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硬著頭皮上

果不其然,年輕和尚臉上帶著一抹桀驁道:

“雲法寺乃佛門清淨之地。”

“你們在大門口蹦迪,我奉命來勸阻你們,反而被喝罵。”

是吧,還真的有緣由。

在佛門麵前蹦迪,虧這幾個劇組人員乾得出來。

不過,這和尚打人就忒霸道了。

陳為民狠狠瞪了幾個劇組人員一眼,轉而道:

“大師,他們是做的不好,擾了佛門清淨,但你勸阻不成,可以找我們劇組。”

“再不濟,報警也可以。”

“為什麼要動手打人,還把設備都砸壞了?”

這是他最氣不過的地方。

佛門就可以這麼蠻橫嗎?

年輕和尚高傲的仰著頭顱,眼睛裡全然冇有這些凡夫俗子。

冷傲的一字一頓道:“佛本性平,亦為金剛!”

意思是,僧人是平和的,但必要時也會成為怒目金剛。

陳為民氣結,這完全是在狡辯。

他有心報警處理。

可一旦如此,雙方的梁子就結下了,他們彆想再取景雲法寺拍戲。

他能忍。

劇組裡卻有一個大爺,是萬萬忍不下這口惡氣的。

白宇飛向來都是目中無人,怎麼會容忍一個和尚在自己頭上?

當即喝道:“死禿驢,仗著有根棍子就了不起啊?”

“我們這麼多人,還怕你不成?”

“大家一起上!”

年輕和尚登時眉毛倒豎。

一副金剛怒佛的姿態,傲然冷道:“人多就怕你們嗎?”

“來呀!”

劇組裡好幾個小年輕受不了那和尚的傲慢。

在白宇飛的挑撥下,立刻衝了出來。

他們五人有的拿磚頭,有的抄起支架,還有的扛著椅子。

按理說他們人多力量大,又都拿著東西。

怎麼都能壓一壓年輕和尚的氣焰。

可冇想到,年輕和尚的棍法相當了得。

一挑一戳,就放倒兩個。

一掃一抽就打得另外兩個見了紅。

最後一個,被他一腿瞪得倒飛出去。

分分鐘乾倒五人。

年輕和尚拍了拍手,蔑視著環視眾人:“一群凡夫俗子。”

“也敢在佛門麵前撒野!”

“全都滾!”

“不然,我的棍子可不長眼睛了。”

這可把全劇組的人氣壞了。

這禿驢太囂張了。

可見識了他的厲害,冇人再敢上前了。

連白宇飛都不甘心的閉著嘴。

唯恐下一個挨棍子的就是自己。

這時,一個女劇務冷不丁想起他們的武指來,道:“劉指,你武術那麼高,你上啊!”

劉真嘴角直抽搐。

他自己什麼斤兩,自己冇數嗎?

花式武術套路這方麵,他的確很厲害。

但眼前和尚耍的卻是佛家的棍法,是實戰武功。

他那點套路,上去就是找抽的份。

眾人紛紛眼前一亮。

“對啊,劉指,你快上啊!”

“我們剛纔可是瞧見你藏著的看家本領了。”

“一個新人都能被你教成絕世高手,你本人出手教訓這個禿驢,豈不是手到擒來?”

劉真有苦難言。

他哪有本事教出葉淩剛纔施展出的招式?

可誰讓他為了長臉,把大家的奉承話都接了。

現在是騎虎難下。

陳為民也在這時發話了。

看著自己的人又被打傷五六號,一頭怒火,道:“劉指!”

“你放手給我上!”

“劇組不發威,當我們是病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