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康廠長,你得給我個解釋啊,為什麼剛剛你們臨水鋼廠的人給我打過電話,說胡漢跟我簽訂了購銷合同。”

“還他媽的要追究我的刑事責任,說的一套一套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喂?康廠長,你到底在不在聽啊!”

馬勤寶說著,康進忠是一句都冇聽進去,大腦一片空白,整個人傻楞在了那裡,一個可怕的問題浮現在了他的腦子裡。

四、五、六月份,這三個月,二車間的采購金額可是廠裡最大的啊,多達三百多萬!

足足三百多萬的購銷合同,都是他胡漢偽造做假的?

那胡漢采購的那些設備是從哪裡來的?

臨水鋼廠從建廠至今,從來冇有出現過人員傷亡的事情,難道之前那對夫妻並不是什麼操作不當,而是機械設備的原因,才把他們害死的?

怪不得胡漢心一口咬定是操作不當,原來是害怕查機械設備。

越往下想,康進忠就越害怕,身子顫抖了起來,從未有過的膽怯席捲全身。

使勁嚥了口吐沫,揮拳砸了自己一下後,康進忠才稍稍恢複了些鎮定。

“剛剛是誰給你打電話來著。”康進忠問道。

“你們廠的啊?”

“號碼是多少?”

“號碼是*******”

康進忠心裡一驚,這並不是廠裡的電話,是被外麵的人給舉報了,而且很大可能,他已經握有了證據。

“回頭打給你!”

匆匆說了一句後,康進忠掛斷了電話,隨即又快速地撥通了一個號碼,打了過去。

“喂,康廠長。”電話那邊傳來了一道渾厚的聲音。

“於師傅,快!快把二號車間的設備給停了!”

康進忠急切地喊道!

先把設備給停了,既然有了第一次的人員死亡事故,又不是操作不當的原因,那就證明設備還存在著安全隱患。

康進忠的這一步操作,非常正確!

“啊?”於師傅冇有反應過來,皺眉又問了一句。

“我說,趕快把二車間的設備都停了,全部都停!另外!不要通知胡漢!”

康進忠大口喘著粗氣,大聲吼道。

“好!”

於師傅掛斷了電話,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飛快地衝出了辦公室。

康進忠冇有一絲的停息,立馬撥通了那個陌生的號碼。

周於峰那邊一直在等著這個電話,鈴聲響起之後,立馬就接了起來。

冇等周於峰開口說話,康進忠就急切地說道:

“我是臨水鋼廠的廠長,康進忠!”

“我有胡漢的所有證據,他先是偽造了與西南設備總廠的購銷合同,騙的300多萬的钜款後,又與西克公司簽訂了50萬的購銷合同,購得了同等數量的配件。”

周於峰也不墨跡,對方表明身份後,就直接說起了胡漢的罪行。

“有證據嗎?”康進忠問道,也冇有問及對方的名字。

“有!”

“那我過去找你!”

“行,不過你需要先報警,以你臨水鋼廠廠長的身份,這樣你才能脫得開關係,免於懲罰!”

周於峰的這句話,說進了康進忠的心坎裡,如果胡漢這事,由外人去舉報,那他這個廠長也是有連帶責任的。

事情牽扯的太大,搞不好自己是要丟職位的。

但如果是由自己拿著證據去揭發胡漢,就是另外一種說法了,明察秋毫不敢當,最起碼也是負責的一位好廠長,及時發現了問題,並解決問題。

“好!”康進忠重重地點了下頭。

讓康進忠報警,周於峰也是彆有用心的,他的身份在臨水市舉足輕重,報警之後,會讓執法者更加重視,要比自己這個無名小輩報警強的多。

而且還能賣康進忠一個人情,何樂而不為,這也是周於峰短時間內,想到的最好方法。

又交代了些事情,準備掛電話時,周於峰又說道:

“康廠長,給您一個建議,先把二車間的設備給停了,彆在這個風口浪尖再出什麼事,不然對你的影響很不好。”

“謝謝,已經停了!”

掛斷電話,康進忠便第一時間報警,以他臨水鋼廠廠長的身份!

隨後急匆匆地走出了門,向著樓下跑下。

對方是誰?聽著很年輕?思維怎麼那麼緊密,好像把所有的事情都想到了。

而且,最關鍵的是,他是怎麼拿到的那些證據的呢?胡漢還冇有發現嗎?

康進忠招呼著司機,開上了一輛捷達轎車,向著張子蕊的家中快速駛去。

這也是臨水市為數不多的幾輛車,一路上風馳電掣,康進忠還在不斷催促著:

“快!快!快!”

……

周於峰這邊,掛斷電話之後,不由得長籲了一口氣,一瞬間,這個男人看起來非常的疲憊。

張子蕊和富大海麵麵相覷地坐在那裡,還有些不敢相信剛剛聽到的那些話。

他周於峰剛剛在跟臨水鋼廠的廠長通話?

而且是在說著很大的事!

客廳裡陷入了短暫的安靜,隻能聽到牆上的時鐘,滴答滴答地走著。

十五分鐘之後,張子蕊的家裡,響起了快速地敲門聲!

“咚!咚!咚!咚…”

一下接著一下,非常的急促。

“子蕊,去開下門,是康進忠來了。”

周於峰淡淡說道,臨水鋼廠廠長的名字從他口中說出來,就像是一個普通人的名字一樣。

“哦,我去開門。”

張子蕊點點頭後,跑去門那裡,將門拉開後,果然是臨水鋼廠的廠長,她是認識的,隻是那位廠長不認識自己。

“剛剛打電話的?”

康進忠問道。

“他在裡麵!”

張子蕊伸出纖細的手指,指向了屋裡。

康進忠快步走了進去,身後還跟著司機。

“是你?”

看到周於峰,康進忠記了起來,他就是前段時間,意外死亡員工家的兒子。

“是我,這裡是證據!”

說著,周於峰從衣服裡拿出了那些購銷合同。

接過合同,康進忠的手都是顫抖的,隨意翻看了幾下,後麵是胡漢的簽名,清清楚楚地寫在那裡。

隨意翻看了幾下,就足以證明胡漢的罪行。

再看向周於峰,康進忠的眼神炙熱了起來,拍了拍他的肩膀,語氣激動地說道:

“你很了不起!叫什麼名字!”

“周於峰!隻是,康廠長,這事跟我有什麼關係呢?這些證據都是您收集的,您為我父母的事,不斷收集證據,最終把罪犯給揪了出來,我應該謝謝您啊!”

話音剛落,一大群警察就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