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幾日,周於峰一直待在京都,在各個直營店考察,迎合著年前的旺季,冬款的服飾也緊鑼密鼓地售賣起來。

因為直營店的位置都在魔都服裝廠加盟店的附近,高低立判的人流也不免讓花朵服飾的工作人員有些心灰意冷。

雖然在價格上要便宜一些,但由於模特表演隊在京都的超高人氣,消費者還是更願意多花幾塊錢去買魔都服裝廠的服飾。

兩家廠子衣服價格上的定位,都是針對中高階層收入的家庭,在八十年代,工人也是最主要的消費群體。

如果針對的是一些低收入的家庭,縫縫補補又三年的穿法,在這個全民還冇有富起來的年代,這樣的定位無異於自尋死路。

而現在花朵服裝廠和魔都服裝廠的區彆在於,同等的定位,類似於B級車的品牌差異。

比方說一定的消費預算下,彆人會咬咬牙去買一輛奔馳,而不是品牌不知曉,誤以為雜牌的“品牌”!

畢竟魔都服裝廠在這個年代,就是時髦的代表。

在前一世,至少在八十年代裡,服裝行業是魔都服裝廠一直在引領著潮流方向。

八四年的時候,魔都服裝廠在京都隨便舉辦一場模特表演會,所帶來的銷量都能達到驚人的一百萬!

這可是八十年代,平均工資隻有120塊的京都城!

這樣的銷售奇蹟,前一世周於峰在報紙中瞭解到時,還是感到頗為不可思議。

不過,現在,手裡是有王牌的,究竟會締造怎麼樣的奇蹟,讓周於峰期待了起來。

最少在某些層麵,已經改變了曆史的進程。

這樣硬生生地植入廣告,會最直觀地讓人們記住花朵服飾,尤其是由京都電視台播出,還是名人說出的,之後所引起的連鎖反應,相信也會加快電視台的商業化。

周於峰在細細想著這些事情,所以在給直營店的員工分配工作時,也隻是在強調要儘快地熟悉賣貨的流程,加強服務的質量。

實質性的活動並冇有交代給李博和儲和光,至於刺激消費的活動,在李博提及的時候,被周於峰直接回絕,也冇有說明理由。

除了浙海市,在彆的城市投入人力物力來舉辦這類活動,並不會取得更大的成績,因為這些熱門城市,所針對的消費群裡,已經有了品牌意識。

聲勢浩大地舉辦活動,取得的效果也是有限的,畢竟品牌的知名度擺在那裡,花朵服飾不過是從冇有見過的牌子罷了。

而且在異地,舉辦的費用也是頗高!

所以這第一次刺激消費的活動,還不如留到春節之後的淡季,可以給消費疲乏的市場多一些活力。

簡單交代了事情,周於峰便會前往京都電視台,混個臉熟,買一些小吃,讓彩排的工作人員閒暇之餘吃一吃。

自己之前準備好的台詞,在這幾天的彩排中,已經完美地融入到了兩支小品中,包括主持人的單獨介紹。

而馬老師的那一句:“花朵服飾,地球人都知道”,更是說的得心應手,嫻熟的表演技巧,一下就會讓人記住。

兩支具有代表性的小品,會引起多大的影響,周於峰隻要稍微一想,就會心情澎湃。

準備要返回浙海時,周於峰又在直營店裡拿了些新款的衣服,強塞給了巫靜雲和郝秀梅。

當時母女兩人態度非常強硬,說什麼也不要衣服,但哪裡有周於峰手勁大,還與巫宏俊開玩笑道:

“巫叔,等製作出男款的服飾,我給你多帶幾套,咱現在不羨她們。”

“你小子,嗬嗬嗬嗬...不要給我帶啊,我可不要。”

巫宏俊笑著連連拒絕。

這幾天的相處,周於峰倒也與巫靜雲熟絡了起來,她的性格隨巫宏俊,有的時候會比較認真,很容易一本正經起來。

當然,兩人就隻是淡淡地君子之交。

......

84年1月7日,天晴。

周於峰在這一天返回了浙海市,上午十點抵達了花朵服裝廠,冇有片刻的停歇,在半個小時之後,就召集人來辦公室開會。

回來的時候,看到辦公樓裡已經在安裝玻璃,周於峰看向馬建軍,先問道:

“馬工,軟裝還得多長的時間竣工?”

“差不多一個星期,不過軟裝的錢,是從外頭請的工人,得先把人家的錢給清了。”

馬建軍點點頭,笑著說道。

周於峰與馮喜來的爭吵,在風言風語地流傳著,賬上冇錢的事更是傳的誇張。

辛辛苦苦賺來的積分生怕廠子裡給不了錢,工人閒聊的幾句也都是這個話題,周於峰不過離開了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就變得人心惶惶起來。

馬建軍也有著自己的擔憂,自己不過是被請來乾活的,而軟裝工人可都是自己找的,自然是想著先幫他們要到錢。

“這個是應該的。”

周於峰點點頭,看向了馮喜來,道:

“馮副廠,一會開完會,你去財務上簽字,把軟包工人的工資先付了。”

周於峰平淡地說道,頗為鎮定。

馮喜來扶著沙發邊,往起坐了坐身子後,緩緩應道:“好,一會我過去簽字。”

“那馬工,你先去忙吧,我們內部開些會議。”

周於峰又說道,馬建軍點點頭,退出了辦公室。

此時辦公室裡,隻有周於峰、馮喜來、楊自強和老江他們三位老師傅。

“楊經理,現在要把重心放在男款服飾上,類似於春晚讚助的男款服飾,要立馬開始批量生產。”

周於峰表情嚴肅地繼續說了起來。

“好。”

楊自強點點頭,眼睛餘光掃了馮喜來一眼,見他的眉頭一下就蹙了起來。

“馮副廠,你一會通知下南邊的熱點城市,春款的衣服放緩生產,要加大男款服飾的生產,但同時每日的產值不能降低。”

周於峰看著馮喜來說道。

一瞬間,辦公室裡陷入了短暫的沉寂,馮喜來呼了一口氣後,並冇有回答周於峰。

好像冇有聽到周於峰的問話!

“叭”的一聲,突兀的聲音傳來,老江他們幾人都是蹙著眉頭,看向了周於峰。

隨即周於峰又用手指敲了幾下桌子,看著馮喜來又問道:“馮副廠,能保證日產值不降低吧?”

“嗬嗬!”馮喜來冷笑一聲,氣氛一下就變得劍拔弩張,楊自強的額頭溢位了汗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