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傢夥先進廠子裡去說事,我昨天剛跟花朵服飾的周廠長通過電話,冇你們說的這些事啊!”

陸德廣的雨傘扔在路邊,被風颳向了遠處,老人大聲解釋著,可聲音到了工人們憤怒的呼喊聲中,如同落入大海的一粒石子,並不能濺起多大的波瀾。

“騙子,虧我們這麼信任你!”

“我可是跟了你半輩子了呀!”

“陸德廣,你對得起我們嗎?”

一些婦人挽著陸德廣的胳膊哭了起來,雨水中的哭喊,更是顯得淒慘。

看著這一幕幕,陸德廣終於是講不出一句話,任由婦人們拽著自己。

該怎麼辦?工人們的工作該怎麼辦?

“陸德廣,你到底是怎麼跟周於峰說的,你怎麼辦的事!”

侯正初咬牙切齒地衝著陸德剛吼了起來,當時擺出來的好臉色,也在此刻瞬間消失。

“大家先進廠好不好,聽我跟大家解釋。”

“那花朵服飾就不是個東西,明明說是要合作的,怎麼現在不認了?”

“周於峰更不是個東西,出爾反爾,這不是坑咱們嘛!”

侯正初大聲叫喊著,一是在推卸著責任,二是在安撫工人們的心情。

可這輕飄飄的話,原來工人們就被欺騙了多次,更何況複工無望,誰還信他!

“你這張嘴裡什麼屁話都能編的出來!”

一位工人衝著侯正初喊著,手上的動作也大了些,眼瞅著就要動手,幸好被其他工人給攔了下來。

在侯正初和陸德廣到了廠子這裡後,更是亂套了。

就在這時,魯良吉和李興思的車,一前一後抵達了魔都服裝廠的大門口。

車子還冇有停穩的時候,李興思就直接跳了下車,看了一眼魯市長的車,不由得心裡一驚!

“大家安靜!”

李興思高吼一聲,可工人們依舊在吵著,亦或者喊著口號,根本就冇人聽他。

下一秒,李興思直接跳在了車頂上,歇斯底裡地大喊道:“大家安靜,我是來給大家解決問題的!”

終於,工人們注意到了站在小汽車頂上的男人,衣服的穿著,倒像是管事情的人。

“大家安靜,聽我說!”

李興思又是趕忙高呼一聲,大口喘著粗氣,此時工人們終於安靜下來,仰起頭看著他。

“我是商務部的李局長,分管咱們魔都服裝廠的領導,你們的問題,我已經瞭解了,大家不要激動,聽我說!

第一,今天肯定把工作的事情給大家解決了,一定給大家一個滿意的交代。

第二,現有的待遇,以後是不會降的,而且停工的這段時間,也會把工資給大家補上!

最後,大家有序進廠裡,不要心急,今天務必把工作的事給大家解決!今天務必解決!”

喊完之後,李興思的一張臉已經憋紅,雙手握拳,依舊站在車頂。

安靜了片刻後,人們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這真是李局,過來給怎麼解決問題了。”

“是嗎?真是李局嗎?”

“是的,我也認得。”

“那今天真能解決問題嗎?”

“應該能吧,畢竟可是局長的承諾。”

聽著這些聲音,李興思再一次肯定地高呼道:“大家放心,一定給大家解決問題!你們現在要聽安排,先進廠子裡!”

片刻後,工人四下討論,既然解決這件事情的局長來了,自然是要聽安排,嘴裡小聲地說了一句受的委屈後,便往著廠裡走去。

終於,在李興思站在車頂的高呼保證下,圍在廠子門口的工人們漸漸散去,走進廠裡。

雨,還在慼慼瀝瀝地下著。

“李局,我...”

侯正初快步走到車前,仰起頭呢喃一聲,可李興思都冇去看他一樣,直接從車裡跳了下來,跑到了魯市長身邊。

而侯正初也趕忙跟了過去,一張臉皺得如苦瓜一般,彷彿是受了極大的委屈。

至於陸德廣,望了眼幾人後,準備往廠裡走時,卻被李興思叫住:“陸德廣,你先彆走,等一下。”

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把工人們安撫進了廠子裡,不得不說,這位李局是有他的辦法的。

李興思的目光望向魯良吉時,後者沉聲質問道:

“你打算今天之內,怎麼解決工作的事?如果盲目先複工,不從根本解決,我今天不可能讓你含糊過去!另外,欠著工人們的工資,今天給了!”

“魯市長...”

李興思點點頭叫了一聲,可聽到這個稱呼,侯正初不由得哆嗦了下,然後用著極為卑微的目光,望著這位魯市長。

原來,這就是魯市長啊...侯正初縮了縮脖子,使勁嚥了口吐沫。

“我先安撫好工人們的情緒後,就去找花朵服飾的周廠長,親自跟他談合作的事。另外,侯正初...”

李興思又把目光落在了侯正初的身上,後者彎著腰,連連點頭,急忙說道:“李局,您放心,欠的工資我跟財務覈對,今天肯定能給工人們發了。”

李興思點點頭,又看向陸德廣,後者也已經走了過來。

“陸主任,聽說你跟周於峰算是老相識了,之前的合作,也是你帶頭談的,不是親口說過,快要談成了嗎?那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聽工人們抱怨,說是花朵服飾那邊,一開始就冇答應合作的事,你們兩個,一個廠長,一個主任,到底再搞什麼鬼!”

話到最後,李興思同樣目光不善地瞪了侯正初一眼。

“誒呦,李局,這可不能怪我呀,後續工作都是陸主任跟進的,人家也向我保證過的,我也不知道,他跟那周廠長在搞什麼鬼!”

侯正初趕忙推卸著責任,這魯市長也在這裡,要是把屎盆子倒在自己身上,那這工作可就不保了,工作嚴重失職!

“侯廠長,談合作的時候,你也在了吧,現在這話又是什麼意思?出了情況後,應該先是瞭解原由,這胡亂推卸什麼責任。”

陸德廣蹙眉說道,在老廠長看來,本該是要先處理問題的。

聽著陸德廣的話,李興思心裡是讚同的,在魯市長麵前訓斥他們兩人幾句,也是在給自己台階下,可這侯正初推卸什麼責任。

這個蠢貨!

“陸主任,話不能這麼說,後續的工作,一直都是你來做,我可不知道你跟周於峰說過什麼,才導致工人們的情緒變得如此激動。”

侯正初睜著大眼反駁道,一臉的無辜樣。

“好了,先進廠裡,安撫好工人們的情緒。”

李興思高呼一聲,不滿地瞪了侯正初一眼,再看向魯市長時,後者不悅地說道:“我也進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