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給棒子騰地

周初然不禁眼皮一跳。

有些不太適應和人這樣爭執。

葉淩默默走上前,直視著馬正元:

“吞了我父親墓地的管理費,還威脅我老婆。”

“凡事不要做得太過。”

“不然,收不了場。”

馬正元氣笑了。

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誰呀?”

“教我做事?”

“知不知道你老子的墓是我管的?”

“我一句話,能讓人把你老子的墓砸掉,知不知道?”

公墓是一個特殊的地方。

死者下葬後,一切後續管理都有他們管理處負責。

打掃衛生,定時除草,清洗墓碑等等,都是由管理處來操辦。

惹管理處的人不高興,消極怠工就罷了。

嚴重點的,對死者不敬,侮辱死者在天之靈,家屬除了憤怒也無可奈何。

所以一般家屬都會討好管理處。

久而久之就養成了管理處的人囂張的作風。

以至於公然威脅砸掉葉淩父親的墳墓。

“查一下,平湖公墓是誰的產業。”葉淩拿出手機,直接給青龍打去電話。

青龍當場就查到了,道:“是鄭廣明,鄭家的產業。”

又是鄭家!

怎麼哪裡都能碰上他們?

不過,是他們的話,反倒好辦了。

葉淩淡淡望著馬正元。

“給我妻子道個歉,再去我父親墓前燒柱香,磕頭致歉。”

“這事就過去了,懶得跟你計較。”

一旁的周初然心裡那個急啊。

她一個勁的拉扯葉淩的衣袖,道:“彆這樣。”

“爸的墓在這呢。”

“不能這樣得罪人。”

馬正元氣笑了,森然道:

“讓我道歉?”

“你腦子冇病吧?”

“冇搞清楚狀況嗎?”

“我以平湖公墓的主任身份通知你,帶著你老子的骨頭,給我滾!”

“現在,立刻,馬上!!”

一通怒吼,讓周初然覺得異常棘手。

事情已經到了不可調和的狀態,難道真要遷墳?

想到葉天明生前的淒慘,死後還要被趕走,周初然心裡堵得慌。

葉淩深深注視一眼馬正元,道:“你這樣的人也配管理公墓?”

他準備給鄭廣明撥通。

冷不丁,一群衣著靚麗,氣質非凡的人走了進來。

為首的是一個戴著金絲眼鏡,氣質冷漠,給人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年輕女人。

後麵的人也都各個穿著潮流,不論男女都化了妝。

“怎麼這麼吵?”年輕女人以生硬的夏國語問道。

原來他們都是外國人。

馬正元一抬頭,立刻換了一副諂媚的討好之色。

笑哈哈的上前,躬著身道:“崔在冉小姐,您怎麼親自來啦?”

“快快請坐,我給您倒茶。”

崔在冉踩著十厘米的高跟鞋,昂揚著尖下巴,氣場強勢的走了進來。

直接坐在了馬正元的座位上,翹起長腿,擺擺手拒絕了馬正元遞過來的茶。

“我時間有限,說正事。”

“我看中的那塊墓地,準備好了嗎?”

馬正元連忙搓著手道:“請崔小姐放心,事情辦得差不多了。”

“附近的其它公墓都弄走了。”

“就剩下最後一塊墓,今天就把它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