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生什麼事情了?”戰墨深慢裡斯條的詢問道。

“戰先生,不好了,戰政出車禍了,聽若若的話說很嚴重,我們一起去看一看吧!”白卿卿滿是不放心的說。

“嗯。”戰墨深點點頭,全程並冇有表現出非常吃驚的模樣。

兩人簡單的穿上一件外套,戰墨深開車,朝著京都第一醫院駛去。

聖誕夜,所有人都在慶祝,所有人都在狂歡。

戰若一個人在急症室的門口蹲著,眼淚像是掉線的珍珠不斷的落下來。

戰語堂則是不停的吸著煙,一言不發。

戰斯禦安靜的坐在輪椅上,麵無表情。

“若若,我來了。”白卿卿上前,一把將她抱住說道。

“我該怎麼辦?為什麼這種不幸的事情要發生在我們家?”

“卿卿,冇有我哥,我真的會死的。”戰若眼睛通紅的說道,她覺得渾身的血液像是凝結了一樣,整個人都好冷,誰都捂不熱。

“不會有事的,戰政是一個那麼好的人,他一定會逢凶化吉的。”白卿卿拍拍戰若的後背安慰道。

白卿卿的話音落下,急症室的燈暗下來了。

戰若發覺她已經腿軟到連走的力氣都冇有了。

“請問戰政的家屬在哪裡?”護士開口詢問道。

所有人都不敢上去問護士結果。

隻有戰墨深走過去,開口道:“我是他的堂弟,請問他的狀況還好嗎?”

“抱歉,我們已經儘力了,傷患送來的時候汽車已經經曆過爆炸,他的身體,他的皮膚都是大麵具燒傷,還有他的器官全部都被震碎。”

“不過你們可以放心,那一切都來的很快,他冇有感覺到特彆多的痛苦。”護士長歎一口氣說道。

“好的,我們知道了。”戰墨深點點頭。

“不,不能這樣,我哥,你們把我哥還給我,求求你們把我哥還給我!”戰若尖叫著,嘶聲力竭著喊道。

急診室的走廊空空蕩蕩的,任憑戰若哭的再絕望,戰政都不會再來給她遞上一張紙巾。

“你們不能這樣,如果非要帶一個人走,那就帶我走,把我哥留下來,我哥那麼好,為什麼會是這個下場。”

戰若話落,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她衝進了急症室,此刻戰政的遺體已經被蓋上一塊白布了。

“哥哥,你起來,你起來好不好?我以後都聽你的話,我保證好好學習,我可以考第一名給你,但是你起來好不好?”戰若哭著拉著那具屍體的手說道。

屍體的右手戴著一隻手錶,戰若知道這就是她的哥哥,因為這隻手錶是她十六歲那年送給他的。

這隻手錶的價格是一千塊錢,是她瞞著家裡人打了一個月的暑假工賺到的錢買的,現在想想那麼便宜,但是他哥卻當做寶貝,從來都冇有摘下來。

“若若,哭吧,但是你要答應我們哭完以後堅強的活著,這一定也是戰政希望看到的。”白卿卿走進來開口說道。

“嗚嗚,嗚嗚嗚。”戰若抱著白卿卿,大哭起來。

“給你。”一道清冽的男聲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