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53章:入沈家!

“林先生,這幾個傢夥要殺了嗎?”

馬雲濤帶著殺意的聲音響起。

那五個血煞的殺手在聽到他的話後皆是身軀一顫,看向馬雲濤的目光中多了一絲恐懼之色。

一邊還在吐血的血羅也是撐著一口氣,衝著馬雲濤吼道:“你敢殺我們血煞的殺手,就不怕老大為我們報仇嗎?”

“你既然知道老大的存在,那也應該知道老大的實力有多強!”

“我承認你的實力確實很強,但比起老大,恐怕還有著不小的差距!”

那五個殺手也是亦步亦趨的向著血羅靠近,一個個神經緊繃,麵色緊張。

他們五人不過是血煞中的銅牌殺手,實力遠遠不如身為金牌殺手的血羅。

可現在血羅都被人一擊打成重傷垂死,以他們這點實力,恐怕對方一巴掌下來都能拍死他們五個!

“血衣那傢夥的實力確實要比老夫強上一些,但也強的有限。”

“若是老夫還孤身一人,說不定還會懼他三分,可如今我歸入林先生麾下,區區一個血衣何足掛齒?”

“那血衣若是敢來,他能活過三秒鐘,老夫算他命硬!”

馬雲濤滿臉不屑地說道。

血衣也是一位大宗師,當初見麵的時候實力要比馬雲濤強出不少。

如果一對一交手,馬雲濤也許還會懼他三分,但現在林霄麾下的大宗師足足有四位!

四人中青山的實力極強,饒是以馬雲濤的實力都看不透青山究竟有多強。

更何況除了他們四個大宗師之外,還有一個實力更加恐怖的林霄。

如此陣容,彆說是區區一個血衣,就是血煞所有殺手傾巢而出,都不可能有一人活著離開。

“你!狂妄!”

“噗!”

血羅麵色一變,話剛說完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秦婉秋始終看著另一個方向,也不知是不想看到血羅吐了一地的鮮血,還是不想看到血羅那猙獰可怖的臉。

王子鳴和吳萌兩人比起秦婉秋也好不到哪裡去,兩人從小錦衣玉食,哪裡見過這樣的場麵,一個個麵色稍顯蒼白。

倒是李天元麵色如常,看向血羅等人的目光中充滿了戲謔之色。

“把他們廢了,讓袁征帶回公司問問血煞的情況。”

林霄也懶得再和血羅幾人糾纏,出聲說道。

聞言,馬雲濤立刻應道:“是!林先生!”

話音落下後不過眨眼的時間,馬雲濤就已經出現在了血羅幾人麵前。

看著眼前這個鬚髮皆白,看似弱不禁風的老者,血羅幾人眼中的恐懼越發濃鬱。

“一起出手!找機會離開!”

血羅咬牙說道,強撐著從地上站了起來。

聽到他的話,另外幾個殺手也是紛紛運足精神,隨時準備出手。

“既然已經躺下了,為何還要站起來?”

“還有你們五個廢物,真以為憑你們那點三腳貓的本事,能傷到老夫?”

馬雲濤淡漠的目光掃過血羅幾人,神色不屑的說道。

隨後馬雲濤便已經抬起了他的右手,那蒼老褶皺的手掌瞬間落在了血羅的胸口。

“砰!”

圍在血羅身旁的五個殺手隻聽到一聲悶響,隨後血羅便雙眼一番直接暈死過去。

金牌殺手,宗師實力!

在這老者麵前就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冇有半點反抗之力!

“撲通!”

“撲通!”

......

那五個殺手毫不猶豫地跪下了,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求老先生饒命啊!我們也是為了生計纔不得已加入血煞的!”

“是啊是啊!老先生饒命!老先生饒命!”

“我不想死啊!我現在就退出血煞,從此離開北城,絕不再出現在老先生您麵前,求老先生饒我一命!”

......

幾個殺手紛紛開口求饒。

林霄淡漠地聲音響起:“不要浪費時間,手染鮮血死有餘辜,也有臉求人饒命。”

聞言,馬雲濤不再有任何猶豫,那隻抬起的手掌不斷落下。

每當他手掌落下的時候,就會有一個殺手如那血羅一般昏死過去。

前後不過幾分鐘的時間,方纔還氣勢洶洶的幾個血煞的殺手,此刻已經全部像是死狗一樣躺在了馬雲濤麵前。

“林先生,都廢了,筋脈寸斷,醒來也隻能再活三天時間。”

馬雲濤回到林霄身旁,開口說道。

林霄瞥了一眼如同死人一般的幾個殺手,邁步走進了沈家大院。

看著林霄的背影,王子鳴和吳萌不自覺的嚥了咽口水,一個個眼神閃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萌萌......你怕不怕......”

王子鳴低聲問道。

吳萌側首看了他一眼,笑著說道:“你不會害怕了吧?”

“放屁!老子可是爺們,怎麼可能會怕!”

王子鳴一副惱怒的模樣,反駁道。

李天元走到兩人身旁,一手拍打著一人的肩膀,笑著說道:“習慣就好,跟著大哥的日子可是很刺激的。”

“這才哪到哪,想當初我和大哥在東海的時候......”

不等李天元說出當初東海,他與林霄所做的事情,林霄的聲音便已經傳來:“少說多做,都已經過去的事情還有什麼好說的。”

李天元嘴巴一閉,連連點頭,不敢再多說什麼。

與此同時,沈家議事廳中。

一個個沈家人在聽到院落外傳來的慘叫聲後,臉色都變得慘白一片。

因為他們聽出了那慘叫聲是血羅發出的!

這位來自血煞的金牌殺手在他們沈家大院外到底經曆了什麼,竟然會發出如此淒厲的慘叫聲。

“家主......現在怎麼辦?”

“那血羅恐怕已經死了,要不趁著林霄他們還冇進來,我們趕緊跑吧?”

有沈家人顫抖著聲音說道。

此話一出,立刻有人附和道:“是啊家主,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

“少家主的仇,我們一定能報的,現在沈家空虛,若是被林霄他們抓住可就一切都晚了!”

而後就是越來越多的沈家人出言相勸,想要讓沈萬年帶著他們一起逃離沈家。

聽著耳邊不斷傳來的聲音,沈萬年眉頭微皺,輕歎一聲之後皺起的眉頭緩緩鬆開。

“一切都已經晚了......他們已經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