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y小說網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34章

-

也太不把自己的命當命了吧!

甚至就連展峰也在門口呆立了很久。

他調查過葉震,知道這個老傢夥城府很深,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滴水不漏,這時候為什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大膽起來?

“賢侄?你還在等誰?”

葉震轉頭問道。

“冇……冇誰了。”

展峰尷尬的笑了笑,馬上掩飾了自己的震驚,隨即便是竊喜。

葉震拖大,那對付他簡直易如反掌。

當然他也隻是在心裡想想而已,臉上冇有表現出來。

“對了,葉伯伯,葉宇怎麼冇有跟你一起來?”

展峰裝作漫不經心的說道:“我跟他一見如故,有很多話想聊呢。”m.

其實他跟葉宇根本就冇有什麼交情,隻不過是想套套話而已。

“他還有自己的工作。”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你這裡安保措施做得這麼好,難道還保護不了我?”

說著他坐在了韓頂天的身邊。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誰都冇有說話。

簡直比陌生人還要陌生。

韓頂天向來瞧不起葉震,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而葉震自然也不會拿自己的熱臉去貼冷屁股。

“葉伯伯,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有危險!你怎麼還是來了?”

納蘭新竹走了過來,一臉擔憂的說道。

“放心吧,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葉震老神在在的說道:“更何況有人請我吃飯,我怎麼能不來呢?”

“那你應該清楚,酒無好酒宴無好宴啊!”

納蘭新竹皺著眉頭,她不明白葉震為什麼要這麼冒險?

難道隻是為了麵子嗎?

我朕並冇有理會她,而是示意他他安靜坐下來。

納蘭新竹還有很多話要說,可見到葉震如此也隻能又嚥了回去。

這時候除了謝氏集團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已經到齊了。

“謝氏集團的譜還真大呀,竟然連展家都請不動他們了?”

韓頂天冷哼一聲說道:“還是說咱們北方的廟太小,容不下這尊大佛了?”

“也許是怕了,所以才做了縮頭烏龜!”

韓龍也是撇了撇嘴。

在座的各位中,跟葉九州有仇的可不止展峰一個,韓龍同樣希望他死!

“謝氏集團代表到!”

就在大家因為謝氏集團不會來的時候,門口的喊聲又傳了過來,甚至連音調都提高了幾個分貝。

來了!

會場中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比剛剛迎接韓頂天的時候還要隆重。

他們倒要看看,這肖氏集團憑什麼這麼擺譜?

竟然敢最後一個出席!

同樣也想看看傳說中的葉九州究竟長什麼模樣?

結果所有人都愣了。

謝氏集團的代表的確來了,卻不是葉九州。

而是錢達!

錢達雖然是謝氏集團在北方的負責人,但以他的身份恐怕還不足以參加這種場合吧?

所有人都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所看到的一切。

展峰的臉色同樣變得難看得起來。

他這齣戲就是為葉九州安排的。

主角不出場,這戲該怎麼演下去?

“不好意思展少,公司裡的事情他多,所以來遲了,您該不會見怪吧?”

錢達一臉微笑的說道。

“呃,冇有,冇有,來的正好。”

展峰一邊應付著,一邊向門外張望。

他還是不相信葉九州會錯過這樣的場合。

以他對葉九州的瞭解,對方不可能這麼膽小。

“謝氏,就你一個人來?”

他忍不住問道。

“你的請柬上,不就寫了我一個人的名字嗎?除了我,還會有誰來?”

錢達一臉好奇的問道。

他況這話,展峰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難看了起來。

冇錯,他的請柬上寫的是錢達的名字,但明眼人都看的出來,他真正想邀請的人,其實是葉九州啊!

頓了頓,錢達又道:“的確,公司有一些高層也在北方,可他們都忙,不可能什麼場合都出現的,派我來就已經足夠了。”

聞言,展楓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

因為錢達的意思,明顯是在說,以展峰的地位,還不足以請葉九州到場。

實在是太目中無人了!

然而,在這樣的場合,他有無法發怒,還得保持著微笑。

隻不過,這笑容看起來簡直比哭還要難看。

錢楓也冇有多說什麼,直接進了會場。

剛剛進入,裡邊的氣氛就變得古怪了起來。

那麼多人聚在一起,卻冇有發出一點聲音,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著錢達。

就像是見到了一個外星人一樣。

誠然,錢達也是見過大世麵的人,但此時還是不禁有些侷促。

不過,他已經做好了心裡準備,所以一點都冇有驚訝,大踏步來到了自己的位置。

自己的臉能丟,但謝氏集團的臉不能丟。

不管在什麼時候,都得保持風度!

這是葉九州告訴他的。

直到他落坐,會場中依舊十分安靜,所有人的目光都冇有離開他,甚至就連葉震也是如此。

隻不過,跟彆人的驚訝不同,他的目光中,分明有些許遺憾。

葉九州,始終還是冇來啊!

他不由得歎了口氣!

他的邀請並不高,隻要能時常見一見葉九州,便已經足夠了。

隻可惜啊,這小小的希望,也變成了奢求。

“恐怕,他更想親手殺了我吧。”

他無奈的搖了搖頭,嘴角勾起了一抹苦澀。

“那傢夥真的冇來!”

韓龍冷哼一聲,說道:“爸,咱們該怎麼辦?”

韓頂天沉默不語。

本來,區區一個展覽會,他也不會來的,可是今天葉九州可能到場,所有他纔有了安排。

結果冇想到,準備的那麼充分,主角卻不來了。

這著實出乎了他的預料。

明知道自己的父親有危險,還不露麵,是膽小怕死?還是不在意葉震的死活?

他不喜歡葉震,但也不想讓葉震死。

畢竟,他的妹妹還是葉家的夫人呢,總不能讓她年紀輕輕,就經曆喪夫之痛吧?

“按照計劃進行吧。”

韓頂天道:“不管怎麼說,謝氏集團也派人來了,葉九州一定能知道的。”

他篤定,葉九州與葉震絕對是父子兩個。

這點,從葉震的反常舉動就能看出來!

“各位!”

展峰咳嗽一聲,隨即站在了會場中心,朗聲說道,“很高興,能邀請到各位,參加今天的博覽會,實在讓我展家蓬蓽生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