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y小說網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829章

-

古槐哼了一聲,道:“一頁拳譜怎麼分?大家還不得爭個頭破血流?要知道,葉九州那裡可是至少有五頁啊,如果是你的話,該怎樣選擇?”

聽了這話,手下也是吃了一驚,隨即道:“那咱們是不是也該動手了?如果讓其他世家搶走,可就不好辦了!”

“要去你去,我纔不去呢!”

古槐已經打定主意了,絕對不能跟葉九州正麵作對,否則就是自己找死。

葉九州的恐怖,隻有真正麵對過的人才知道。

而古槐,之所以能夠活著離開濱海,並不是因為他有多麼厲害,而是因為葉九州需要一個人帶口信。

否則的話,他早就成為一具屍體了。

想到那天發生的事情,古槐直到現在都心有餘悸。

那傢夥,根本就不是人!

就算是打孃胎裡開始修煉,也不可能有如此境界啊。

恐怕,縱觀整個李家,也隻有那兩位老祖宗有這等修為。m.

“那些世家紛紛去了濱海,不管是明搶還是暗奪,都一定吃不到好果子,我們就靜觀其變,尋找機會吧!”

古槐道。

“這個葉九州,真的有這麼恐怖嗎?我聽說,他才二十幾歲啊!”

心腹抓了抓腦袋。

“豈止是恐怖啊!”

古槐咳嗽了一聲,道:“我上次跟他交手受得傷,直到現在都冇有痊癒,我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看起來平平無奇的拳法,在他的手上竟能發揮出偌大威力!”

還有一件事!

他一直都想不通,葉九州得到拳譜之後,為什麼冇有敝帚自珍,反而拿出來招攬,讓所有人看。

直到李霸從濱海铩羽而歸之後,他才隱隱猜到了一些。

葉九州就是想以拳譜為藉口,把江湖中的高手全都聚集過去,共同參詳。

一人智短,十人計長,說不定就有人能夠從拳譜中得到感悟。

就算不能,也沒關係,如今的濱海可以說是兵強馬壯。

就算是李家舉全族之力,都未必能夠攻破。

如今的濱海,是真正的禁地,誰去誰死。

想通這點之後,他對葉九州越來越刮目相看了。

“難道我們就隻能做看客了?”

心腹又說道:“我剛剛可聽說了,家主下了命令,不日就要親自去濱海。”

“去吧,去吧,不下山一趟,他怎麼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呢!”

古槐笑了笑,說道:“這個李元就是這樣,一慣的夜郎自大,早晚會死在這上邊,至於其他的世家……”

他太瞭解李元的為人了,所以一點都不放在心上,反倒是其他世家的老狐狸,讓他不得不想好應對的辦法。

那些老傢夥,一個個都跟人精一樣,就算是知道濱海有拳譜,也一定會謀定後動,都想做黃雀,不想做螳螂。

“難道這個葉九州,真的無懈可擊?”

手下人又疑惑了。

“那倒未必。”

古槐笑了笑,說道:“難道你冇有聽說過,英雄難過美人關嗎?這就是他最大的軟肋!”

家人,就是葉九州的軟肋,同樣也是他的動力源泉。

除此之外,任何事情都無法動搖這個男人。

古槐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隔岸觀火,看著李元還有其他隱世世家的人鬥法,然後坐享其成。

最好,讓那些人把葉九州的底牌全都逼出來。

到時候,不管誰贏誰輸,古槐都能做漁翁。

當然,他的胃口也不大,不想吞併所有的隱世世家,但是,李家的家主之位,必須要讓他來坐!

不過,想要成為李家家主,卻不簡單。

不是因為李元,而是李元背後的那兩位老祖宗……

……

濱海。

自從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後,李鐸日以繼日,除了睡覺的時間,幾乎全都在練拳。

他要保仇!

親手報仇!

所以,絕對不能浪費一點時間。

“李鐸的天賦百年難得一見,我就擔心他這樣練下去,會把身體給練廢。”

譚明道:“你也不勸勸他?”

“勸什麼?”

葉九州道:“有些事情,必須要親自去經曆,然後才能成長。更何況,他有什麼天賦?我怎麼冇注意到。”

聽了這話,譚明幾乎都想要罵人了。

他譚氏在鷂子山繁衍了這麼多年,到如今一個能稱得上天才的都冇有,可葉九州得到了這麼好的一個寶貝,竟然還賣乖。

真是氣人!

彆得不說,就他那套譚腿,整個譚氏族人中,除了他之外,就隻有譚回一人得到了真傳,而且還苦練了數年纔有所進境。

而王鐸呢!

譚明隻是演示了一變,他就已經完全記在了心裡。

真人,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啊!

“他的腿法固然不錯,但火候始終還是差了點,如果想要在武道上有所進境的話,還是得學拳法。”

井大慶道:“人家好歹也叫你一生師父,難道你不教他一招半式?”

他嘴上是在為王鐸說話,其實內心深處,也想見一見葉九州的功夫,畢竟,這樣的機會可不多。

“就算我願意教,以他目前的修為,恐怕也學不會多少。”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更何況,如果他真要像你們倆說得那樣有天賦,就一定能夠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

聽了這話,井大慶和譚明都是吐了吐舌頭。

自己走出一條道路?

這談何容易啊!

古往今來,能夠做到這點的,無一不是開宗立派的大人物。

“當然,總是閉門造車也不行。”

葉九州話鋒一轉,道:“二位如果有時間的話,不妨從旁指點一下,等時機成熟後,我會點撥他的。”

“行,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井大慶道:“等你日後教他的時候,我必須要在一旁觀摩!”

葉九州點了點頭,井大慶和譚明這才離開。

“李家行動了嗎?”

葉九州看了一眼旁邊的朱雀戰尊。

“聽說李元要親自來報複,不過還冇有展開行動,倒是北地那邊,變得不太安分了。”

朱雀戰尊道。

北地?

葉九州愣了一下。

北地還能出什麼事情?

“我剛剛收到風,說是有一些來曆不明的傢夥,開始通過各種手段,控製一流世家。”

朱雀戰尊道:“你猜猜,那些來曆不明的傢夥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