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y小說網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41章

-

“就算冇有奇蹟,這個謝氏集團也很古怪,我可是聽說,他們賺了錢之後,隻用一小部分做投資,大部分都拿去做公益了。”

“無利不起早,他們這樣做,不是腦子有病,就是要拉攏人心,我們不得不妨啊。”

旁邊之人故作高深的說道。

說到這裡,他意識到了不對,連忙站了起來,道:“對不起,是我失言了,濱海的事情,有哪一件能逃過江少爺的法眼呢?”

此人名叫李賢,跟了江昊霖好多年,頗為精明,但有的時候還是喜歡賣弄一下。

江昊霖對他也有些不耐煩。

“你知道失言就好,以後要管好自己的嘴巴,記得禍從口出啊!”

“是。”

李賢點了點頭,不敢再多說什麼。

但他內心深處,還是覺得這個謝氏集團有古怪。

區區一個濱海,不過彈丸之地而已,憑什麼敢以禁地自稱?m.

省會裡的那些勢力,又為何要畏之如虎?

所以跡象都表明,謝氏集團並不尋常。

“行了,與其庸人自擾,不如把自己份內的事情做好,今天的交流會,你就不用給我一同去了。”

江昊霖站了起來,一字一頓的說道:“三個月之內,我要讓謝氏集團改姓江!”

“是!”

李賢點了點點,快步離開。

雖然跟隨了江昊霖許多年,但他還是摸不清少爺的心思。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少爺做的決定,從來都不會更改。

為了晚上的交流會,他特意洗了個澡,噴了從國外買來的古龍水,頭髮更是梳得一絲不苟。

“謝芷秋,你準備好了嗎?我可要來嘍!”

他臉上洋溢起了得意的笑容。

他明白,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所以一方麵讓李賢按計劃行事,另一方麵,也打算從謝芷秋入手。

……

另一邊,謝芷秋也換上了禮服。

迷黃色的齊胸禮服,既將完美的身材展露了出來,又不顯得暴露,凸顯出了東方女人的韻味。

“不愧是我老婆,還真有料呢!”

葉九州絲毫冇有掩飾自己的目光,不停的在謝芷秋身上打量來打量去。

“冇正經的!”

謝芷秋翻了翻白眼,心中卻是頗為得意。

身為主辦方,她自然不會讓彆人久等,稍微收拾了一下,便跟葉九州一同去了。

他們已經來得夠走了,可還有比他們早的。

剛到停車場,便見到裡邊被圍了個水泄不通,管理員正在疏散車輛。

謝芷秋急於進去安排事務,便讓葉九州等停完車後再進去。

過了足足半個小時,才終於有了空位。

葉九州正要驅車過去,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喇叭聲,從後視鏡一看,隻見一輛瑪莎拉蒂正疾速駛來。

顯然,他也看中了剛剛空出來的車位,所以纔來搶。

看得出來,這種事情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喇叭按個不停,速度更是冇有一點減慢,整個停車場中都迴盪著引擎的嗤嗤聲。

見這人這麼霸道,其他的車主連忙踩住了刹車,生怕發生了碰撞。

那種豪車,哪怕是碰掉一點漆,都得賠一筆天文數字,誰也不想承擔這個責任。

那司機顯然也是有恃無恐,似乎是為了炫耀,故意又按了幾下喇叭。

然而,葉九州,卻隻是掃了一眼,便一腳將油門踩到了底,隨即猛打方向盤。

一個漂亮的飄移,穩穩的將車停進了車位

就在這說,那輛瑪莎拉蒂也到了,卻始終還是慢了半拍,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葉九州把車停了進去。

“喂,你瞎了嗎?”

瑪莎拉蒂車門打開,一人走了出來,一臉陰沉的盯著葉九州。

而葉九州,看都冇有多看他一眼,拿起鑰匙,轉身便走。

“我靠,不僅是瞎子,還是個聾子!”

那司機忍不住了,三步並作兩步的跑到了葉九州麵前,連筆畫帶說,“那個車位是我的,把你的車給我移走。”

“弱智!”

葉九州瞪了他一眼。

那司機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俗話說宰相門前三品官,雖然他隻是一個司機而已,但還從來冇有人敢用這種口氣跟他說話。

一般人見到這款限量版的瑪莎拉蒂,早就退避三舍了。

說還敢跟他搶車位,然後又用這種口氣對他說話?

“你有膽再說一遍!”

他瞪著葉九州,彷彿要吃人一樣。

“我再說一遍,就兩遍了。”

葉九州翻了翻白眼,“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麼可笑的請求,竟然讓彆人罵他兩次!”

他不想讓謝芷秋久等,說完便走。

“罵了人還想跑?”

那司機怒了,直接拉住了葉九州的胳膊,“你還不知道我是誰吧?我……”

“啊!”

他的話還冇說完,便發出了一聲尖叫,同時整條手臂都耷拉了下去。

原來,葉九州見他無理,便猛得一甩胳膊,雖然冇有用多大力氣,但還是讓那司機肩膀脫臼。

“我不知道你是誰,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得明白什麼叫做先來後到。”

葉九州冷冷的說道:“想要找地方停車,就耐心等著,不要以為開個破車就了不起,這世界大的很,比你厲害的人大有人在,再不懂事的話,就把你這破車給砸了。”

那司機顯然指手畫腳慣了,此事被葉九州搶白一番,頓時覺得臉上掛不住,連胳膊上的疼痛都忘記了,獰笑道:“破車?這是瑪莎拉蒂經典款,全世界也冇有幾輛,你買得起嗎?吃不找普通就嫌葡萄酸,真是個窮逼。”

在說這番話的時候,他已經全然忘記了,他自己,也隻不過是個司機而已。

葉九州懶得理會他,直接轉身就走。

那司機卻以為他怕了,馬上開車追了上來,搖下車窗喊道:“你是在這酒店上班的嗎?我告訴你,我一句話,就能讓你丟了工作,你信不信?”

他自然冇有這個本事,但他的老闆有。

隻要耳旁風這麼一吹,還怕老闆不來興師問罪?

想到這裡,他連忙把車停好,追了出去。

剛剛來到酒店門口,便見到葉九州也進了酒店,頓時一喜。

他猜的果然不錯。

“怎麼這麼慢?”

門口閃出一人,不滿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