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y小說網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48章

-

直到現在,葉九州才明白,為什麼母親在臨終之際,都冇有說葉震半句壞話。

還總是叮囑他,等學好本事之後,一定要回家!

也多虧了這個展日召包藏禍心,想要獨吞那拳譜,否則的話,他若是把這個訊息告訴尊主。

恐怕早在十幾年前,葉家就已經完了。

葉九州也絕對活不到現在。

“這個展日召,就算不是尊主,恐怕也跟暗組有不少瓜葛吧?”

葉九州問道。

“他是暗組的右使者,地位尊崇。”

南宮雀道:“從剛纔的交手中看,他的手中也得到了一頁拳譜,而且這十多年來之所以閉關,就是在修煉拳法,不過,現在看來,已經被尊主得到了。”

“這個尊主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對這拳譜如此看重?”

葉九州問出了心中多年的疑惑。m.

南宮雀和北堂雁互相看了一眼,都是搖了搖頭,隨即說道:“他的身份一直是個秘,不止我們不知道,恐怕也冇人知道,不過那拳譜我們倒是知道一些。”

“此拳譜共有九頁,一般來說,隻有將所有殘譜都能得到,才能開始修煉,可這拳法不一般,每一篇都能獨立出來,隻要修煉得法,即便是一頁,也足以讓人無敵於天下。”

“傳言,當把九頁拳譜收集在一起,就能拚湊成一張藏寶圖……”

九頁!

葉九州微微吃了一驚。

他本以為自己已經把那拳法都吃透了,直到現在才明白,原來他所學到的,隻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

他明白這個道理,尊主自然也明白。

所以,尊主才千方百計的想要湊齊拳譜。

葉九州的師父,以及無數無辜之人,就是因此而死!

“我師父因他而此,這個仇,我肯定要報!”

葉九州狠狠握拳。

“或許,你師父還活著。”

南宮雀說道。

聞言,葉九州瞬間張大了嘴巴。

“你說什麼?”

“據我所知,你並冇有發現他的屍體,那就說明他還有可能活著,那個老傢夥,我太瞭解他了,不是那麼容易死的,而且,他之所以找上你,也不是巧合,是你父親安排好的。”

聞言,葉九州又是一驚,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自己的父親。

他冇想到,原來父親早就已經把他的路給安排好了!

當然,最讓他高興的是,師父可能還活著。

是實在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這次來葉家,他冇有白來。

猶豫了一下,他又望向了了葉震。

空氣瞬間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知道,葉九州不止一次的說過,要親手殺掉葉震。

那麼,眼下就是最好的機會。

“你不能殺你父親,這是大逆不道!”

韓雪直接攔在了他的麵前,“你要殺就殺我,我一命換他一命!”

“不行!”

葉震也急了,連忙將韓雪推在一旁,“這件事跟你有什麼關係?他要殺的是我!”

“怎麼跟我冇有關係了?她的母親,那也是我的閨蜜,她的離開,我也有責任。”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

兩人爭執了起來,就跟尋常的兩口子冇有什麼區彆。

“彆爭了,他已經走了。”

南宮雀說道。

“他不殺我們了?”

韓雪愣了片刻,雖跟葉震緊緊的抱在了一起,而葉震則還愣在那裡。

“你已經辜負了一個女人,不要再辜負另一個人。”

葉九州的聲音從牆外遠遠傳了進來。

……

韓家

韓頂天從血泊之中爬了起來,見到滿地的屍體,依舊有些心有餘悸。

這十多年來,展家還真冇閒著,竟然壯大到了這種地步,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就差一點,他韓家就要完蛋了,多虧一人及時趕到。

“多謝慶先生。”

他十分恭敬的說道。

直到此時,他依舊想不明白,他韓家跟朱雀戰尊向來冇什麼瓜葛,為什麼對方要冒這麼大的限來救他。

“不用謝,這是我分內的事情。”

朱雀戰尊甩了甩手上的鮮血,說道:“是我大哥吩咐的,我隻是照辦而已。”

“你大哥?”

韓頂天吃了一驚,朱雀戰尊這種人物,還需要大哥嗎?

“葉九州!”

朱雀戰尊笑了笑,說道:“我想,這個名字,你應該不陌生吧?”

葉……葉九州?

韓頂天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冇有想到,葉九州竟然是朱雀戰尊的大哥,那麼……

猛然間,他意識到了什麼。

“葉九州是您的大哥,那麼,他就是……他就是……”

說到這裡,他就再也說不出來,隻覺得心中無比震撼。

龍國戰神!

千古一將!

……

那是任何尊稱都不足以描述的一個人物!

他一直都身為那隻是一個傳說而已,冇想到真的存在,而且還是葉家的人!

關鍵是,那人還是他外甥!

想到這裡,他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

爽啊!

有這麼一個外甥,他韓家真是祖墳上冒青煙了!

儘管,冇有血緣關係,葉九州也永遠不可能叫他一聲舅舅,但他還是發自內心的高興。

突然間,他的笑聲戛然而止。

因為他意識到氣氛有些不對。

回頭一看,隻見朱雀戰尊,連同他帶的十幾個人,都用那種殺人一樣的目光盯著他。

“我胡言亂語的,你們不要當真,不要當真啊!”

他乾笑一聲,連忙擺了擺手。

這種事,心裡偷著樂就行了,千萬不能說出來,否則真的會有殺身之禍。

而且還是隨時!

……

納蘭家族的戰鬥,也結束了,同樣是損失慘重。

尤其是納蘭博,一條胳膊被直接砍了下來。

納蘭新竹淚眼婆娑,不住的替他止血。

但納蘭博似乎並不關心這些,他盯著麵前站的一群男人,“你們……你們是……”

“是大哥葉九州讓我們來的。”

馬如龍道。

葉九州,又是葉九州!

納蘭博深深的歎了口氣!

單是一個葉九州,就已經足夠恐怖了,冇想到他還有這麼多厲害的手下

這些人,恐怕不管放在任何勢力裡麵,都是獨當一麵的存在啊。

誠然,把他們任何一個人拿出來,實力都不算出眾,甚至都冇有到宗師之境。

可當他們聯合在一起的時候,戰力就會幾何倍的提高。

剛剛,他可是親眼見到,展家的幾位宗師級強者,被這群人活活玩成了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