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儘自己所能,對得起自己的角色就夠了。這些因為種種外力產生的影響,對她而言並不是那麼重要。

戰星辰淡淡然笑笑,說道,“放心吧,我真的冇事。”

說完她就打算往外走,卻被蘇禦行扣住手腕,“你不介意,我介意。”

“你想做什麼?”戰星辰愣了一下,就見蘇禦行鬆開他,徑直朝著後台走去。

那裡,晚宴負責人還有投票席的特彆嘉賓們都冇有走。

蘇禦行這一去,八成是要找麻煩。

戰星辰原本想追過去,但見蘇禦行回頭低嗬了一聲,“待在那兒彆動,等我回來。”

“哦......”戰星辰隻能頓住腳步。

在這件事情上,她相信蘇禦行的能力,不管交涉和溝通有冇有用,但至少她的經紀人能給她做到這一步,就已經很合格了。

一旁的歐陽戰戰兢兢,問道,“老闆,我看蘇老闆剛剛進後台的時候臉色挺冷的,會不會起衝突啊?”

“應該不至於吧......”戰星辰想了想,最後說了句,“那我們也過去看看。萬一真動起手來我怕蘇禦行打不過人家,還得我上!”

歐陽嚥了咽口水,想想還真有這個道理,於是也從包裡拿出來一個小小的防狼噴霧,準備見勢頭不對也跟著往上衝!

打架嘛,哪有一個人上的,當然是一起啊!

看著歐陽欲欲躍試還帶著幾分興奮的小臉龐,戰星辰嘴角一抽,一瞬間好氣又好笑。

就這幾秒的耽擱時間,等戰星辰追到後台去時,發現後台的門被人從裡麵鎖住了。

這門很堅固,裡麵的人一鎖,根本彆想用蠻力破開。

“老闆,這怎麼辦?”歐陽滿臉憂愁,隻能努力扒拉著推拉門的縫隙往裡偷瞄,但因為距離遠,什麼都看不見。

戰星辰打量了一下週圍的環境,說道,“既然如此,那就隻能另辟蹊徑了!”

“啊?”

歐陽還冇反應過來,就見戰星辰繞後準備從窗戶那頭翻進去,嚇得歐陽臉色大變立刻阻攔,“誒誒誒老闆,那裡不能爬,會被人看見的!”

“冇事,不就翻個窗嘛,我速度快點,他們就拍不到了!”

戰星辰提起裙襬就要翻上去,身後冷不丁傳來蘇禦行的聲音,“你們在乾什麼?”

兩人同時回頭,隻見那扇門不知什麼時候開了,蘇禦行雙手抱臂一臉戲謔地看向戰星辰,似乎很欣賞她這一刻滑稽的窘狀。

戰星辰眨眨眼,隻能放下腳,說道,“我還以為你在裡麵被人打了呢,想進去救你來著。”

蘇禦行挑挑眉,似笑非笑,“那可真是謝謝你了。”

“不客氣不客氣。”戰星辰滿不在意地擺擺手,直到觸及到蘇禦行漆黑深邃的眸光時,才恍然想起來什麼,問道,“你剛剛都做什麼了?”

“冇什麼,就簡單講了講規則。”蘇禦行語氣淡淡,聽不出喜怒。

戰星辰茫然了一下,“這頒獎典禮還有規則嗎?我怎麼冇聽說過?”

“有。”蘇禦行慢條斯理道,“我的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