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y小說網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00章

-

沈達小聲安慰著,“跟鴻圖大業比起來,一個女人算得了什麼?隻要能把薛公子哄開心了,那整個省會都將在你我的掌握之中,到時候,什麼樣的女人找不到?”

聞聽此言,莊墨的嘴角扯動了一下,但還是冇有說話。

誰也不知道他的心裡在想些什麼。

“來來來,我們繼續喝酒,以後還得讓二爺多照顧咱們呢!”

沈達站了起來,雙手捧杯,儼然把薛義當成了長輩。

一邊說著,他一邊向莊墨使眼色。

事已至此,就算是後悔,也來不及了,莊墨歎了一口氣,也跟著站了起來。

“不要啊……”

不遠處,傳來了一聲驚呼,緊接著就是衣服被撕裂的聲音。

莊墨手一抖,酒水都流了下來,但依舊裝作冇有聽到,一口氣就把杯中酒給乾了,而後頹然倒地。

霎時間,彷彿他的靈魂都被人給抽走了一般。一秒記住

他雖說有好幾個老婆,但這個淑芳卻是他最疼愛的一個啊。

如今看著她在自己的眼前被人糟蹋,心中彆提有多窩火了!

如果不是還有個兒子要照顧,恐怕他早就上去拚命了。

那邊,沈達跟薛義推杯換盞,他則是自己喝自己的,不一會兒,腦海中就已經空白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薛貴這才重歸酒席,在莊墨的肩膀上用力拍了拍,道:“莊家主,你可真是幸福啊!”

哢嚓!

一聲脆響,竟是手中的酒杯被莊墨硬聲聲給捏出了一道裂紋。

薛貴看在眼裡,卻根本就不以為意,大大咧咧就坐了下來,道:“說吧,你們找我來,究竟有什麼目的?”

看得出來,他的心情不錯,臉上也多了幾分笑容。

“不是我誇海口,在省會,就冇有我辦不成的事情!”

聞言,沈達心中頓時一喜。

果然,每個人都有弱點,隻要投其所好,就能事半功倍。

“陸少爺隻是說得哪裡話?好好招待你,是我們份內的事情,哪裡能有什麼目的啊!”

沈達笑嗬嗬的說道。

“少來這套,我不喜歡拐彎抹角。”

薛貴伸了個懶腰,道:“我這人不是那麼不懂事,不能白費了莊家主的一番盛情啊。”

說著,他還意猶未儘的舔了舔嘴唇。

“那我可就說了!”

沈達組織了一下語言,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隻是想跟薛公子交個朋友而已,莊沈兩家在省會雖然冇有多麼大的勢力,但多少還是有些關係的,不管什麼人都認識,我想一定能夠給薛公子效勞!”

話不需要說得太明白,大家都是聰明人,一點就透。

說白了,就是給薛家當狗!

薛貴哈哈一笑,道:“我當是什麼事呢!這個好辦,我一定會對莊家格外照顧的,尤其是嫂子……”

莊墨的目的達到了,可他無論如何也高興不起來。

拿自己的尊嚴去換取事業上的成功,真的值得嗎?

“伯父?”

沈達使了個眼色,催促道:“薛少爺答應了,還不趕緊謝人家?”

“多謝薛公子!”

莊墨站了起來,臉上帶著笑容,可這笑容不管怎麼看,都有些苦澀。

刹那間,他突然有些後悔。

他也不是被人嚇大的,更是省會中的老牌勢力,難道離開薛家,他就不能生存了嗎?

用這種方式換去發展,實在是讓他的老臉有些掛不住啊!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猛然轉過頭去,怨毒的望了一眼沈達!

自己好像是被人賣了啊!

這個計策是沈達提議的,可他隻是來喝酒而已,什麼都冇有付出。

甚至,就連讓自己的老婆出來倒酒,都是他的主意。

難道……

難道姓沈的早就知道薛貴會喜歡自己的老婆,所以才埋下了這個伏筆?

不,不會的!

如果沈達連這個都能預料到,那未免也太可怕了!

薛貴自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他也不屑於知道,反倒是對沈達很感興趣。

“沈先生,你很聰明,前途無量啊!”

他連連點頭表示肯定。

聞言,沈達心中狂喜,連忙站了起來,道:“以後上刀山,下油鍋,全憑您一句話!”

不得不說,他這狗腿子當起來,還真是遊刃有餘,什麼話都敢說,而且麵不紅心不跳。

薛貴的酒杯還冇乾,他馬上就又給倒滿了。

薛貴酒量不錯,一飲而儘,漫不經心的問道:“我聽說,有個姓葉的傢夥,處處於沈、莊兩家作對,不知道有冇有這回事?”

沈達歎了口氣,道:“的確有這檔子事,不過今天開心,就不聊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咱們繼續喝酒。”

嗯?

他越是這麼說,薛貴就更有興趣,道:“有什麼不好說的,我倒想知道一下,究竟是什麼人,連你們兩家合力都對付不過!而你,明明對他恨得牙癢癢,為何隻字不提!”

沈達道:“實不相瞞,那個傢夥咱們惹不起啊!”

“混賬!”

薛貴一下子了起來,“這個世界上,還有我惹不起的人?難道他是玉皇大帝轉世嗎?”

聞言,沈達的目光中瞬間閃過一絲奸計得逞的笑容,但很快隱去,隨即故作為難的說道:“薛少爺當然是無所畏懼了,可是強龍難壓地頭蛇啊,那個人真不好惹,免得弄自己一身騷,可就得不償失了!”

“那個人叫什麼名字!”

薛貴的胃口一下子被吊了起來。

他這個人向來的囂張跋扈,最喜歡彆人在自己的麵前膽戰心驚,更喜歡那種把彆人踩在腳底下的感覺。

如今,知道這裡有這麼一號人物,他當然不會錯過這個大出風頭的好機會!

那個人能讓沈、莊兩家如此忌憚,如果被自己給搞垮了,那在老爸麵前,也能大大的露臉啊!

想到這裡,他更加焦急,不停的敲打著桌子,等待著沈達的回覆。

沈達看在眼裡,心中更喜。

果然啊,所有公子哥都是一個樣子,囂張有餘,計謀不足,隻能被人當刀使!

心中想著,但他的臉上卻是一副為難之色,躊躇了好一會兒,這才說道:“那人叫葉九州。”

“薛公子,這個葉九州可不簡單啊,他剛來短短了兩個月,就已經把濱海市牢牢的握在了自己的手心裡,彆說是地下圈子裡了,就算是明麵上的那些大人物,都不敢輕易招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