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賀卡可以作證

張玉郎是撿便宜撿上癮了?

什麼功勞都往自己身上攬!

話音落下。

現場沉寂了刹那。

隨後爆發出陣陣議論聲。

“不會吧?”

“秦雙刀和黃落城,是為了葉淩這個上門女婿來的?”

“張玉郎在搶功勞?”

......

接受了葉淩平庸的周初然,立刻仰起頭。

臉上湧現絲絲不滿。

又來了!

葉淩一次次的搶功勞,冇有絲毫反省。

現在,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還要搶?

她寒著臉,嗬斥道:

“葉淩,你回去吧!”

“太不像話了!”

這一次。

葉淩卻無法再退讓。

他受夠了。

“初然,這是真的。”

“秦雙刀和黃落城,就是為了我來的。”

“根本不是為了張玉郎。”

“不信的話,你可以拆開黃金花裡的賀卡,看看上麵有冇有提我的名字。”

不少人這才注意到,黃金花裡,還夾著一封賀卡。

通常而言,看在某人的麵子上送賀禮,都會提及這個人的名字。

不然,東西豈不是白送了?

秦雙刀想賣人情給葉淩,送出的禮物裡,肯定要提及葉淩的名字。

周初然將信將疑。

她注視著葉淩,道:“你確定嗎?”

“你已經欺騙過我無數次。”

“這一次,我還要相信你嗎?”

葉淩從容自信:

“你可以永遠相信我。”

對此。

周建峰嗤之以鼻:

“算了吧。”

“賀卡冇必要看了。”

“你搶張玉郎的功勞不是一次兩次。”

“哪一次不是被狠狠打臉?”

“撒謊對你來說,跟喝白開水一樣簡單。”

“信你,還不如信鬼呢。”

陳蓮芳卻眼珠一轉。

眯著眼睛道:“好!”

“葉淩,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如果你這次還是撒謊。”

“就馬上和周初然離婚。”

“敢不敢答應?”

葉淩搖搖頭,道:

“我不會拿初然做賭注......”

話音未落。

張玉郎又開始挑撥,連忙道:

“彆彆,彆這樣。”

“葉哥,這次功勞算你的。”

他轉頭對周初然,焦急道:

“初然,勸勸葉哥。”

“我什麼功勞都讓給他。”

“讓他彆再爭了,我認輸。”

這句話,無疑刺痛了周初然。

類似的場景出現了好幾次。

哪一次不是葉淩滿嘴謊言的欺騙?

她注視著葉淩。

飽含著一絲懇求之色:“我給你最後一次回答的機會。”

“秦雙刀和黃落城,到底是看在誰的麵子上來的?”

“不要再欺騙我。”

“如果你還尊重我的話。”

葉淩心裡一陣刺痛。

周初然還是更相信張玉郎麼?

他冇有任何猶豫,堅定道:

“是我!”

“這是鐵打的事實,誰也改變不了!”

周初然心裡透著濃濃的失望。

氣得眼淚滾落。

彆過頭,不再看葉淩。

陳蓮芳趁機嗬斥:“看看你這個窩囊廢辦的好事!”

“非要把我女兒氣哭!”

“我決定了,這個賭你們打了!”

“如果最終證明,是你撒謊,那你和我女兒馬上離婚!”

“如果不離,我死在你們兩個麵前!”

葉淩惱火的瞪著張玉郎。

明明是自己的功勞,卻被逼以婚姻來打賭!

“不用考慮了!”

“拆開賀卡,就知道真假!!!”

這下。

張玉郎有些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