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朵服飾分為兩部分營業總收入的財務披露,我先與大家說明花朵傳統服飾的銷售總營收、綜合毛利潤,股東應該占溢利,以及歸花朵集團母公司的淨利潤。”

馮喜來說著專業的術語,如此的形式,是原來魔都服裝廠所開會議無法相比較的。

此時會議室裡所有職工們的目光,都在注視著這位馮副廠長。

“由於無參考對比年限,同比銷售額冇有參考的意義,隻做環比銷售的增減率。”

八四年花朵傳統服飾財務及業績表現,銷售總營收達1.12億元華夏幣,綜合毛利潤為0.6549億元,也就是六千五百四十九萬華夏幣。

當然,這其中不包含八五年,一、二、三月份的總營業額,尤其是在三月份,推出飛翔係列的同款服飾後,環比增長率達到了百分之三十。”

因為花朵服飾,其股權,是百分之百屬於花朵集團的,不同於海耳冰箱廠,隻有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權屬於花朵集團,其冰箱廠股權剩餘部分,歸為海耳本廠職工工委團所持有。

所以花朵集團傳統服飾的全部毛利潤,是歸周於峰、馮喜來等股東所分配,而張瑞廠長所分紅的盈利,是海耳冰箱廠總營收百分之四十九股份占比的分成。

當然,職工的股權稀釋製度,馮喜來的占股是極少的,但其年底的股份收益,達到了15萬的天文數字,而馮寶寶得到了2萬的股份分紅收益。

而周於峰的股份分紅收益,是要結合花朵旗下所有企業的綜合毛利潤,來進行股份紅利的分成,乾進來、張瑞、解波俊等人,則是按照各廠的營收來分成。

當然企業的成長極快,細化的工作並不是非常完善,周於峰有意在此次會議上,將責任劃分,股權的分紅分配完善,並且要鼓勵後期任職的經理,會同樣享有股權的分紅。

單單是花朵傳統服飾就有如此高的毛利潤,且不包括一、二、三月,這三月的旺季,也怪不得在企業投資方麵,可以償還清魔都市的那筆億元貸款了。

解波俊、張瑞兩位廠長,聽得馮喜來的這番報告,不由得心生羨慕,但心裡憋了一股勁。

同樣的,花朵服飾的銷售經理,要比海耳冰箱廠同職位的經理,年底的股份分紅,多出五百多塊錢。

馮喜來、解波俊等廠長,其股權占比通為0.1以下,職工的股份,全為員工公會委員持有,經理任職滿一年,分發相額的分紅,普通職工任職三年,分配相額的股份。

但職工一旦離職,個人所持有的股份就到了員工工會委員的大盤子裡,職工帶不走。

至於周於峰的占比,達到了高額的百分之五,其餘為員工委員會持有,在職工不斷增加的同時,會稀釋員工委員的這個大盤子,比如出現如陳春這樣的人才,會稀釋百分之0.1以下的占股。

但以花朵集團的體量來說,職工股權的分紅隻是占極少的一小部分,而大部分在賬目上的資金,就可以不斷地搞研發,投資新的產業,達到對其他企業百分百占股,亦或者是最大程度的占股。

在一陣掌聲落下之後,馮喜來便開始繼續發言,如此嚴謹的場合,還是讓他的手心裡溢位了汗珠。

“接下來是花朵運動的財務彙報...”

“在鏗鏘玫瑰係列一經推出之後,就在市場上有了極好的反響,雖是隻披露半年的總營收,但已經取得了非常傲人的成績。

花朵運動的銷售總營收達0.48億元華夏幣,綜合毛利潤為0.192億元,也就是一千九百二十萬華夏幣!”

花朵運動的總和毛利率比,是要明顯高出傳統服飾的,這也是通過明星代言效益,打造某係列高階產品之後,所帶來的效果。

“花朵服飾的總綜合毛利率為八千四百六十九萬元!”

等到馮喜來彙報完這個數字之後,現場的掌聲越發的熱烈,並且掌聲持續了許久的時間。

當然花朵服飾在84年的收益,全部投資在本廠的擴建與其他產業的投資上,在會議的最後,身為一把手的周於峰會詳細說明。

“花朵服飾的企業規劃,會在穩紮穩打的基礎上,嘗試一些新的變化,除了找名人代言,推出相關係列的服飾外,模特隊會有很大的改革...”

馮喜來的話到了這裡,汪凡琳一下直起了腰,表情變得格外的凝重,而倪娜娜的特殊崗位,也參加了此次會議,表情亦是與汪隊長一樣。

“會如香江的港姐那樣,通過選秀的模式,打造模特隊的知名度,走秀的方式,也會有很大的改變,更加與國際所接軌...”

馮喜來繼續說著,這時汪凡琳和倪娜娜兩個姑娘已經是坐不住了,不時地望向周廠長,可這位一把手的表情過於平淡。

馮副廠長的意思很明確,是要走港姐的路線,甚至與國際接軌,來增加模特隊的知名度,這樣的訊息,讓兩個姑娘竟是一下變得不知所措。

本以為是事業迎來了低穀期,花朵影視的重心在培養牛丹丹、飛翔等歌手,以及演員身上,冇想到還能得到這樣的機會!

如此一來,發展要比之前還要強上百倍。

汪凡琳來到廠裡之後,原本心裡全是委屈,模特隊的工作一下冇了,隻能是幫著廠裡其他職工做些文職方麵的工作,此刻一掃心裡的陰霾,因為喜悅,眼角竟然是泛起了淚珠。

此刻再看向周於峰時,汪凡琳突然理解了這位一把手的難處,這艘大船要開下去,就得有他這樣武斷的抉擇,哪裡能猶猶豫豫。

倪娜娜則是眼睛都不眨地盯著周於峰看,她心裡喜歡的男人,就是這樣的類型,不和你廢話,給你做了安排,卻又是如此的好事。

真夠個爺們!這纔是一把手!

而被開除的那些模特隊員,現在找起了另外的生計,因為自己還是有一些名聲的,在其他的服裝廠裡,繼續當起了模特。

不過有一天,當她們這些人,在電視機裡看到星光璀璨的汪凡琳和倪娜娜時,又不知道會是咋樣的感想,錯一步,就差之千裡。

等到馮喜來發表結束之後,走下來照例與一把手握著致謝。

“馮副廠長,這一年來,你背井離鄉,全身心地投入到廠子裡,辛苦了,所以你現在得到的,也是你該所得的,在未來裡,希望我們兩人依舊如當初,披荊斬棘,最後一起站在山頂!”

周於峰給出了致謝,冇有往日裡的隨和,格外認真地說著這番話,而馮喜來已經是紅了眼眶。

之後登台發言的,便是解波俊廠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