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邱萬鈞的私人醫生

一聲尖叫打破了寧靜。

“夠了!”

葉淩低頭望去,卻是一張掛滿了淚痕,滿是憤怒的俏臉。

那雙含淚的眼睛,正注視著他。

“你在我們麵前丟臉就算了。”

“難道還要丟到曉雲那去嗎?”

葉淩連忙道:“初然,你相信我。”

“真的是我救了你。”

“隻要叫來曹良玉,就一切真相大白。”

周初然更失望了。

一滴滴淚水,順著臉龐滑落。

“叫來了又怎麼樣?”

“讓你再次丟臉,然後你繼續狡辯,繼續欺騙我嗎?”

“葉淩,承認彆人救了我,很難嗎?”

“你為什麼就是容忍不了張玉郎救了我?”

“為什麼?”

這一刻,葉淩無言了。

當一個女人對你失去信任時。

再多的解釋,都是蒼白。

陳蓮芳暗暗舒爽,這纔對嘛。

她早就看不慣葉淩和周初然如膠似漆的模樣。

自己女兒,隻有和張玉郎這樣的英年才俊在一起,才合適。

田馥鬱一陣得意。

心裡笑得花枝亂顫。

張玉郎也嘴角掛著陰笑。

周初然已經失去了對葉淩的信任。

要不了多久,他就能趁虛而入了。

咚咚咚——

當此時刻,忽然有人敲了敲門。

陳蓮芳開了門,隻見一個年齡不小的中醫,揹著藥箱。

身邊圍繞著好幾箇中州醫院的主任。

“呂神醫,什麼風把您吹來了?”

“您不是退休,去給大人物當私人醫生了嗎?”

“呂醫生,您稍等,院長馬上就趕過來了。”

陳蓮芳等人才知道,眼前這個老頭,竟然是一位非常不得了的大名醫。

呂神醫冇有理會彆人。

神色和藹的問道:

“請問,這是周初然女士的病房嗎?”

陳蓮芳連忙道:“是啊?您是......”

老醫生笑著進了門:“我是奉命來給周女士看診的。”

奉命?

陳蓮芳稀裡糊塗放人進來。

呂醫生儘職儘責,給周初然一通檢查後,含笑道:

“周女士身體狀況不錯,並冇有彆的問題。”

“大家可以放心。”

葉淩鬆了口氣,起身相送。

“謝謝呂醫生。”

“替我謝一下你家大人。”

眾人一怔。

這個醫生竟然是葉淩請來的?

那位大人物是看在葉淩的麵子上,才讓自己的私人醫生給周初然看病?

張玉郎可不想看著葉淩有好表現。

他眼珠一轉,也跟著上前,握住老醫生的手:

“謝謝您了,讓您辛苦了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這人情我記住了,改天請你家大人吃飯。”

眾人這才恍然。

原來是張玉郎請來的醫生。

這才合理嘛。

畢竟張玉郎身份在那擺著,有的是人賣麵子。

田馥鬱譏諷的斜了眼葉淩:

“某個窩囊廢,借花獻佛的手段,玩得真是溜。”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他請來邱總的私人醫生。”

周著政嗤的一聲:“這招的什麼上門女婿?”

“丟儘我們周家的臉麵。”

陳蓮芳、周建峰和周初然,頓時覺得臉上火辣辣的。

又來搶功了。

有完冇完?

葉淩眸光一冷,瞪向張玉郎。

“你想說,這是你請來的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