘恐怖的能量,還在朝著他的身體之中瘋狂灌入!

“不對!修羅,快停下!”

同樣已經跟著邁入超品的修羅和魔芋,在此時,也察覺到了異常,他們大吼,甚至想要後退!

可是,在這種能量傳輸的過程之中,他們的身體都像是被那能量控製住了,他們根本無法後退!

甚至,他們無法動彈一步!

他們隻能看著,無儘的能量,繼續以一種完全失控的方式,衝入他們的身體!

啪!啪!啪!

能量繼續灌入,作為逆天邁入超品的他們,身上的血管竟然都開始恐怖爆裂,血液迸濺,一道道鮮血滴落在了地上!

鮮血滴落,地麵有一種被血液之中的能量炸出一個坑的趨勢!

能量,太過濃鬱!

“啊!不要!停下!給我停下!”

修羅徹底失去了最後的平靜,他恐懼,震撼,不解,他瘋狂想要做出最後的掙紮,但是,這一切都是已經是徒勞。

轟隆隆!

嘭!嘭!嘭!

陡然,在無儘的恐懼,震撼之中,那瘋狂注入的能量,徹底再度爆發,修羅的身體,竟然在無儘的能量灌入之後,猛地之間徹底炸裂了!

緊接著,天鬼和魔芋的身體,幾乎出現了同樣的變化!

三大人世間真正的超品,全部爆體!

他們甚至連屍體都冇有留下,他們完全被自己渴望的能量和長生,炸成了碎末!

各大頂級勢力,所有的人看到這一幕,幾乎都已經徹底看傻!

轟隆隆!

而也就在此時,那天地之間最為神秘,最為恐怖的蠱神之祖,竟然也猛地發生了一道震動九天十地的爆炸!

無儘的衝擊波,猶如最恐怖的颱風,朝著四麵八風衝擊!

而在爆炸之中,一個身影幽然驟現!

那個身影,赫然是蕭葉!

……

此時,百慕大海域,海邊。

“他在前往戰神組織的時候,你攔住了他,和他交流過。”一口沉浮在大海之中的沙棺,幽然之間開口。

它身前,赫然是一艘烏篷小船。

而在那烏篷小船身後,拖著的赫然是一尊巨大的青銅古棺,而這尊青銅古棺,赫然是從怒海古城之中,拖出的那一尊。

哢嚓嚓!

沙棺開口,那口青銅古棺,竟然詭異的自動打開!

青銅古棺在海水之上臣服,青銅古棺之中,一道身影幽然從青銅古棺之中坐起,這個從青銅古棺之中坐起的女人,竟然和島上,那個穿著紅色繡花鞋的女人,長得一模一樣。

“我隻是說出了一些當年的真相。”那女人朝著島上看去,輕聲開口,接著她又道“就算我不告訴他,蠱神之祖也會爆炸,他的身體太過詭異,最重要的是,他的腦海之中,還有當年的那個東西。”

“我倒是一直想知道,我們是來自什麼地方?”一個八個小紙人抬著的花轎,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出現在了烏篷船身前。

轎子之中的人開口,像是在問棺材之中坐起來的那個人!

“不知道,當年秦始皇和徐福,也冇有弄清楚,或許,島上的那個男人,以後可以幫你們弄清楚。”棺材之中的那女人朝著島上看了一眼,她的眼神,一片深邃。

……

十年之後,燕京西郊。

“爸!為什麼秦戰叔叔說你以前很厲害,你不是一個種地的嗎?”一個古靈精怪的小女孩,追上了正在扛著鋤頭的蕭葉,眼神之中儘是好奇。

“我種地很厲害。”蕭葉朝著那女孩頭上拍了拍。

“爸!我哥說,他長大想要去當兵。”小女孩再度開口,接著她又道“我哥說,秦戰叔叔纔是最厲害的,他以後要跟著秦戰叔叔學!”

“當兵也挺好的,不過,現在還是要好好學習。”蕭葉開口。

“哦,那我長大了也去當兵,對了,爸,那個賽紅瑤賽阿姨,為什麼昨天睡你床上了?我看到你和賽阿姨在床上打架了,不對,你和媽媽也在夜裡打過架!

爸,你以後不要打人,好不好?

他們都哭了,還有果果阿姨,冬青阿姨……”小女孩天真無邪的開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