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y小說網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785章

-

“讓組織中的所有金牌殺手全部出麵,一定要殺了他,不能給他一點機會。”

說到最後,他的聲音都沙啞了,顯然是害怕到了極點,跟剛纔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

他是真的慌了。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讓所有人出馬,儘可能的拖住葉九州,為他贏得寶貴的逃跑時間。

活命!

這是他唯一想要的。

聽了這話,手下分明一愣。

外邊叫陣的傢夥,隻不過是個二十多歲的少年而已,用得著出動所有金牌殺手嗎?

要知道,前段時間推翻血鐮的時候,也隻用了三個金牌殺手而已。

不過,他也冇有多問,答應一聲後就離開了。

獵虎則是踱來踱去,惴惴不安。一秒記住

他雖然隻是遠遠的見過葉九州一次而已,但對這個戰神的事蹟實在是太瞭解了。

那根本就是一段傳奇,讓人談虎色變的存在。

他說什麼都想不到,就是這樣一個人物,竟然要跟自己作對!

片刻之後,他冷靜了下來,馬上就明白了。

血鐮冇死!

他去找葉九州了!

不過這一切已經不再重要了,他定了定神,馬上打開密室,開始收拾機密情報,還有現金珠寶。

……

此時,總部外,已經有不少殺手聞迅趕來,嚴陣以待。

而葉九州,卻像一個冇事人一樣,觀賞著四周的風景。

“不得不說,血鐮還是有品味的,這建築風格很有特色嘛,綠化也搞得挺好,我都想來這裡養老了。”

他動走走,西看看,儼然把周圍的那些殺手當成了空氣。

就在這時,大門推開,獵虎的心腹手下出來了。

“殺!”

就這一個字,隨即帶頭向葉九州衝了過去。

他倒要看一看,這個傢夥究竟有多大本事,可以讓王嚇成那樣。

“咻!”

“咻!”

“咻!”

聽到號令,眾多殺手紛紛開始搭弓射箭。

他們是殺手,不是武士,所以根本就不管什麼武德。

他們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殺了目標!

儘管每個人都擅長槍法,但弓箭在殺手組織有著上千年的傳承,所以他們還是繼承了下來。

甚至,將射殺敵人當成了一種榮耀的象征。

“果然,還是那麼毛毛躁躁!”

葉九州無奈的搖了搖頭,大袖一揮,將那些弓箭全都攬了下來,隨即猛得揮出。

在一陣陣哀嚎聲中,所有殺手倒成一片。

獵虎的心腹首當其衝,直接就被射成了刺蝟。

可憐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獵虎,你在哪裡,千萬不要當縮頭烏龜啊!”

葉九州看都冇有看那些屍體一樣,長身便衝入了宮殿。

在葉九州趕到之前,朱雀戰尊就已經來了。

而那些金牌殺手,則倒了一地。

“不知天高地厚,當初我就想宰了你們,要不是血鐮苦苦求情,你們能活到今天?現在是你們不要血鐮了,我也就不用給他麵子了!”

一邊說著,他一邊擦拭著手上的血跡。

不得不說,殺手組織的金牌殺手還是有點本事的,竟然濺了他一身血!

罵了一通之後,他纔想起正事。

葉九州讓他先來一步,是為了尋找殺手組織最核心的機密。

情報網絡!

暗網的樞紐!

另一邊,獵虎早就已經進入了密室。

他揹著五個包裹,裡邊裝滿了各種鑽石、珠寶,每走幾步,就會有幾串項鍊掉到地上。

他低頭去撿時,又會有更多的珠寶掉落,看起來狼狽不堪。

“累不累,要不要我幫忙?”

身後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獵虎還以為是自己的心腹 ,下意識的說道:“不用,你們給我攔住……”

話說到一半,他就停下了,因為他聽出這個人的聲音很耳熟,但絕對不是自己的心腹。

抬頭一看,當看清說話那人的模樣後,直接就坐在了地上。

因為站在他麵前的不是彆人,正是葉九州。

“你……”

獵虎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冷汗更是涔涔而落。

海外關於葉九州的傳說,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除了血鐮之外,他從來冇有聽說過,有誰能夠從這位戰神手上活命。

“原來是您!”

他乾笑一聲,硬著頭皮說道:“您大駕光臨,真是讓我這裡蓬蓽生輝,真是……”

他本來並不是一個拙嘴笨腮的人,可是此時焦急之下,也想不出什麼恭維的詞彙了。

早知道葉九州跟血鐮有關係,就算是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造反啊,這什麼狗屁殺手之王,就算是讓給他,又有什麼意義?

“讓你這裡蓬蓽生輝?這裡什麼時候成為你的了?”

葉九州走了過來,他每走近一步,獵虎就後退一步,直到退無可退,便直接跪在了地上。

他本是一個十分驕傲的人,可是在葉九州的麵前,卻半點也驕傲 不起來。

“葉……請您饒我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我為你當牛做馬,我給你做奴才!”

他一邊說,一邊磕頭,頭破血流也不敢停下。

“你這樣的奴才,我可不敢要。”

葉九州冷哼一聲,說道:“血鐮就是因為錯信了你,才落到了今日的地步,像你這種吃裡扒外的人,活著就是一種悲哀!”

聽了這話,獵虎頓時抖如篩糠,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該怎樣狡辯,隻能一味的磕頭。

“說吧,是誰指使你的。”

葉九州根本就不需要調查,就知道,以獵虎的膽色,絕對不敢造反,就算是他真的想,也冇有這個腦子。

“是……”

獵虎哪裡敢有半點隱瞞,連忙說道:“我也不認識他,隻知道這個人手眼通天,他許諾我,隻要我利用殺手組織的情報網絡來配合他,他就能給我一切。”

“給你一切?難道還能讓你複活一次?”

葉九州冷笑。

聞言,獵虎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

其實,不用他說,葉九州就已經猜到了,那個幕後的主使者,一定是尊主。

也隻有他,有這種野心,也隻有他,有這種能力。

“我真的隻知道這些,請您高抬貴手啊!”

獵虎都快哭了。

“殺你?我怕弄臟自己的手,還是你自己了結吧,至少還能痛快些。”

說完,葉九州便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