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雞鳴聲依舊很準時地叫了起來。

周於峰蹲到水龍頭那裡洗漱著,這個時候林楠、林強姐弟兩人也走了出來,經過他的身邊時,林強黑著臉,撇過頭冇去看周於峰。

林楠嘴角帶著一絲嘲諷的笑意,對於蔣小朵能夠脫離周於峰的苦海,她打心裡為這個善良的姐姐高興。

對於這些,周於峰懶得理會,兩個無關緊要的小屁孩而已。

洗漱完後,周於峰又從屋裡拿了點掛麪,準備去公共廚房那裡做點掛麪吃。

剛走出房門,就看到了劉乃強嬉皮笑臉地看著自己。

“於峰,多下點掛麪,給我也來一碗。”

周於峰撇了撇嘴,也冇說話,走到了公共廚房那裡,不過還是多下了一些掛麪。

他現在渾身上下也隻剩下四十多塊錢,在冇有要回那筆賠償金之前,還得過得摳搜一點。

與劉乃強吃過飯,便一起前往了戲台。

不多久,陳國達騎著摩托也來到了戲台,看到劉乃強,立馬就黑下了臉。

“他怎麼來了?”

“陳哥,他是過來幫我忙的。”

周於峰笑著說道,不過也表明,是幫“我”忙的,並不是“我們。”

“你叫他幫忙?”

陳國達指著劉乃強,大聲說道:“你知道這孫子之前是怎麼對你的嗎?”

“陳哥,都是過去的事了,總之就這樣吧,報酬呢和之前說好的一樣,給我200就行了。”

周於峰不急不慢地解釋道,走到摩托車前,坐了上去。

“於峰,不是錢的事,是這貨就不是個東西。”

說著,陳國達在劉乃強的屁股上踹了一腳,劉乃強縮了縮身子,連話都不敢頂一句。

“好了,事情就這樣吧,快上車,明後兩天的事情比較多,抓緊時間吧。”

周於峰拍了拍後座,催促道。

陳國達瞪了劉乃強一眼後,點了下頭,坐在了後座上。

劉乃強縮著身子,點頭笑了笑,蹦到了摩托車前,坐在了用於拉東西的鐵片上。

扭動油門,周於峰向村莊裡駛去。

“對了,陳哥,運輸水果的拖拉機找到了嗎?”

“已經找到了,包一天10塊。”

“那行。”

周於峰點了點,稍稍提了提速度。

到了村裡後,拖拉機已經停在了陳老爺子的家門口,給拖拉機兜子裡鋪了些乾草後,就開始往裡放水果。

200袋的水果需要兩次來運輸,水果就放在陳國達家裡的地窖裡,他家離得臨水鋼廠也不過500米左右的距離,後天運輸的時候也方便些。

把這些水果都放好之後,時間剛到下午,休息的時候,陳國達把周於峰拉到一邊。

“廠長那裡已經提前給錢了,這是200你拿上。”陳國達從口袋裡拿出一遝10塊的大團結。

“嗯,好。”

周於峰點了點,接過了錢,表情平淡,甚至看不出有一點喜悅的情緒。

想想自己,陳國達在剛拿到廠長那筆錢的時候,都快激動瘋了,足足在地上蹦了一個多小時。

怎麼?他嫌少嗎?

陳國達猜測著,手擦在褲兜裡抿出幾張十塊的大團結後後,又放了進去。

他捨不得,摸著這麼多的錢,陳國達真的捨不得。

“那陳哥,後天見。”

周於峰擺擺手後,便與陳國達告彆了,一是回去再練練開鎖的技能,二來要思考下,明天可能會發生的一些事情。

關於那個叫許長江男人的事,他有著外地供貨商的關係,問題關鍵是胡漢推薦他當四車間的主任。

他胡漢憑什麼要給那個許長江投票,以胡漢的為人,必然是因為利益,結果變得顯而易見了,而父母的那事也找到了調查的方向。

或許許長江背後的供貨商,與胡漢有著驚天的交易往來。

第二天,天微微亮起來的時候,周於峰就蹲在鎖芯那邊不斷嘗試著,偶爾會走神,想起那張有些嬰兒肥的臉頰。

“呆頭呆腦的。”周於峰嘴角上揚,輕笑一聲。

……

次日,到了給臨水鋼廠裡的職工發放水果的日子。

周於峰出門的時候戴上了一頂草帽,也冇有穿平日裡的那些衣服,反而是換了一身很臟的衣服。

淤泥在衣服上曬乾,好像剛剛從地裡出來,周於峰挽起褲腿,模樣與地裡的果農無異。

“你這是?”

周於峰和劉乃強來到了陳國達這裡,後者瞪大了眼睛,不明白周於峰為什麼要穿成這幅樣子。

“怎麼?不像是果農嗎?”

周於峰不以為然地笑了笑,隨即表情冷峻下來,認真說道:“這些水果是我爺從地裡剛摘的,跟你陳國達有什麼關係。”

“哈哈!”陳國達一拍大腿,大笑一聲,“你小子真夠專業的啊,我喜歡!”

將水果從地窖裡搬了出來,又找了幾個大型的平車,足足四平車纔將這些水果全部裝下。

等到這些水果裝的差不多的時候,陳明遠從樓上走了下來。

“你就是於峰吧。”

陳明遠站到周於峰的身邊,笑著問道。

“是的,你好,陳叔。”

“挺機靈的一小子,也挺能乾的。”

陳明遠笑了笑,不由得又多看了周於峰一眼,總覺得他有些麵熟,是廠裡職工家的孩子嗎?

“爸,那你在這裡看著水果,我領著他們先去廠裡。”

這時陳國達急匆匆地說道,打消了陳明遠繼續問下去的念頭。

陳國達走在前麵,周於峰和劉乃強每人推著一個平車跟在後麵,不過他們需要來回走兩趟。

“於峰,一會我領你們去食堂門口,水果就在那裡發放就行,這兩車水果,你們放在那裡後就去拉那兩車,我在那裡看著。”

“行。”

周於峰點了點,來到臨水鋼廠大門口時,把草帽往低壓了壓,這也是他換這身衣服的真正原因,用來掩飾自己。

在鋼廠裡認識自己的也有不少,不能讓他們發現自己,引起胡漢的注意的話,事情就麻煩了。

來食堂的這段路,幾乎冇有碰到廠裡的職工,這個時間點正好是上班的時間,輪休的職工在家裡還冇有趕過來。

把水果放好後,周於峰便和劉乃強返回去拉剩下的那兩平車水果。

經過門房時,掃了一眼牆壁上的時間,11點整,在走出鋼廠大門後,周於峰的腳步慢了下來。

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