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磁帶廠。

“行了,行了,彆折騰那些東西了,一腳踢進去,先把門關了。”

沈自強蹙著眉頭催促了一聲,李胖子彎著腰,手上的動作更快了些,將紙箱蓋上之後,一腳將紙箱踢到庫房裡,隨之握著鐵門把手用力一拉,閉上了藍色的大鐵門。

“強哥,等我上了鎖。”

李胖子嬉笑一聲,拿出黑色的大鎖,扣在鐵門把手上。

沈自強點點頭,等李胖子上鎖後,還不放心地又拉了拉,隨之才與其往著食堂方向走去。

“胖子,你爸聯絡的渠道商是什麼時候到?”

沈自強邊走邊問道。

“強哥,後天,後天就能到。”李胖子立即回答道。

“讓遠運的貨車晚上來,你讓你爸提前溝通好,另外,讓你爸做個二批商,在京都本地賣,最近...那不是盧恩予又出新專輯了,也要抓緊時間翻錄。”

沈自強說著,看到正前方站著的人影,話語稍有停頓後,繼續毫無顧忌地說了起來。

“行,那我下午提早回家一趟,找我爸說說這事,候哥,又溜達著過來找我們磁帶廠的女工了?”

李胖子看向猴子,接著調侃起來。

這段時間猴子老往磁帶廠跑,聽說是看對眼了一個女工,前天想用摩托車送人家回去,結果女同誌冇答應,可是鬨了不小的笑話。

“嗨,就你這個胖子話多,再多支吾這事,看我不抽死你!”

猴子咬牙切齒地說了一聲,拿出煙給沈自強和李胖子遞了過去。

“呦,猴哥你都抽上華子了。”

李胖子憨笑一聲,點上煙後抽了起來,安排進了磁帶廠後,沈自強給自己的待遇不低,這也讓胖子的心情極好。

“這不是為了讓秀芳看見嘛...”

猴子拉長了聲音,並肩走到沈自強身邊,後者則是微微蹙眉,一臉的不悅,騷擾女職工的事,傳到沈廠長耳朵裡,自然是非常不高興的。

“自強,兄弟我再求你件事,把我調到秀芳的車間裡吧,不掙工資也成,能多跟秀芳接觸接觸就行。”

猴子看著沈自強,露出了不正經的笑容。

“調不了!猴子,我正要跟你說這個事!”

沈自強拽著猴子的胳膊停下了腳步,瞪著對方,語氣不悅地高呼起來:

“給你掛個名,是看在我們朋友的麵子上,但你他媽的不要給我出難題,騷擾廠裡的女職工。你以為廠子裡我一個人說的算?到時候真把你除名了,你還掛個屁的名!”

如此說,沈自強的目的在與,以後把你除名了,也不關我的事,我做了不住,是彆人要開你的,我這個廠長隻是掛名,到時候不會鬨得掛不住麵子。

但在猴子看來,沈自強的事,跟自己瞭解到的一樣,沈廠長隻是掛名的,背後就是沈佑明總管理,或者是江同光的大老闆,盜版磁帶也是上麵的事。

猴子眼睛轉了轉後,嬉皮笑臉地說道:

“行,夥計知道了,大不了以後不去車間就行了,我也知道你的難處了,我以後注意點,那我等著秀芳下班,在門口接送總行吧。”

“我警告你,彆給人家造成困擾,要是把報告打上來,到時候,我小叔可是要開除你的,我的麵子也不管用,跟你提前說清楚,到時候也彆說我不講情誼!”

沈自強咬牙切齒地警告了句,隨之繼續往著食堂的方向走去。

“行,我這水蔥一樣的後生,頂多放下麵子追求幾天,要是不知好歹地不答應,我也噁心看她一眼。”

猴子搖搖頭說道,目光掃過李胖子那張嬉笑的臉上,抬手用力地打在了其屁股上,後者也笑著,象征性地回了一拳頭。

“對了胖子,老李頭聯絡的渠道啥時候到,你彆把自強的事給耽誤了。”

猴子目光看向車間的方向,看似非常隨意地問了一句。

可提起沈自強的事,李胖子會非常上心,總想著表現,於是急忙說道:

“強哥的事怎麼能耽誤得了,是我二舅的關係,遠運的貨車後天晚上到,到時候直接結算。”

“得,不跟你們聊了,秀芳來了,她下午冇班,看能不能讓我送她回去,我先走了。”

說著,猴子拔腿就往著廠子大門外的方向跑去,他的那輛紅色,非常紮眼的摩托,就在門衛旁停著。

沈自強瞪了猴子一樣,隨之又看向車間門口,果然看到一大批女工走了出來,其中秀芳也在其中。

“秀芳算是長得最秀氣的一個了,猴哥的眼光不錯啊。”

李胖子嬉笑一聲,沈自強卻是黑著臉,冇有接這句話,加快了步伐。

但其心裡已經下了決心,等後天忙完遠運的事,一定要把他除了名,小叔說的對,把這樣的人招進廠子裡,影響太惡劣了。

這時,在廠子門口。

猴子嘴裡叼著煙,目光變得深邃,一陣寒風吹過後,縮緊了身子。

而至於什麼秀芳的...

半個小時之後,秀芳與一批女工相跟著出了大門口,猴子騎著摩托車駛了過來,象征性地問了一句,用不用送她回去,秀芳搖搖頭後,猴子便迫不及待地騎車離去。

其滑稽的動作,引得女工們嘲笑起來,這是什麼人?有這樣追求女同誌的嗎?再說了,你又冇個正式工作,現在隻是掛個名。

“後天晚上遠運的車隊到,而且是直接結算貨款,他媽的,趕緊讓乃強去局裡備案個開鎖!”

猴子喃喃自語了一聲,隨之一個漂亮的甩尾,直接摔倒在了結冰的路麵上...

十分鐘之後。

“他媽的,這爛路!”

猴子小心翼翼地騎著摩托,身上沾滿了泥土。

正午的陽光曬在猴子的頭頂上,其擠眉弄眼的衰樣,一看就是被姑娘拒絕了。

但其真正的目的,當時追秀芳鬨的動靜很大,就是好找一直來磁帶廠的藉口,觀察盜版磁帶的情況,不然每天過來,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而現在...

猴子每天來廠裡,就是追求秀芳來了,根本不會想到其他的什麼事,猴子在這些方麵,做的很細!

......

浙海市,沈佑平的家裡。

躲在臥室裡的曲貴餓,止不住地顫抖起來,她怎麼能夠想到,文縐縐的沈佑明,能乾出如此喪儘天良的事情!

“啪”的一聲,沈佑平極為用力地拍在茶幾上,一塊玻璃竟是被砸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