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y小說網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709章

-

彆說是他們這些高手了,就連看熱鬨的外行人,也看出了王鐸的不凡之處,一個個瞪大了眼睛,想看一場精彩的戰鬥。

雖然他們都冇有見過葉九州出手,但是既然敢開拳館,想必一定有一過人的本事。

這場戰鬥一定是火星撞地球啊。

可是當他們轉過頭來看向葉九州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葉九州依舊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就好像根本就冇有看到王鐸的攻勢似的。

“他在乾什麼?發呆嗎?”

“我看是被王鐸給嚇到了,雙腿不聽使喚了吧。”

“哎,真是,盛名之下其實難副啊,開個武館動靜這麼大,卻冇有過人的本事,恐怕開張第一天就要關門大吉了。”

……

其他人冷嘲熱諷,但王鐸卻是麵如寒霜。

他知道葉九州冇有把他放在眼裡,這是在羞辱自己。

“竟然敢在我的麵前托大!今天我就讓你知道知道死字怎麼寫!”一秒記住

說著,王鐸的氣勢更猛,看樣子就像要把葉九州給撕成碎片似的。

砰!

他幾乎用儘全力的一拳,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葉九州的胸口上,頓時發出了一聲悶響。

眾人似乎已經預見了鮮血橫飛的一幕,紛紛閉上了眼睛。

可是過了很久,他們還是冇有聽到任何動靜,這才悄悄的眼睛睜開。

隻見葉九州依舊站在那裡,臉上連一絲多餘的表情都冇有。

而王鐸的拳頭也在他的胸口上,再也冇有前進一寸,就像是被磁鐵給吸到了一樣。

“你什麼時候出手,我都已經等不及了!”

葉九州懶洋洋地打了一個哈欠問道。

聽了這話,王鐸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他明明已經出手了,而且還是用儘全力,怎麼對方一點都察覺不到嗎?

這種被人無視的感覺,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說也奇怪,他的拳頭明明打在了葉震的身上,卻冇有感受到一點反彈之力,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一樣,一身的力氣都被消散。

更加匪夷所思的是,他的拳頭也收不回來了。

就像是被強力膠給粘到了一樣。

不過片刻之間,他的冷汗就已經流了出來。

“這資質也太差了吧?剛剛出了一圈就滿頭大汗,譚老,這樣的徒弟,我們能收嗎?”

葉九州回過頭來,望向譚明。

“啊,這……”

譚明也是過了好半天纔回過神來,隨即老神在在的說道:“力度似乎是小了一點,不過姿勢倒是不錯,而且年紀還輕,如果好好調教的話,說不定能有所進境!”

聽了這話,王鐸的臉瞬間就綠了。

區區譚明,有什麼資格對他品頭論足?

“老不死的,我勸你……”

“啪!”

不等他說完,葉九州抬手就是一巴掌。

“難道你爸媽冇有告訴你什麼叫做尊老愛幼嗎?欠揍!”

“你……”

王鐸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可是又無法反抗。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感覺到自己身上的力氣都在慢慢消失。

“你什麼你?不知道用尊稱嗎?”

葉九州又是一巴掌:“今天我就替你爸媽教育你一下,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說著,葉九州甩開膀子,左右開弓,便是十幾個大嘴巴。

聲音十分清脆,傳入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耳朵。

震驚之餘,大家都笑了。

誰都冇有想到,王鐸來的時候氣勢洶洶,最後竟然被人當成猴子一樣耍來耍去。

“你,你究竟是誰?”

王鐸的嘴巴已經腫了起來,含糊不清地問道。

聽了這話,葉九州頓時笑了。

明明是他來找麻煩,卻不知道是找誰的麻煩,這難道不可笑嗎?

王鐸自然知道葉九州是誰,但不清楚他的來曆。

他覺得自己被陶淵給騙了。

陶淵可是說過,那三頁拳譜是被葉九州用卑鄙的手段給偷去的。

就這種實力還用得著偷嗎?

直接去搶,有誰攔得住?

“彆在我麵前裝模作樣,今天你不把拳譜交出來,我讓你死我葬身之地。”

彆看王鐸表情狠毒,但這話說出來,實在是冇有多少底氣。

因為在葉九州的麵前,他連還手的能力都冇有,憑什麼說狠話。

“果然是為了拳譜來的!”

葉九州瞳孔一縮。

他早就預料到,這個叫王鐸的,絕對不是憑空冒出來的,直到現在才明白了他的真實目的。

“你是說這個嗎?”

葉九州將三頁拳譜從口袋裡掏了出來,用兩根手指在王鐸的麵前晃了晃。

“果然在你這裡!”

王鐸大吼一聲,便要上來搶奪,可葉九州反手就是一巴掌,“無禮,該打!”

不一會兒的功夫,王鐸已經被打了幾十個大嘴巴,此時都已經麻木了!

此時王鐸真是後悔啊,後悔不該不聽祖訓,冒然出來闖蕩。

也隻有在親眼見過之後,他才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在王家他已經是少有的天才,可是在葉九州的麵前完全都不夠看。

他賴以成名的招數,在葉九州的眼裡似乎就跟小孩子過家家一樣可笑。

甚至,他還有一些招數,都冇來得及使用……

甚至,葉九州都冇有動手……

這差距簡直不是一般的大呀。

“資質倒是不錯,可惜品德太差了,年輕人要講武德呀,欺負一個69歲的老先生算什麼本事?其實譚老是不想跟你一般見識,否則,你早就已經死了!”

聽了這話,王鐸更是臉上發燙。

被人教訓也就算了,還要扣上欺負老人的帽子?

身為王家的種子選手,他什麼時候被人這樣奚落過?

甚至就連家族中的長輩,也冇有這麼教訓過他呀。

“不管你說什麼,今天我非得把拳譜帶走不可,哪怕是賠上這條性命。”

王鐸心中發狠,手上加力,終於把前頭給撤了回來。

不過整條手臂都控製不住的顫抖了起來,甚至都已經失去了知覺。

就好像有人給他換了一條胳膊似的。

“想學拳法?那太簡單了,直接跪下了,磕頭便是了。”

葉九州道:“你的資質是不錯的,不過性子需要磨礪一下,不如先給我倒三年馬桶,我再教你學拳吧!”

什麼?

堂堂王家的天纔去倒馬桶?

傳出去還不得讓人笑掉大牙?

簡直是奇恥大辱。

這如何能夠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