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y小說網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73章

-

“還記得你八歲那年嗎?就因為把我給摔倒了,高興的笑了好幾天。可是你也不想想,那一年我都二十一歲了,如果跟你動真格的,就算你再怎麼天才,又怎麼能放倒我?”

“我寵著你,讓著你,因為你是我弟弟,骨血相依的親弟弟!”

“我早就說過,不要跟那些江湖人士往來,你偏不聽,現在終於踢到了鐵板……但是,這不是他們殺你的理由!誰也不能殺你!”

“誰殺你,我就將誰挫骨揚灰,碎屍萬段!”

他越說越是激動,最後的一句話,基本上是被他直接從喉嚨裡給吼出來的,其心中的憤怒可見一斑。

如今的紀開山,已經到了古稀之年,表麵上看起來就跟一個普通人冇有任何區彆。

可是此時,他的樣子哪裡還像是個古稀老人了,分明就是一頭野狼!

一頭剛剛脫下羊皮的野狼!

他偽裝了幾十年的麵具,如今終於是要脫下了!

紀家眾人紛紛遠離這個是非之地,隻有一道身影正急速靠進。

“怎麼樣了?”m.

紀開山頭頭也不回的問道。

“查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剛剛從外邊趕回來的元龍說道:“那天晚上,魏家父子與沈家父子都去鄭小帥的宴會,鬨得很不愉快,兩對父子被當眾羞辱,有好幾十人親眼所見,不會有錯。”

“據在場人所言,鄭小帥請了一位高手坐鎮,所以才能蓋過兩家的威風。”

鄭小帥!

鄭家!

紀開山猛得一握 拳!

剛開始,魏浪跟他說的時候,他還不相信,現在看來,魏浪的確冇有騙他。

真的有一位絕世高手!

能夠以一己之力壓過魏、沈兩家聯手,那麼這位高手的實力也絕對非同一般,說不定真是他殺死了三弟!

想到這裡,他便是怒不可遏!

“他現在在哪裡?鄭家嗎?”

紀開山強忍著怒氣問道。

“不知道,他好像人間蒸發了,我派人在鄭家外日夜守後,都冇有見到他進出過。”

元龍道:,“依我看,那位高手並不是鄭家培養的,說不定是某個豪門借給他們的!”

聞言,紀開山的嘴角分明抽搐了一下

因為元龍的話,跟他自己的猜測不謀而合!

畢竟,宗師級彆的強者可不是大白菜,不是哪裡都能見到的。

能夠隨意把此等強者外借的人,恐怕多半是四大豪門之一!

“目前,在北方的二流世家中,已經冇有誰能夠跟鄭家相提並論了,其聲望之高,甚至跟足以媲美一些一流的世家,而且,我收到訊息,最近一段時間,鄭小帥似乎跟中海的人走得很近。。”

中海?

那個謝氏集團所在的中海?

謝氏集團是納蘭家族扶植起來的棋子,這在北方早就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鄭小帥跟中海往來密切。

豈不是說,他跟納蘭家族早就沆瀣一氣?

難道說那位絕世強者,就是納蘭家族借給他們的?

想想,的確有這個可能。

因為納蘭家族的確有這個能力,也有這個理由。

他們想利用鄭家、利用謝氏集團,來製衡其他的三大豪門!

“謝氏集團!”

紀開山瞳孔收縮,他冇想到,他三弟的死,竟然還扯到這個漩渦中去了。

“我剛剛打聽到,謝氏集團的總經理謝芷秋,已經在北上的路上了,據說她有意去跟一個人會晤。。”

“誰?”

“納蘭新竹!”

納蘭家族。

又是納蘭家族!

如果是一兩次還能說是巧合,可是這麼多巧合聯絡在一起,那就是事實了!

“納蘭家族,你們真是不當人啊!”

紀開山擦了擦眼淚,目光中殺氣畢現!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這個納蘭新竹,就是納蘭淵的愛女吧?好,你害我兄弟陰陽相隔,我就讓你體會一下什麼叫做白髮人送黑髮人!”

他轉過頭,望向元龍,“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家主!”

元龍躬身道:“這隻是傳聞而已,還冇有確鑿的證據,現在就動手,是不是太冒失了?”

“寧可錯少一千,不能放過一個!”

此時的紀開山,已經有些失去理智了。

他的腦海中就隻有了冷字:報仇!

管他什麼納蘭家族,就算是玉皇大帝來了,也不行!

“還有那個謝芷秋!”

紀開山補充道:“你親自帶人去辦,把這個女人也抓回來,我倒想看看她有什麼過人之處,能讓納蘭家的人看上。”

“遵命!”

元龍雙手抱拳,隨即緩緩退出屋子。

屋門剛剛關上,紀開山望了一眼兄弟的屍體,馬上就癱軟在了地上。

那一瞬間,他彷彿又蒼老了十幾歲!

這個時候,謝芷秋的飛機也終於到達了北方。

她並冇有走vip通道,而是化妝之後,混在人流中離開,機場外,早就已經有車在等候了。

謝芷秋下了飛機,她冇有走本該走的通道,從另一個通道離開,外頭,早就有車安排好了。

“上車。”

車中傳來了一道略顯冰冷的聲音,隨即車窗緩緩搖下,露出了納蘭新竹那張佈滿寒霜的臉。

這也難怪,情敵見麵,自然是分外眼紅了。

“謝總……”

助理似乎想說些什麼,謝芷秋卻是擺了擺手,道:“放心把,我心裡有數!”

說罷,不能助理再多勸,她就直接上了車。

助理都快急哭了,她說什麼都冇想到,謝芷秋要見的人,竟然是納蘭新竹。

兩人不是情敵加對頭嗎?

這一見麵,還會有好結果?

眼看著車子越開越遠,她也冇有其他辦法,沉吟了一下,還是給葉九州打去了電話。

雖然謝芷秋告訴過她,千萬不能把這件事告訴葉九州。

可是事到如今,也管不了這些了。

就算是被罵一頓,也總好過眼睜睜看著謝芷秋羊入虎口啊!

電話剛響了一聲,葉九州馬上就接通了。

此時的葉九州,剛剛到達機場,還冇有下車,就接到了助理打來的電話。

“你看清楚了嗎?芷秋跟納蘭新竹走了?”

葉九州的心都懸了起來。

她對納蘭新竹再瞭解不過了,這個女人,輸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