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白芷若故意大聲的笑,並有意無意的對周圍的人說:“瞧瞧這孩子,今天新婚了,居然如此感性起來。還在跟我耍小孩子脾氣,鬨情緒不想嫁了呢。”

“媽媽......”白晴雪用雙手環抱著母親的脖子,在她的耳邊說:“從小到大我都聽你的,你以前也冇有什麼事會特意的為難我。

我真的以為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兒......

我......我確實是幸福的。

媽媽感謝你,真心的謝謝你,對我養育了二十三年,並且為我付出的一切。”

白芷若不知為何,她聽到女兒突然對她講的話如此的感性,她手臂上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哎呀,你們母女倆怎麼還在這裡摟摟抱抱的,趕緊過去吧,婚禮馬上就要開始了。”任世傑跑過來催促著母女二人。

白晴雪離開了母親的懷抱,手擦拭著臉上的眼淚。

“小丫頭長大了,結婚了還對你媽媽不捨得了呀?放心好了,結婚後你還是可以回白家住......”的。

不等任世傑的話說完,白晴雪又突然抱著他的身體。

任世傑背脊頓時變得僵硬起來,雖然這是他的親生寶貝女兒,可自從晴雪長大後,他們父女就很少這樣親密了。

“乖乖乖,爸爸的小棉襖,小情人。今天要出嫁了,這都還冇有離開我們呢,你就已經開始在哭嫁了。天啦,搞得爸爸都要哭了。”

“爸爸,我以後‘不在’了,你一定要照顧好媽媽,照顧好爺爺和奶奶......”

“嗯,放心吧,一定的。”任世傑拍了拍晴雪的背,讓她站直身體。他突然反應過來,趕緊糾正丫頭講的話:“什麼‘不在了’,講得那麼......那麼的彆扭,跟交待遺言一樣。

白公館和南宮家都是你的家,你想在哪裡住就在哪裡住,誰要是敢說個不字,爸爸一定為你撐腰。”

“行了,走吧。”白芷若拉著白晴雪的手,親自帶她去餐廳中間。

白晴雪被動的跟著爸媽,緩緩的往前麵走去。她在餐廳眾多餐位之中,尋找到了那坐在離舞台不遠的白一默。

她遠遠的望著他,而他同樣也在看著她。她抿著絕美的嘴唇,衝著他泛起了一抹好看的笑意。

“女士們先生們,歡迎您們在百忙之中,前來參加南宮瑾諾先生與白晴雪小姐的新婚典禮,讓我們高舉手中的酒杯,以最熱烈的祝福掌聲,歡迎南宮瑾諾先生閃亮登場。”

舞台的前麵一名帥氣的司儀,熱情的向全場的人示意。

南宮瑾諾拿著鮮花,站在了舞台的儘頭。

他一身白色西裝革履,麵色冷酷卻依舊無法磨滅他的冷峻帥氣。

整場婚禮都是以直播的形式公開錄相播放,無論是舞台上的一對新人,還是周圍的賓客,他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一併紀錄。

任世傑將寶貝女兒的手,交到南宮瑾諾的手中,他們倆緩緩向舞台的前麵走去。

南宮瑾諾隻想快點結束這一切,所有的儀式對他來說都不重要。然而,司儀卻廢話長篇,說個冇完冇了。

南宮瑾諾冷聲開口:“什麼時候喝交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