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y小說網 >  戰神歸來秦昊 >   第1293章

-

“你纔不對勁。”

蘇詩涵咬著嬌滴滴的紅唇,轉過身,趴在了秦昊的懷裡。

嗯?

害羞了?

秦昊摟過蘇詩涵的美肩,打趣道:“都老夫老妻了,害羞啥?”

“況且也不是第一次‘咬’我了,不用那麼羞澀吧?”

“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誰要‘咬’你啊。”

蘇詩涵伸手捏著秦昊的臉。

“你呀。”

秦昊反手握住,在蘇詩涵的耳垂旁,吹了口氣,“總不能是我‘咬’你吧?”

“你現在不能被‘咬’呢。”

“你!”

蘇詩涵一臉羞愧,壞傢夥,又憋著壞在。

“詩涵,我...”

突然。

感受到秦昊動情的目光,以及眼角上那份堅決。

蘇詩涵伸出玉指,抵在了秦昊的嘴上,不讓他說話,“我不要你現在說,明年今朝,我要你親口告訴我,在南域,在那萬裡長城上。”

說完。

蘇詩涵就是給頭,死死得埋進秦昊的懷裡。

“誰還不是寶寶了?”

“彤彤有!”

“我也要。”

“嗯,都有。”

秦昊抱緊著懷裡嬌軀,緩緩閉上了眼眸。

腦海中冇有一絲的**。

有的。

隻是想陪著她,一直一直,直到永遠。

就在剛剛!

秦昊想鄭重的告訴蘇詩涵,你男人是昊天戰神!

舉世無雙!

哪怕你知道了。

但一直以來,我都從未親口說過。

是!

你也不想聽,想在最適合的時候,讓我親口說於你聽。

但年夜的幸福感催動下。

秦昊差點就憋不住了。

想將這五年來的點點滴滴!

所有的一切!

包括!

銀魅!

夏宣儀!

凱瑟琳娜!

克裡斯蒂娜!

等等!

全部都告訴懷裡這個傻女人。

呼呼。

是我太自私了。

差點忘了。

詩涵也是一個女人,一個渴望自己注重細節的女人。

這個時候說。

太欺負人了。

對!

在南域!

在那萬裡長河上!

立天地為誓!

長相廝守!

……

一夜無話。

但卻無比溫馨。

……

次日一早。

劉春梅和秦嵐一早就是起來忙活,給外麵的醉鬼,送回家的送回去,拖進來,拖進來。

彤彤和小笠笙還有小思思,三個人坐在沙發上,都拿著平板,點開計算器,在哪小眼放光。

這讓剛睡醒的秦昊見了,嘴角掀起了一抹笑意。

太年輕了!

這當那錢,你們能自己收著?

誰冇當過孩子一樣?

呼呼。

想到這。

秦昊眼眶有一絲絲的泛紅。

父親!

母親!

去年年夜已過。

明日你們兒子,風風光光的接詩涵去南域,披上那件神殿主母的鳳袍時...

你們會出現嗎?

“阿昊。”

蘇詩涵挽著秦昊的胳膊,笑道:“會的。”

“嗯,會的。”

秦昊應聲。

愛入骨髓,無需言表。

我知你心之所想。

你懂我心之所念。

“咚!”

“咚咚!”

敲門聲傳來。

秦昊和蘇詩涵剛坐到沙發上,相視一眼,立馬看向了彤彤。

“啊?”

彤彤一愣,抱著平板,嘟囔著:“爸爸,媽媽,有人敲門,你們看彤彤乾什麼?”

“彤彤忙著呢。”

“行,你忙。”

秦昊起身,若有所思的盯了彤彤一眼。

嘶!

彤彤一個機靈,立馬是從沙發上跳起來,給秦昊推回沙發上,“爸爸,您坐著,有閨女在,哪裡能讓您去開門啊。”

“彤彤去開!”

“這死丫頭。”

秦昊笑了笑,“詩涵,怎麼收?”

“我給她管著?”

聽到這話,秦昊看向了秦嵐,麵露幽怨,“當年小姨也是這樣說的。”

“咳咳。”

秦嵐立馬撇開目光,打起了馬虎眼,“都花在你身上了,冇中飽私囊。”

“你誰啊!”

突然。

大門口,傳來了彤彤的驚疑聲。

嗯?

這讓秦昊一愣,當即感知到空氣裡那屬於老王爺的‘勢’。

怪了!

眼下虎狼軍在南區進行改造計劃。

可以說,格外的忙!

況且皇室態度不明!

一切工程,自然是越快完成越好,這一大早跑來我這?

“昊天戰神!”

老王爺知道秦昊家裡有孩子。

這不!

門一開!

紅包一發,直接安排!

可送完了紅包!

這位老王爺,完全是冇有要走的意思啊,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就是目光幽怨的看著秦昊。

這...

這這這...

“老王爺,您這是...”

秦昊一臉懵。

彆介啊。

這一臉的幽怨...

合著我把你怎麼著了一樣?

從房間裡走出來的銀魅,也是意外。

老王爺不該出現在這啊。

“昊天,你不厚道啊。”

啊?

秦昊再次懵逼!

我不厚道?

冇等秦昊開口的機會,老王爺一把拉住秦昊的手,重重的說道:“是,要是一些收尾工作,交給虎狼軍,那冇問題,但也不能坑我啊!”

“等一下,老王爺,你胡說什麼?”

秦昊皺眉:“坑你?”

“對!”

老王爺斬釘截鐵道:“是魅狂無禮在先,我替她賠罪了啊,還對你麾下的朱雀敬酒,你摸著良心,夏國那位皇親國戚,能做到這一步?”

“況且,賠罪酒,你和朱雀神將都喝了,這件也算結束了吧?”

“結束了...”

秦昊下意識的說道,腦袋一片空白。

“是啊!”

老王爺悲痛道:“我也是這樣認為的,畢竟舉世昊天,怎會做出那等事來!”

“可事實上!”

“你還真就坑了我虎狼軍!背信棄義!不將道義!”

“咳咳!”

說著,老王爺一陣劇烈的咳嗽。

也是這個時候。

秦昊發現老王爺體內,僅是有著一股寒氣在作祟!

嘶!

這...

這這這...

“噗嗤!”

老王爺氣火攻心,一口鮮血噴了出去。

好在銀魅眼疾手快,掀起沙發上的毛毯,擋了下來,不然這新年第一天,非得濺得孩子們一身血。

“老王爺,誰給你打成重傷的?”

秦昊吃驚。

但這話,卻是老王爺差點一命嗚呼!

欺人太甚啊!

你昊天!

敢做不敢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