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

“一台也冇賣出去嗎?”

沈佑明舉著電話大聲喊道,聽得對麵小聲應了一聲後,啪的一聲,直接掛斷了電話。

“呼...”

沈佑明長長地籲了一口氣,呆滯地站了許久時間後,纔是癱軟無力地坐在椅子上,閉上了眼睛。

眉心那裡緊緊地皺著,中年男人的額頭上甚至溢位了一層的冷汗。

原本有的一點僥倖心理,聽到銷售額後,讓他的幻想全部破滅,而且,實際情況要比想象嚴重得多!

京都、魔都、廣海等城市的冰箱總銷量,全部累加起來,竟然不足十台!加起來二三十家的售賣店,賣出不足十台的冰箱!

而且關於雲喜冰箱的輿論,還在不斷髮酵著,下午的時候,夏為店裡,已經掛起了關於捐款的條幅,到了明天,銷量為零也是有可能的。

現在的情況,可不同於京都那個時候,哪怕是四個門店銷量為零,還能把希望寄托在其他城市的市場上!

可現在呢?

熱門城市的售賣店已經全部鋪開,人工物力大筆的費用投入進去,在米國那邊囤積了大量的貨物,還有米國工人的生產費用與材料采購費用!

全國售賣,一天賣不出去他媽的十台?

“完了...”

突然,沈佑明睜開眼睛,呢喃了一聲,此刻在思考那條死老鼠,心裡忌憚起來,快速地跳動了幾下。

尤其是那雙要吃人的眼睛,如果不是大嫂來了京都,自強的事,他不會收手的。

對自己,那條死老鼠,更是會一直虎視眈眈地盯著的,但凡有一點機會,就會瘋了一樣地撲過來!

“他媽的,當初為什麼死了個替死鬼!”

想著這些事,沈佑明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如此失態,是因為周於峰的這些手段,讓他感到害怕了。

如果因為短命鬼的死,周於峰隻是叫囂著,說些一命對一命的話,那沈佑明完全不會有所顧慮,又不止得罪的這一個人。

可偏偏那條死老鼠,現在要搶走自己的利益,還要給自己造成巨大的虧損,公司入股的事,那該怎麼辦?

冷汗順著沈佑明的額頭流了下來,表情變得異常凝重。

明明市場纔剛剛放開,自己還是利用政策,做起市場上空缺的買賣,怎麼就能到了現在的這種地步?要被市場所淘汰了呢?

這種匪夷所思的事,一步步地,怎麼就能發展成現在的這個樣子,變得束手無策!

“周於峰這個人得死啊,不然他不會放過我的...”

沈佑明麵色陰冷地自言自語道,突然在此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應了一聲後,是林元肯推門走了進來。

男人湊到沈佑明身邊,低聲細語地說了起來。

“局裡還在豐山山的老家查,我的意思是再等等,現在的生意,就算立馬讓死老鼠死了,也不會有大的改變,我們...被帶上高帽了。”

林元肯蹙眉小聲說道。

“你真是個廢物,找的那是個什麼人?為什麼冇把周於峰給撞死!”

沈佑明咬牙切齒地低吼道,唾沫星子都噴到了林元肯的臉上。

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後,沈佑明擺了擺手,林元肯點點頭,退出了辦公室。

如果明天銷量為零的話,就該考慮如何降低虧損了...沈佑明的表情變得陰沉!

......

與此同時,在周於峰的辦公室裡,他正與青州島,電冰箱總廠,廠長張瑞通著電話。

“張廠長,華夏的自身品牌強硬,纔是我們夏為外貿公司的福音,您那邊負責生產,嚴格把握質量,我這邊負責銷售,咱們抱團取暖,相信國產冰箱一定會走向成功的。”

周於峰笑著說道,從一開始的溝通,態度就非常誠懇。

所提的合作,站在張瑞的角度上來看,就是雪中送炭了,那位周廠長不但提供資金支援,還要提高廠裡員工的待遇。

“周廠長,您說的合作,我們這邊完全願意,我真是冇想到您會給我打來電話,我...我真的...感謝您!”

張瑞激動地說道,話也變得結結巴巴。

“張廠長,既然這樣,我們的合作就先達成口頭協議,我儘快去趟青州島,與您簽訂正式合同,到時候我們可以重新成立一家公司,這樣方便合作,占股的事,更加方便重新組合。”

周於峰沉聲說道。

“好,好,我等您!”

張瑞連連應道,此時他所管理的這家電冰箱總廠,不過是通過引進得國冰箱生產線來製造華夏冰箱填補國內冰箱空白的小企業。

麵臨的難題,不光是資金,質量的差強人意,也是極為嚴重的。

當時看到周於峰砸冰箱的那一幕,每砸的一下,都砸在了張瑞的心坎裡,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情緒變得異常亢奮!

周於峰砸冰箱時,每說的一句話,也在鼓舞著張瑞,有這樣的決心,何愁做不好冰箱!對周於峰,也開始崇拜起來,哪怕自己的年齡要大許多。

“對了,周廠長,咱們要成立的新冰箱公司,你打算叫什麼名字?”張瑞笑著問道。

“就要海耳吧。”

“海耳!好名字!”

......

掛斷電話後,周於峰立即寫起了女排讚助的說辭,動身去那裡也提上了日程。

“於峰,我打斷你一下,現在跟那邊合作,是不是急了點,還要投入幾百萬的資金,哪怕是不投入,對方也巴不得跟咱們合作吧。”

乾進來湊了過來,低聲問道。

周於峰看向乾進來,思考了片刻,在想著該怎麼說,他們更能聽進去,畢竟太過專業的話,這個年代,他們還是接受不了的。

一些東西,是一定要教給重要崗位人的。

這個時候,田亮亮、儲和光和黑子也站起來湊了過來,急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放下筆,周於峰說了起來:

“投資的話,是給那邊成立的新公司投,關乎股份的占比,這個以後我會跟你們詳細解釋清楚,至於為什麼急著合作,是要把雲喜那邊徹底做死!”

聽著這話,乾進來等人神情一下變得嚴肅起來。

周於峰的麵容上閃過一抹戾氣,繼續說道:

“我們進口的外國品牌,它所針對的客戶群體,是比較高階的,並不能涵蓋到低端的客戶群體裡。

現在雲喜雖然比我們便宜幾百塊錢,但定位是一樣的,對方想要虧損的少一點,隻能是壓低價格,能到什麼程度,跟國產冰箱一個價位。

到那個時候,哪怕我們再給它戴上什麼帽子,都是影響不到它的,因為低端客戶,對於冰箱的預算,隻有那麼多!

而低端客戶這個群體,國產冰箱就是最好的選擇了,一來能讓我們自家的企業發展起來,也能讓咱們占有低端的消費群體,最關鍵的是,能讓那條死狗,徹底賠慘!

我要讓他的那些冰箱爛到手裡,變成破銅爛鐵!”

破銅爛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