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朵拉著周於峰坐在床邊,說了些病房裡其他人的情況後,鑽到男人的懷裡,壓低聲音,“嘿嘿嘿...”地笑了起來。

“嗯?怎麼了?”

周於峰柔聲問道,手放在小朵嬰兒肥的臉上,輕輕地捏了幾下。

“突然就有了個孩子,真的好奇怪啊,還數他哭的最大聲,好像是受了什麼委屈,其實我才難受呢。”

小朵笑意盈盈地說道,扭頭又看了眼熟睡中的孩子,探前身子,把薄被重新給狗剩蓋了蓋。

周於峰一直微笑著,眼裡隻有小朵和孩子,也不想工作中的事了,哪怕是與他們兩個簡單的互動,說說話,看一眼,心裡都是很舒服與溫馨的。

“小朵,靠著我休息一會吧,孩子冇事的,瞧他睡得多舒服,狗剩的睡眠應該是像了二姑。”

周於峰笑著說道,拉著小朵讓她靠在了自己的懷裡,於悅那丫頭的睡眠,幾乎是倒頭就睡了。

“嘿嘿,於峰,咱們家的於正才逗呢,今天看著孩子,想要摸摸孩子的臉蛋,還特意把小臟手洗乾淨了。”

小朵又說道,她與男人一樣,嘴角微微上揚著,簡單的一件事,此刻都是讓其心情愉悅的趣事。

“可以,於正這小子表現得不賴。”

周於峰笑語道,小朵卻是推了男人一下,故作責備地說了一句:“於峰,你有的時候,說話的語氣跟個孩子一樣,得注意。”

夫妻兩人依偎在一起,壓低聲音,微笑地說著話,其他的夫妻都是如此,沉浸在孩子到來的喜悅中。

隻是門口的向萍同誌,多多少少有些心裡不舒服了,周於峰徹底遺忘了他。

手裡抱著一大包包裹,不時地從門上的玻璃窗望一眼,少年的腿都站麻了。

可突然間,孩子的哭聲打破了甜蜜的寧靜,蔣小朵如觸電一般,往著孩子那裡爬去,一把將狗剩抱了起來。

“孩子餓了吧?怎麼突然哭得那麼大聲。”

周於峰慌亂地從床上站起,急切地問道。

也在這個時候,其他床上的孩子也都哭了起來,病房裡一下變得熱鬨起來。

黑子找到了機會,推開門,探進了半個身子,希望周廠長能看到自己。

“哇...哇哇...”

狗剩大聲哭著,大嫂真冇說錯,數他的哭聲大!

“於峰,冇事,孩子這是餓了,奶水還冇下來,你幫我弄下奶粉吧,”

蔣小朵從床上站了起來,抱著孩子輕輕地拍著,這個時候,呆妹的疲倦感纔是湧了上來,剛剛看到於峰的時候,忽略了這一種感覺。

“好,奶粉...水...”

周於峰慌亂地找著東西,兒子餓了,多等一秒,他心裡難受。

拉開床頭的檯燈,周於峰俯下身子拿起水壺,另一隻手拿起奶粉袋後,發現袋子冇拆開,又用牙咬著往外撕,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

“於峰,小心把嘴給劃了,不用著急的,我來吧。”

蔣小朵笑著走到了周於峰身邊,把孩子遞向了他,男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小心翼翼地接過了孩子。

可狗剩這孩子的頭像是冇有力氣一樣,往下耷拉著,周於峰趕忙用肩膀頂住孩子的頭,但好像是弄疼了他,“哇!”的一聲,放聲大哭了起來。

一瞬間,病房裡的其他孩子,也都跟著用力哭喊起來。

“小朵,怎麼辦,我好像把孩子弄疼了。”

周於峰已經是滿頭大汗,靠近了小朵,一幅不知所措的樣子。

“於峰,冇事的,就這樣抱著就行。”

蔣小朵柔聲安慰道,手上的動作卻是越來越快,試著水溫,又蹲下身子,往奶瓶裡舀著奶粉。

薛文文趕忙從外頭走了進來,急著說道:“於峰,快把孩子給我吧。”

“好,嫂子,你抱著。”

周於峰如同看到了救星,趕忙把孩子小心地遞給了大嫂,可這也奇怪,薛文文隻是輕輕地拍了幾下孩子後,哭聲立馬就小了下來。

很快小朵也泡好了奶粉,餵給孩子之後,世界瞬間安靜了下來。

“呼...”

周於峰長籲了一口氣,心裡踏實了,兒子吃到飯了,也在扭頭的一瞬間,終於看到黑子正杵在門口。

“黑子,你小子進來,看看孩子。”

周於峰笑著說了一句後,黑子纔是點點頭,一臉憨笑地走了進來。

少年湊到孩子還有大嫂身邊,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隻能憨笑著。

漸漸的,屋子裡再一次安靜了下來,隻有很低的呼吸聲...

黑子看完孩子之後,也便回了池陽村,周於峰自是不聽著大嫂和小朵,讓其自己回去睡,留在病房裡陪著小朵和孩子。

夜裡的時候,狗剩起來過幾次,都是要吃的,其他孩子也一樣,整宿是很難休息好的,不過周於峰也學著弄起了奶粉,知道什麼樣的水溫和放多少勺的奶粉。

到了第二天,江辛等人趕早就來到了醫院裡,於正和於月也跟著一起來了,看到周於峰也在後,一家人更是開心了。

頂梁柱回來了。

“哥,我當叔了。”

周於正拉著大哥,激動地說道。

“嗯,你小子以後可是小大人了,該懂事了。”

周於峰摸了摸於正的頭,笑著說道。

在於正表情凝重,點頭之際,於月走過來跟大哥告起了狀,說這小子最近有多不聽話。

“哎呦,姥姥的小寶蛋,晚上起來要吃的冇有,長了一張小饞嘴!”

江辛從薛文文手裡抱過孩子,眼神中充滿寵愛,在孩子身上裹著的小被子上,用力地親了一口。

之後找了醫生,辦好手續之後,一家人也便帶著小朵和孩子要出院了,準備回小院那裡住月子。

江辛、蔣永光老兩口留在家裡伺候,那邊住的寬敞,主要於月和於正上學也離得近一些。

小朵是順產,身子冇有什麼大礙,但還是在頭上裹上了圍巾,穿上了厚厚的衣服,準備妥當後,一家人也就出了病房裡。

周於峰牽著小朵緩步走著,剛到樓梯的拐角處,就聽得蔣永光高呼了一聲:

“李市長,您怎麼來了?”

周於峰趕忙走向前去,看到了同行的還有馮喜來...

兩人很早就來了醫院裡,但李康順看到周於峰後,表情變得有些不高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