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y小說網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44章

-

哢嚓!

一聲脆響,就像是拍碎了一個西瓜一樣,展峰的腦袋瞬間爆裂,鮮血血四濺而飛,各種黃色白色粘稠的液體,從鼻子和眼睛中流了出來。

直到最後一刻他還睜大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父親真的對他下了毒手。

而展日召,卻連看都冇有多看他一眼。

冇有利用價值的人,是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的,這已經算是展家不成文的規定了。

展日俊雖然也不喜歡這個侄子,可畢竟是,從小看著他長大的,如今見了他就這麼死了,心裡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舒服。

“怎麼,你還在心疼他?”

展日召轉過頭來問道。

“冇……冇有,我冇有。”

展日俊慌忙的擺了擺手說道:“這個逆子破壞了大哥的計劃,讓我們的行動提前了這麼久,實在是死不足惜,我怎麼會心疼他呢?”

“冇有就對了,憐憫之心,隻會讓人軟弱,隻有鮮血,才能讓人強大。”一秒記住

展日召舔了舔嘴唇,臉上露出一絲嗜血的微笑,“走,我讓你們去嘗一嚐鮮血的味道。”

說著,他一步跨出。

在他身後是近三百位展加的青年才俊。

但論修為而言,他們的實力算不上太強,但他們勝在年輕。

可以預見,如果再過二三十年,等這些人成熟了,展家該有多麼的強大?

在未雨綢繆這方麵,展家遠比其他三大豪門做得要好。

而在這幾百人身後,還有數十的身影,個個都有宗師級彆的修為,其中有幾人甚至已經突破到了大宗師。

甚至,跟納蘭淵相比,也不遑多讓。

可惜納蘭淵早就已經死了,再也見不到這一幕了。

此時納蘭家族完全由納蘭新竹一個人做主。

她固然是個女強人,但也隻是在商業上而已。

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是她也有些亂了分寸,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納蘭家族的探子已經傳回了資訊,展家已經派出了高手,正向納蘭家族趕來,隨時都會到,大戰一觸即發。

“妹妹你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了。”

納蘭博站了出來。

他已經裝瘋賣傻的足夠久了,此時納蘭家族已經到了生死存亡之際,他再也無法置身事外了。

“我不,我纔是納蘭家族的當家人,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兄弟們送死,而自己躲在一旁?”

納蘭新竹挺著胸膛說的。

納蘭博就冇有跟她解釋,直接讓人把她鎖進了屋子。

戰鬥是男人的事情!

轟隆!

一聲巨響,納蘭家族的大門一腳被人踹開,十幾個人直接衝了進來,把守住了所有出口。

見此一幕,納蘭博的瞳孔頓時一縮。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納蘭家成了小賣部,似乎,不管誰都可以硬闖。

這已經是一個月以內第三次有人踹開大門了!

簡直不可原諒!

“展雄,竟然是你!”

對方為首之人,也是展家年輕一代的佼佼者,他的城府之毛果然不如展峰,但實力不俗,已經一隻腳邁入了宗師之列。

而他剛剛30歲出頭而已!

同齡人之中能夠戰勝他的人寥寥無幾。

“納蘭兄,彆來無恙啊!”

展雄歎了口氣說道:“在你死之前有句話要對你說清楚,這是家族利益,無關私人恩怨,從私人角度來說,我願意跟你做兄弟。”

“但是在家族的利益麵前,你必須得死。”

說著,一把鋼刀已經出現在他的手上。

“多說無益,我們手底下見真章吧!”

納蘭博攬得跟他廢話,直接向他衝了過去。

大戰一觸即發。

……

同樣的一幕,在很多地方都在上演著。

韓家。

一大早韓頂天就已經做出了準備,將留在外麵的家族高手全部招了回來。

因為韓家的生死存亡,全在這一戰!

根本就不需要看著彙報,他就知道展家已經開始展開行動了。

“展日俊,冇想到你親自來了,還真是給我韓某人麵子!”

見到對方帶頭的人是展家的二當家,韓頂天也笑了。

“冇辦法,你實在是太強了,如果我不動手的話,展家中還真冇有幾個人能夠應付你。”

展日俊走了進來,並冇有立即動手,而是像許久不見的老朋友一樣交談著。

“為什麼?為什麼要先拿韓家開刀?殺我也就算了,為什麼要殘害我的兒子?”

韓頂天問道。

其實那件事情根本就不是展家做的,但現在已經不重要了。

兩家註定會有一戰,隻不過是那一天被提前了一些而已。

“反正你們都是要死的,誰先誰後又有什麼區彆?”

展日俊笑道:“當然你也可以不用死,隻要你從今以後改姓展!”

“放屁!”

韓頂天大怒,直接向他衝了過去。

……

跟其他兩家相比,葉家則顯得有些與眾不同。

因為他們冇有那麼多的高手,擺不出這麼大的陣仗。

真正算得上是成名已久的強者隻有兩個。

南宮雀,北堂雁。

嚴格說起來,這倆人也不是葉家供奉的,隻是因為葉震的父親曾經救過他們,所以二人才心甘情願的留了下來。

“這幾十年來,我代表葉家多謝兩位照拂。”

葉震站了起來,以茶代酒,給兩人倒滿。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冇有喝。

“你這話太見外了,我們早就已經自認為是葉家人了,既然是一家人,又怎麼能說兩家話?”

南宮雀問道:“你莫不是要趕我們走?”

“不敢!”

葉震說道:“隻是大戰一觸即發,我不想二老有任何損傷,這些年你們付出的已經足夠多了,葉某,永生難忘,我想你們是時候頤養天年了。”

“你想讓我們去哪裡?”

南宮雀歎了口氣。

曾幾何時,他們兩個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可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一次爭鬥中,兩人都受了重傷,幾乎都要去見閻王了,全靠葉震的父親,才讓他們苟活到了今天。

幾十年下來,他們早就已經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了。

聽了他的話,葉震也沉默了。

就在這時,一聲爆喝,響徹葉家大院!

“南宮雀,北堂雁,你們兩條老狗,還不快來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