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五年,三月二十四日。

上午,在花朵一廠,周廠長的辦公室裡,傳出了一陣爽朗的笑聲,而在與杜永員的通話中,周於峰竟是感受到了,如春天般的活力。

杜永員的話語中,總是充滿了對未來的期待。

“哈哈哈哈,行,杜市長,等明天見麵的時候,一定要好好喝一杯,另外,真是非常感謝您的支援了,讓我們的職工不會有過多的倉皇感,可以更好地適應深海市的生活環境。”

周於峰笑語道,而對杜永員感謝的話,已經不是第一次說起。

“於峰,其實是我應該感謝你的,如果我不能提供更多的支援,哪裡能夠對得起你來深海市的決心!”

杜永員也由衷地說道,當得知解散模特隊的訊息時,受到了極大的驚詫,這位年輕的周廠長,還真是了不得,能把企業做這麼大,必然是有原因的。

搬廠的事宜一步步落實到現在,可不是周於峰大手一揮,就會讓所有的職工們都會積極配合的事!

那可是要求生活在魔都的職工們跳出原來舒適區,克服種種不適,處理生活中的難題,來到一千五百公裡的小漁村工作和生活。

杜永員冇有想到,周於峰可以把工作一步步細化到這個步驟,可以讓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職工能夠來到深海市,現在為周廠長的即將到來而感到暗喜。

“那杜市長,我們明天見!”

周於峰笑著說了一聲。

男人抬起頭,目光落在窗外的遠處,天空中冇有一片雲朵遮擋視線,深海市的這一站,一定會是花朵集團極為重要的一段過程,亦或是一個重要的節點!

“好!明天見!”

杜永員感歎道。

為著此時這一句輕鬆的話,杜市長也付出了諸多的努力,提前與各崗位的同誌們溝通,更是向上級領導拍著胸脯保證過,所以才能提前部署花朵集團的基建。

他的壓力,亦是極大的,而與周於峰的行事上,兩人似乎有一種天然的默契,認真與果決。

至於花朵影視的搬遷,在前十天前就開始進行...

相關的備案檔案,張奇誌早已做足了準備,廠裡的貴重物品,以及比較重要的職工合同及檔案,已經由本企業的遠運司機送往了在深海市的新廠。

組織個人物品的清點,覈對缺漏等問題,也一一清算完畢。

同時在深海市的新廠,職工們的住宿問題已經全部安頓好,甚至還有家庭宿舍,等到了下午的時候,職工們就要搭乘著綠皮火車,前往深海市,預計到第二天上午抵達。

這也代表著,花朵一廠,花朵影視正式搬離魔都市,入駐深海市。

而磁帶廠的搬遷,擔心影響到專輯的生產,需要拖到四月初的時候,才能夠實現全部搬廠成功。

“奇誌,三月份的財務披露,在四月三號的企業大會上公佈,冇有問題吧?”

周於峰掛斷電話後,起身來到沙發旁,坐在了張奇誌的一旁。

這段時間裡,他們兩人幾乎每天都是連軸轉,時常連飯都顧不上吃。

“冇有問題!”

張奇誌立即直起了腰,變得精神抖擻,肯定地回了一句後,纔是詳細說起:

“跟各個地區的負責人都溝通過了,統一會在三月底的時候,給我詳細的財務彙總,不過磁帶廠的利潤統計需要費時多一些,但在大會前完成,決定是冇有問題的。”

“好,這段時間辛苦了。”

周於峰疲憊地說了一聲,倚靠在沙發上,兩人對視一眼後,皆是笑了起來。

眼下一廠這裡空了下來,似乎手頭上也冇什麼事了,兩人偷得浮生半日閒,隨口閒聊了起來。

“調配到紡織部的那些女工,冇有一個人前去報到,之前鬨事的那批人,後來被局裡帶走的時候,我也特意打過招呼了,不會追究他們的責任。”

張奇誌說道。

因為巨大的心理反差,最後被調配的那些女工,竟然是冇有一個人願意去報道,雖然周於峰最後延遲了報道的時間,給予接受與適應的過程。

但依舊是同樣的結果,最後迫不得已,也隻能夠做出開除的處理!

“嗯,我知道的,奇誌,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周於峰沉聲說了一句。

現在靜下來思考,心裡還是有些不好受的,畢竟與模特隊的情感,還是有一些的,但是冇有辦法,他是一把手,得讓這艘大船有規矩得開下去,開得更遠。

“對她們的賠償,可以比合同裡的多一些,你跟財務溝通下。”

周於峰又補充了這麼一句。

“行,我知道了。”

張奇誌點點頭。

突然又想起了其他的一件事,坐起身子,猶豫了片刻後,還是說了出來,因為張奇誌對自己的定位,就是一心向著周廠長。

所以哪怕說一些其他經理們不好聽的話,在張奇誌看來,這是他自己的職責所在,原則性很強!

“周廠長,二廠的廖江,在被清退以後,好像聽說是做出了過激的行為,給二廠帶造成了經濟損失,但馮廠長把這件事給壓了下來,並冇有上報。

之後又幫著廖江在浦西的新商場那裡開了一家花朵運動的加盟店,本來根據市場的規劃,那個地方...暫時是不允許開的。”

張奇誌低語道,空蕩的辦公室裡,隻有他窸窸窣窣的聲音。

“廖江啊...”

周於峰拉長了聲音,對這個員工是有印象的。

之前馮寶寶就為其保證過,但人情世故的事,是該默認的,而且奇誌在某些事情上太較真,有腳不著地的縹緲感,並不圓潤,這是他的一個缺點。

“奇誌,有些事,以我們的位置,就算是知道了,也不能去管的,本來就是個人情世故的社會,誰也會有逼不得已,馮經理有他繞不開的情感。

馮經理能把工作落實下去,把廖江開除了,就足以證明他對工作的認真,而安排廖江開加盟店,他負責市場,必然是明白浦西那個地方,是有開加盟店的基礎。

作為管理者,必須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企業不可能理想化,也要給經理們一些權利,才能夠保持一個穩定的度,我說得,你能理解一些嗎?”

周於峰輕語道,把自己一些管理經驗教給張奇誌,是想把他往總經理的位置上扶持,對事情的一個度,他必須理解並且掌握。

片刻時間後,張奇誌點點頭,心裡豁然開朗。

隨後兩人又聊了些時間後,便動身離開了一廠,留下的廠子,空蕩蕩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