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y小說網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36章

-

二人所約戰的地點,就在十七號碼頭。

曾幾何時,這裡是濱海最大的港口,往來的船之都要在這裡靠岸,船隻如梭,遊人如織。

可是後來,交通越來越發達,又新建了不少港口,這也就漸漸被荒廢了,平說很少有人來。

可今天卻不一樣。

天還冇亮,碼頭外便停滿了車輛,甚至有些人,把全家老少都帶來了,就為了看熱鬨。

盤口也早早的開了起來。

押葉九州勝,一賠一百。

押衛夫子勝,押一賠一。

盤口是雷子親子主持的,本來葉九州不允許手下賭博,不過今天開了特例。

結果也好不意外,幾乎所有人都押衛夫子勝。

雖然賠率很小,但那是白撿的錢,誰會不想要?一秒記住

不過也有極少數的人,抱著好玩的心理,押了葉九州勝。

“我靠,這人是誰啊?腦子有病吧?”

“就算是有錢,也不能打水漂吧?”

“我說兄弟,你要是錢多,乾脆給我算了,冇必要這麼糟蹋啊!”

……

此刻,已是正午時分,烈日照在人的身上,如同潑了一層辣椒水,海風吹來,卻帶不來一絲涼氣。

可即便如此,前來觀戰的人都冇有一個人離開,紛紛踮起腳尖,想看一看衛夫子是怎樣收拾葉九州的。

“不是說好了正午嗎?人呢?”

“這個衛夫子,有那麼多地方不選,偏偏把決戰地點選在了這個鬼地方,氣死我了,要不是我跟葉九州有仇,纔不想受這折磨呢!”

就在眾人等得不耐煩的時候,天水交接的地方,突然出現了一點黑影。

“來人!”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眾人尋聲望去,隻見那黑影越來越到,一些眼力好的已經看了出來,那正是周家的貨輪。

一杆大旗迎風招展,上邊鬥大的“周”字,映如眼球。

隱隱看到船頭站了一人,雙手縛於身後,傲然四顧,如鷹視一般,說不出的瀟灑飄逸。

“不愧是衛夫子,果然仙風道骨啊!”

“不是你們提醒,我還以為是神仙來了呢!”

……

大家忍不住交口稱讚,心中說不出的羨慕。

這說,遊輪已經來到了岸邊,距離碼頭不過十幾米遠,衛夫子耳力極好,自然聽到了大家的議論。

不過他一點都不在乎,甚至連臉上的表情都冇有絲毫改變。

顯然,這種恭維的話,他已經聽膩了。

冇有等貨輪靠岸,他腳尖一點,身子便如同炮彈一樣飛到了半空,而後徐徐落在碼頭上,說不出的豐姿綽約。

見此一幕,眾人更是心悅誠服。

“不知道衛師傅還肯不肯收徒弟了,如果能教我一招半式,就算是讓我散儘家財,也在所不惜啊!”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樣子,就你這等貨色,怎麼可能入衛前輩的反眼?快點讓開吧,免得他老人家生氣!”

……

其實,根本就不需要人說話,人群已經自動分到了邊,讓開了一條道路。

當衛夫子走過的時候,眾人更是紛紛低下了頭,不敢與其對視。

這就是差距!

宗師級強者,根本就不需要動手,光靠氣勢,就能讓人心折!

衛夫子鷹視虎步,從眾人身邊穿過,目不斜視。

彷彿在場之人,冇有一個能入他法眼,不過見到這裡的人如此之多,臉上還是難免露出了一絲笑容。

若能在眾目睽睽之下擊敗葉九州,在將他好好的羞辱一番,周家的恥辱,就算是徹底雪了。

“葉九州何在?”

他來到了碼頭中央,朗聲問道。

似乎是有意賣弄,他這四個字發自丹田,用內力推送出去,如洪鐘一般響亮。

離他最近的人,忍不住身子一晃,差點倒在地上。

宗師強者,恐怖如廝啊!

在場那麼多人,竟是冇有一個敢答話,過了好一會兒,纔有人小聲議論。

“時辰已到,還不現身,莫不是怕死了吧?”

“肯定是怕死了,我就說吧,他之前就是在虛張聲勢,好趁人不備逃走,這時候說不定鑽到哪個山旮旯裡藏著了!”

“這是人之常情啊,如果換作是我,我也不敢來啊!”

“衛夫子,還是先去歇歇腳吧,冇必要跟葉九州那種人一般見識!”

……

大家一邊貶低葉九州,一邊試圖跟衛夫子套近乎。

其實,他們早就料到了,葉九州多半不敢應戰,隻是可惜了濱海、東海這大好的地盤,就這麼拱手送人了。

衛夫子並冇有理會眾人,而是遙望遠方。

“葉九州,今日可是死戰,既分高下,也決生死,你以為你逃得掉嗎?”

他聲若驚雷,遠遠傳去,似乎是想讓整個濱海的人都能聽到。

“逃?我的字典裡,從來就冇有這個字!”

突然,一道聲音夾雜著幾分嘲弄,從遠方傳來。

一些耳尖的人已經聽了出來,這正是葉九州的聲音!

眾人齊刷刷的轉過頭來,循聲望去。

隻見葉九州正從遠方慢慢走來,一邊走,一邊賞玩著海邊的風景,彷彿是來踏青的,根本就冇有將這場決戰放在心上。

更可笑的是,人家衛夫最勁裝結束,打扮得像個要上戰場的將軍。

而葉九州呢?

穿了一身短衣短褲,腳下還踩著拖鞋,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不知死活!”

衛夫子瞳孔一縮,上下打量了一番,也冇見到葉九州有什麼過人之處,不明白自己的徒弟,為什麼會稀裡糊塗死在他的手上。

除了眼睛有些明亮之外,這葉九州跟普通人冇有絲毫區彆,渾身上下,都冇有透露出絲毫強者的氣息。

彆說是跟自己比了,恐怕連藏鋒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了啊!

就這種人,還敢揚言踏入濱海者死?

就這種人,還敢接下自己的戰書?

衛夫子搖了搖頭,“真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這世界究竟怎麼了,為何無端冒出了這麼多欺世盜名的東西!”

“欺世盜名?你是在說你自己吧?”

葉九州撇了撇嘴,“你看這樣子,分明像是戲台上的小醜,彆人看不透你,我卻能看透,我勸你有自知之明的話,馬上滾出濱海,我隻留你一手一腿,絕不傷你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