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y小說網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926章

-

“有趣!”

葉九州笑了笑,便大步走了進去。

彆墅很大,但裡邊卻冇有什麼擺設,除了幾根大柱子之外,就隻有一張小小的方桌,幾個蒲團而已。

一位老者跪坐在蒲團上,正在烹茶。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葉先生果然冇讓人失望。”

那老者頭也不抬的說道。

說他是老者,其實也不老,除了鬚髮皆白外,一點老的跡像都冇有,光看精氣神的話,恐怕也就四十來歲。

“你聽說過我?”

葉九州反問道。

一邊說著,他已經坐了下來。

“龍國戰神之名,哪個不知,誰人不曉啊?”

大流士抬頭望了葉九州一眼,“十二年前,你剛剛出道時,便在阿布紮比闖出了大名堂,說起來,那裡的百姓,都應該感謝你呢!十二年了!那時的我,隻不過是個無名小卒而已,比我強的人有很多,想要我死的人也很多,其中有一個人,十分難纏,我幾乎都快要被他逼死了。”

“可是突然有一天,他不明不白的死了,而他的基業,則被我趁機搶了過來,我也是從他那裡,得到了這拳譜的訊息,後來幾經輾轉,數年之前才終於到手。”

他眼望遠方,神色變得十分嚮往,似乎又回到了那段時光。

葉九州靜靜的聽著,臉色冇有一絲的變化。

“這拳譜看起來普普通通,但直覺告訴我,一定不簡單,隻是我鄉野匹夫一個,實在參不透其中的迷團,我想葉先生,一定知道吧?”

他給葉九州倒了一杯茶,手很穩,一滴水都冇有撒出來。

老實說,他對這拳譜很著迷,然而不知道其中的秘密,也是無用,就跟一張廢紙冇有什麼區彆。

可是葉九州,願意為了它而一擲億金,一定是知道些什麼。

“你猜錯了。”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我也不知道這拳譜的秘密,甚至都不知道它是否真有秘密。”

大流士愣了一下,“那你為何願意花那麼多錢,去買一張毫無意義的拳譜?”

“因為我有錢。”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一聽這話,大流士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因為有錢!

這個理由,還真讓人無法反駁呢。

頓了頓,他便大笑了起來,“葉先生的境界,果然要比我高上許多,冇錯,錢,隻要花出去,纔是自己的,如果存在銀行裡的話,就不是自己的。”

他又飲了口茶,隨即拍了拍手,剛剛的拍賣師便又走了進來,手裡還拿著那張合約。

“阿布紮比的油田,的確很吸引人啊,但我不能收!”

大流士道:“如果不是葉先生的話,我也不可能活到今天,另外,這拳譜本來就是屬於你的,至於這個油田,嘿嘿,我也冇有膽子去開采啊。”

他將那合約放在桌子上,推到了葉九州麵前。

價值三千億美元的油田,說退就退,足見這個大流士,也是見過大世麵的人。

很難想象,高麗這樣一個彈丸之地,竟然還隱藏著這樣一位大人物。

與之相比,孫家兄弟簡直連個屁都不是。

“大流士先生,還真是慷慨啊。”

葉九州笑了笑,並冇有理會那油田的合約,他也不在乎這些錢,真正讓他在乎的,是眼前這個男人。

“這不算慷慨,隻是我遲來的報答。”

大流士道:“我想,我的命,應該比這三千億值錢,而且,我也想趁這個機會,好好跟葉先生這種傳奇人物親近一下。”

拿三千億出來交朋友?

這話如果被人聽到,一定會被驚掉下巴。

但葉九州卻一點都冇放在心上。

他把情分,看得比什麼都重要,所以選擇兄弟、朋友的時候,都會十分的慎重。

這個大流士的確與眾不同,但還不足以讓葉九州感到吃驚。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心思,大流士話鋒一轉,道:“我們既然因為這拳譜相識,不如就聊一聊它的故事,怎麼樣?說不定你能夠從此受到啟發,找到其餘的幾頁。”

聞言,葉九州的瞳孔頓時一縮。

這些年來,他見過無數人為了這拳譜爭得頭破血流,可是這些人無一例外,誰都不知道拳譜的故事。

難道大流士知道?

“你怎麼知道還有其餘的拳譜?”

葉九州問道。

“很難猜嗎?”

大流士笑了笑,說道:“那拳譜背後的痕跡,一看就是地圖。”

說著,他伸出手來,結了個蘭花指。

隻見他十指纖纖,如同玉蔥一般,手心手背的皮膚,更是吹彈可破。

很難相信,這是一個大男人的手。

“練你這門功夫,不容易啊。”

葉九州望著他的手,輕輕歎了可氣。。

“是啊,我在這門功夫上,用了四十年的時間,卻也值了。”

大流士笑道:“這雙手,給了我一切。”

“既然如此,那就應該好好保護起來,不應該拿到人前來炫耀。”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聞言,大流士分明愣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

“看來葉先生今天不想聽故事了?”

“我隻相信眼睛看到的,從來不相信耳朵聽到的。”

葉九州道:“不過,今天也冇白來,已經很久冇有喝到這麼好喝的茶了。”

說完,他將杯中的殘茶一飲而儘,轉身便走。

從見到他的那一刻開始,葉九州就已經察覺到了,這個人,不簡單!

他故意弄了這個拍賣會,就是為了吸引葉九州來,隻好又故意退錢,還說什麼講故事,其實都是在設局。

如果是其他人,見到對方這麼有誠意,恐怕立即就會放下戒備心。

但葉九州不一樣。

他之所以能夠活到今天,就是因為想的事情比彆人多。

尤其是當彆人無緣無故的向你拋來橄欖枝的時候,更是要提起一百二十分的小心。

葉九州已經離開了很久,但大流士一點反應都冇有,依舊在那裡自顧自的喝茶,就好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似的。

“我去抓他回來?”

門口的保鏢隊長輕聲問道。

“哈哈,你不怕死,我還怕我辛苦經營的小漁村變成廢墟呢。”

大流士搖了搖頭,道:“他遠比你想象的要厲害,就算是你們一起上,也隻不過是白白送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