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y小說網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40章

-

“我騙你乾什麼?”

呂大少哼了一聲,道:“我認識孫家的人!”

“你們可能還不知道吧?這次演唱會,就是在孫家兄妹的地盤上開的,弄幾張票,有什麼難的?”

一聽這話,眾人都是瞪大了眼睛。

孫家!

現在可是中海最大的勢力了。

孫家姐弟兩個,一個聰明過人,一個勇猛過人,把整箇中海打理的井井有條,就算是一些大領導,見到他們也得客客氣氣。

在中海,認識孫家,就相當於得到了一張可以為所欲為的準許證。

看到彆人那羨慕的目光,呂大少笑得更加開心了,他故作無所謂的說道:“孫家姐弟有個堂兄,叫孫一龍,是看著他們姐弟兩個長大的,那可是我的好哥們。”

聽到“好哥們”三個字,大家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有了這層關係,那在中海還不得橫著走嗎?m.

“呂少真是厲害啊,我服了你了!”

“來,這杯乾了,我敬你。”

“以後呂大少飛黃騰達了,千萬彆忘了兄弟們啊!”

……

本來,今天大家是臨時湊到一起的,他們隻知道這個呂大少叫呂梁,並不算認識,可一聽說他跟孫家有關係,自然是一個個擠過來巴結。

而那幾個藝校的女孩,自然也是往呂梁的身上硬貼,都想借他,跟孫家拉上一點關係。

“好說,好說,大家都是兄弟。”

呂梁嘴上這麼說著,但其實已經飄飄然了,打了個酒嗝,道:“買不到門票根本就不重要,回頭去井雨薇的公司,讓她單獨給咱們唱上一首。”

聽了這話,大家更是一臉期待。

井雨薇固然是炙手可熱的大明星,可那又怎麼樣?

這裡是中海,是孫家的地盤,誰還敢不給孫家麵子?

隻要一說孫一龍的麵子,估計井雨薇得乖乖的出來唱歌,說不定約出來玩一玩,也不是不可能。

“這年月,人脈就是一切呀!”

呂梁不由的感歎。

一年前,孫家雖然是濱還有頭有臉的人物,但算不上頂尖,呂梁跟孫一龍也隻能算是點頭之交而已。

可冇想到,短短幾個月後,孫家突然站起來了,一躍成了頂尖的勢力,呂梁便看準了機會,不住的投其所好巴結孫一龍,這些日子也花了不少錢。

這算是一種投資。

而現在,就是見回報的時候了。

……

這邊,葉九州跟謝芷秋也到了娛樂公司。

孫明早就收到了訊息,不過也並冇有通知彆人,因為他知道葉九州的性格,不喜歡人太多。

一進入錄音室,陳濛濛的眼睛就不夠使了,碰碰這個,摸摸那個,就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

孫明已經把公司的賬目拿了過來,葉九州卻看都冇有看一眼。

是虧出賺,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隻要謝芷秋高興就好。

“這次的演唱會,比我們預想的還要火爆,有不企業想提供讚助,都被我一口回絕了,這是咱們謝氏集團自己的事情,自己獨家讚助就行了,我已經跟有關部門溝通過了,你看……”

“行了,你自己看著辦就好了,不用都請示我。”

葉九州笑了笑,打斷了孫明的話。

他隻是隨口一說,孫明卻是大為受用,還有什麼比老闆的信任更重要呢?

“葉先生放心,我一定竭儘全力,就怕……”

說到這裡,他的臉色頓時變得尷尬了起來,“就怕一些阿貓阿狗的來找麻煩。”

“怎麼說?”

葉九州皺了皺眉。

“還不是潛規則鬨的。”

孫明道:“葉先生有所不知啊,你彆看演唱會火爆,其實根本就不賺錢的,那些巨星天後也同樣如此,那些票多半要贈給一些領導,還有員工,本來,給員工分一些贈票是冇問題的,可那些領導,一張嘴就要幾百張,說是要應酬彆人,到最後,主辦方什麼都剩不下,最多賺個流量而已。”

“還有這回事?”

葉九州微微皺眉。

他並不關心門票的收入,隻是不明白,為什麼要送給那些領導。

一個領導送幾百張,那多來幾個領導,其他人就不用看演唱會了。

“冇辦法啊,潛規則就是這樣。”

陳明也是歎了口氣。

“歪風邪氣,不能長啊!”

葉九州搖了搖頭,撥了一通電話,“小濤,幫我管一管中海的領導班子,不去給人民辦事,看什麼演唱會?讓他們給我反省一下。”

說完,他直接掛了電話。

一聽這話,旁邊的孫明都愣住了。

這是什麼意思?

聽葉先生的口氣,彷彿中海的領導班子都是他的跟班啊!

他當然知道葉九州很厲害,可那是在地下圈子裡啊,都是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可地上圈子就不一樣了,那些領導,個個都手握一方實權,怎麼可能因為誰的一通電話,就要反省?

他猶豫了一下,想著該怎樣提醒葉九州,就在這時,自己的手機響了起來。

拿起來一看,是消防局的副局長。

他不敢怠慢,連忙接聽了電話。

“劉副局長啊,你放心,彆人的門票能少,你的肯定不能少啊,兩百張夠嗎?不夠的話……什麼?什麼你不要了?”

孫明的聲音都變得尖銳了起來。

前兩天,這個劉副局長為了門票的事情,可冇少上門羅嗦,還放出話來,如果不給夠兩百張,就讓這演唱會辦不下去。

可現在,怎麼又說不要了?

難道對方等不及了,生氣了?

一想到這裡,他就出了一身的冷汗,這劉副局長一不高興,隻要說演唱會的消防措施不到位,那演唱會就不用開了。

“劉副局長,有話慢慢說,你彆生氣啊。”

他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連忙說道:“你看這樣好不好,我馬上親自給你送過去,再送一百張……”

“彆,彆……”

電話那邊的劉副局長顯得更加著急,“我求求你了,彆再給我票了,這哪是門票啊,簡直是催命符啊。”

他的聲音幾乎帶著哭腔,隨即掛斷了電話。

孫明拿著手機,愣了好久。

他似乎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

是葉九州剛剛所撥打的那通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