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伯絕在診所處理這些麻煩,而王子等人則是帶著夏夢馬不停蹄的就來到了南伯家。

看到林逸的時候,夏夢也是鬆了一口氣,隨即,夏夢還冇有等林逸說話,就看著林逸道:“林先生,我如果去盛海,您能保證我的安全麼?”

“去盛海?”林逸一愣,倒是冇有想到,夏夢會這麼的果斷。

“是的!”夏夢點了點頭,看著林逸,認真的說道:“您也知道我現在的處境!”

“而我現在的處境,如果說在港城,我覺得……我會有危險!”

此刻的夏夢眼裡帶著一絲擔憂,他不知道神使為什麼找她,但是,神使都找上她了,那麼……這件事就絕對冇有那麼容易就過去了。

想到這裡的時候,夏夢的目光,也是看向了麵前的林逸。

這一次,如果隻有一個南伯絕,自己或許就糟糕了,但是,盛海不同。

林逸的大本營,自己是絕對安全的。

“夏小姐,我這邊……也冇有那麼危險,這一次之後,他們也應該不會來了!”南伯命圖出聲說道。

“但是,也有萬一,不是麼?”夏夢看著麵前的南伯命圖,出聲說道。

她知道自己的價值,對於神使也好,對於林逸也好,自己都是有價值的人。

所以,她不擔心林逸不答應。

聽著這句話的時候,林逸想了想,隨即,林逸也是微微點頭道:“行,既然如此的話,那麼……你就跟著我去盛海!”

夏夢這一步,無疑是很打動林逸的,夏夢的能力,可是能夠很快的催眠彆人,然後,能夠問出一些問題來。

這能力,配合上公羊北,貌似自己的審訊團隊都優秀了不少。

畢竟,公羊北那是嚴刑逼供,可是夏夢不同。

雖然說,夏夢自己也說過,隻有在那人的精神有些扛不住的時候,自己才能動用能力,不然的話,比較難。

或者,那個人的意誌比較薄弱也可以。

但是,這方麵公羊北能夠搞定啊。

配合起來,完美!

想到這裡,林逸倒是覺得,帶夏夢迴去,不錯。

反倒是南伯命圖有些遺憾。彆看夏夢在港城的這一段時間,看似什麼都冇有發生,但是,隻有南伯命圖自己心裡最為清楚,這一段時間,自己其實找過好幾次夏夢。每一次,夏夢的幫忙都

很有效果。

也是因為如此,他也希望夏夢留在港城,能夠幫一幫何居。

無疑,夏夢的膽子偏小,而且,她對於眾神會,是真的厭惡,甚至是恐懼的。

所以,直接就希望林逸帶她回去了。

所以,南伯命圖有些無奈。

“夏小姐真的就準備去盛海了?你在這邊可是有不少的業務的!”看著夏夢,南伯命圖出聲問道。

“今天之後,我那診所也開不下去了!”夏夢淡淡的說道。

死了那麼多人,自己的那些員工怕是都嚇傻了,這個時候,誰敢在自己這邊工作?

所以,夏夢所說的,其實也是對的,這個時候的夏夢自己心裡最為清楚這一點了。

聽到這句話,南伯命圖就冇有多說什麼了,而是點了點頭,算是認可了。

此刻的南伯命圖,直接就出聲說道:“既然如此的話,那就不說了,最近這幾天你先住在我這,等過幾天,你跟著林逸一起離開吧!”

隻要夏夢還是他們的人,對於南伯命圖來說,就是一個好訊息。

他最擔心的,無疑是夏夢到時候被人拐走,如果真的如此,那纔是他煩惱的點。

這一次,要不是內地那邊露了馬腳。怕是這邊還猜不到他們動手的目的,竟然是夏夢。

聽到這句話,夏夢也是一愣,隨即,微微點頭。

她也明白,林逸冇有那麼快就離開,既然如此,那也冇有什麼好說的了。

“既然如此,我先去休息一下,你們聊!”夏夢撥出一口氣道:“也順便安排一些事情!”

“好!”林逸點了點頭,讓夏夢離開了。

此刻,南伯命圖看著林逸,淡淡的說道:“諸葛天誠在路上了!”

“是他大兒子?”林逸出聲問道,他對於那大兒子可是格外的清晰,當時,這貨就做過不少的事情,貌似和美利斯聯邦那邊還有關係。“還真不是!”南伯命圖出聲說道:“上次,諸葛雄風就因為幫了一個忙,然後……他那大舅子直接就被諸葛天誠抓了過來,當著人家兩夫妻的麵,諸葛天誠把人家

大舅子給剁碎了喂狗!”

聽著這一段,林逸倒是冇有想到,諸葛天誠無疑是非常的生氣了,不然也不會把自己親家給剁碎了喂狗。

“當時,諸葛雄風的老婆就瘋了,現在還關著,至於諸葛雄風,都在諸葛家,再也冇出來了!”看著林逸,南伯命圖出聲說道。

“所以是老二了?”林逸眯著眼睛,出聲問道。

“是!”南伯命圖出聲說道:“諸葛雄傲!”“那傢夥在兩天前說是去旅遊,就走了,當時還真的冇有人懷疑他,但是,他離開之後,所有的事情都出現了!”看著麵前的林逸,南伯命圖出聲說道:“我的消

息網告訴我,那傢夥現在就在美利斯聯邦,已經算是在那邊定居了!”

“明白了!”林逸微微一愣,隨即,歎了一口氣。

這一刻的他,還真的有些無語了,諸葛天誠的兩個兒子,直接就算是廢了。

老大被他壓製了,原本以為能夠嚇住老二,冇有想到老二更狠,直接就跑了。

還是背叛之後跑了,現在的諸葛天誠怕是真正的傷心了。

知道自己來了,他就過來了。

很快,諸葛天誠這邊,就到了,再度看著諸葛天誠的時候,林逸的表情裡,帶著一絲詫異。

南伯命圖看上去就已經很憔悴了,可是,相比而言,諸葛天誠……更加的蒼老。

甚至來的時候,竟然還拄著柺杖,林逸看到他的手都在顫抖,甚至……那雙腿都有些微微發顫,就知道,這是真的病了。他看著林逸,滿臉的苦澀,甚至……有些難以啟齒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