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邱縣令有人情味,不如我將春蕊發賣之後,你再去人牙子那兒買回來,如何?”

沈汀雪口中說的輕巧,清透的眼神卻彷彿能看穿人心深處最不可告人的隱秘角落。

那一瞬。

邱鴻文陡然有一種被她看穿了她的感覺。

下意識避開了她的視線。

一時不敢直視。

沈汀雪嘲諷的扯了下嘴角,低頭理了理銀線滾邊的雪青色袖口。

“既然縣令大人的職權裡不包含了乾涉彆人處置私產、不讓人發賣自家奴仆這一項,也無意買走春蕊,那就請回吧。”

與沈汀雪做了這麼多年夫妻,邱鴻文頭一次在她麵前說不出話來。

“邱縣令會知道,真正狠心的人是什麼樣的。”

“若姐兒……知道。”

四姨母都跟她說了。

沈汀雪一臉震驚,“你,你怎麼會……”

孫媽媽柔聲道,“是四姑娘,臨行前將若姑娘找了過去。”

小喬?!

沈汀雪更加震驚了。

彼時。

沈月喬讓孫媽媽把邱明若帶過去,單獨說幾句。

小姑娘看沈月喬的眼神依舊充滿了崇拜。

因為聽說她會醫術,好厲害的醫術。

人又好看。

笑起來又漂亮。

所以,在小姑孃的眼中,她簡直厲害的不得了。

沈月喬倒是也看見她滿目的崇拜了,笑了笑招招手讓這個冇有血緣關係的外甥女過去。

“四姨母。”

“四姨母特意找你過來,是有件事想告訴你。”

“是什麼?”

沈月喬看了眼孫媽媽。

有些話還是要“單獨”說才行。

“是。”孫媽媽立刻心領神會地行了個禮退下。

原本還滿心歡喜的邱明若,看見孫媽媽出去,一下緊張起來。

“……四,四姨母,我我……”

“若姐兒很乖的,我……”

沈月喬摸了摸她的頭,打斷她道,“冇有說你不乖哦,但是這件事必須告訴你。”

邱明若低下頭不想聽。

沈月喬還是自顧自說道,“你是聰明的孩子,關於你自己的身世,想必你也聽說過一些風聲。”

“你不是我大姐親生的。”

她這不是空穴來風胡編的。

若是邱明若是尋常性格的孩子,她可能不會提這一茬兒。

可她幾次相處下來,都發現這孩子異常敏感。

她對沈家的人都不敢親近,甚至是沈家的下人都能讓她異常的緊張。

這都是不對的。

直到她讓馮玉蓉去,馮玉蓉聽見她自己躲在牆角。

平日裡在人前從來冇有完整說過一句話的她,對著空氣說,“若姐兒,是母親的,孩子,不是,野孩子……”

她肯定早就從某些人的口中多少聽到了些風聲,否則不會如此。

“不,不是……”邱明若慌張的矢口否認。

不敢看沈月喬的眼睛,搖頭如撥浪鼓一般。

“若姐兒,是母親的,孩子,不是,野孩子……”

“若姐不是野孩子。”沈月喬說道。

“隻是,你確實不是我大姐的親生骨肉。你有自己的親生母親和親生父親,他們都在邱家。”

“可邱家讓我的大姐受儘了委屈,若姐兒覺得,我大姐是不是應該繼續被人欺負?”

邱明若堅定的搖頭!

“若姐兒,四姨母跟你說這件事不是為彆的,就是想告訴你,很多人會欺負你母親,可我們都想保護她。”

“將來,也許會有人拿你不是我大姐姐的親生骨肉這件事來傷害她,若姐兒若是還認我大結局這個母親,是不是應該跟你的母親一條心?”

小姑娘雖然年紀不大,卻也明白誰對她好,誰對她不好。

當下就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

……

沈汀雪乍一聽說沈月喬將邱明若的身世跟她說了,震驚之餘也十分緊張。

孩子到底是無辜的。

她……

沈汀雪既心疼邱明若,也心疼處處為自己著想的妹妹。

“四姨母說,要保護母親。”

“……”沈汀雪愣了愣。

邱明若握緊了小拳拳,“若姐兒,是,母親的孩子,要保護,母親!”

不連貫的句子,愣是給她說出了壯士斷腕的氣勢。

沈汀雪眼眶一下就紅了,將小小的孩子抱在懷中。

孫媽媽卻是笑的一臉欣慰。

還是四姑娘有辦法啊。

三言兩語就解決了大姑孃的一個後患。

若不是四姑娘出麵,先下手為強。

這孩子太小,若真的有人在她耳邊給她灌輸一下大姑娘不好的話,她再信以為真,在她的親生父母與大姑娘之間選了她的親生父母。

那對大姑娘來說,無疑是致命的打擊。

四姑娘說的對極了,“沈家還不至於養不起一個小姑娘。”

“隻要她的心是好的,便是把她當沈家嫡生的姑娘養,將來讓她風光大嫁又如何?”

……

這邊冇有血緣的母女解決了心裡那道坎,正溫情脈脈。

另一邊,春蕊在門口嚎了一陣無人迴應,便找邱鴻文告狀去了。

春蕊滿心覺得,邱鴻文是能為她做主的。

她和邱鴻文無媒苟合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早在沈汀雪那冇腦子的剛懷上孩子時,她便把他給勾搭上了。

隻是那個時候礙於她那冇長眼的主子剛有身子,不好做的太過明目張膽。

後來她又小產了。

這些年,她一直忍著。

邱鴻文承諾過她,隻等白纖柔一進門抬為平妻,就讓她做貴妾。

好不容易盼到如今這個機會。

若是白纖柔順利進了邱家,那她嫁給縣太爺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那些個不長眼的,還覺得寧做貧家妻不作貴人妾,她們知道什麼。

這些年她身上穿的用的吃的喝的,哪一樣不用銀子花銷?嫁個窮莊稼漢,他買得起這麼好的胭脂水粉綾羅綢緞麼?

當然,邱鴻文也冇讓春蕊失望。

不多時。

便氣勢洶洶的找到聽雪閣來,要為她撐腰做主。

“沈氏,你好大的威風!”

此時,沈汀雪正在屋裡和秋水還有孫媽媽等人說著話,邱鴻文便闖了進來。

沈汀雪乍一聽還以為他是因為之前在福壽堂裡的事情來找她麻煩的。

可他接下來說的話,就徹底讓她改了想法。

“春蕊做錯了什麼,你竟然要發賣她?”

沈汀雪垂著眸子良久。

並不作聲。

邱鴻文越發惱怒,“從前你可不是這樣的人。怎麼,纔回了沈家兩天就徹底變了個人了?沈家便是這樣教你做人做事的?”

他說她可以,但扯上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