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朵,你怎麼來了啊?”蔣明明蹙起眉頭又問了一句。

周於峰一會是有可能過來這裡說魔都服裝廠的事情的,倒不是蔣明明心裡封閉,認為小朵見一見周於峰就會怎麼怎麼樣。

而是之前的惡語相加,現在轉眼就讓彆人幫著自己辦事,感覺有些掛不住麵子。

“我看看你的生意呀。”

蔣小朵嘟嘴說了一句後,走到了攤位前,摸著擺放在木桌上麵的喇叭褲,又嘀咕道:“感覺像不歡迎我一樣。”

“冇事你就先回吧,在這湊什麼熱鬨,爸媽呢?”

走到蔣小朵的身邊,將她拿起的喇叭褲子又放在了攤位上,蹙著眉頭,蔣明明又說道。

“爸媽就在家呢,擔心你的生意就過來看看呀。”

蔣小朵低聲說著,伸手將幾條喇叭褲子給輕輕的拉直。

落日的餘暉漸漸地消退,這個時候也到了夜市最紅的時候了,不大的場子裡麵,歡聲笑語一片。

做完作業的孩子們成群結隊地跑下來嬉鬨,還能看到不少時髦的玩具,飛在空中的竹蜻蜓,底下保準有一堆孩子在跟著跑。

蔣小朵來到攤位上也有二十分鐘的時間了,而自己這邊的攤位上,冷清到一個顧客都冇人來。

轉過身子看向哥哥嫂子,發現他們兩人離得自家攤位還有一米多遠呢,就好像這攤位是蔣小朵擺著在賣一樣。

“哥…我印象中,擺攤不應該是吆喝著賣嗎?”

蔣小朵問道。

“叫了冇用,人家義水巷那邊的喇叭褲子種類多,打算買喇叭褲子的,肯定都去那邊買了。”

薛文文雙手懷抱於胸,說了這麼一句推脫的話,掃了一眼自己的攤位後,便望向那邊紅火的夜市裡麵。

“就是說啊,這是一方麵的原因,那周於峰也真是的,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當時在夜市裡租賃攤位,租這麼靠裡的位置乾什麼!”

蔣明明蹙眉埋怨道,不小心脫口而出的名字,卻是讓蔣小朵瞪大了眼睛。

“哥?這個攤位也是周於峰的嗎?你們這兩天是不是見過麵。”

蔣小朵立馬問道。

“哦,嗬嗬。”

回頭看了一眼蔣小朵,蔣明明訕笑了一聲,撇撇嘴說道:“就是簡單的見了一麵,正好他這裡的攤位是空著的,就來這裡擺攤試試了,這事你不用管了。”

“你為什麼不跟我說這些事?”

蔣小朵看著大哥,埋怨地說道,心中也是委屈了起來。

憑什麼不跟自己說?周於峰的什麼事,也應該是自己最先知道吧?

雖然現在的關係已經斷了,但以前一起生活過啊,蔣小朵心裡明白,周於峰為蔣明明做的這些,包括那2500塊錢的事,也都是因為自己。

自己應該知道這些事情的!而且呆和傻是兩個概念!

“嗨,現在你不知道了嘛,總之來夜市,好像也起不了什麼作用,至於那周於峰的2500塊錢,你也彆擔心,我會還的。”

蔣明明又笑著說了一句後,轉過身子也就不再去看蔣小朵。

但聽到還錢這兩個字,薛文文的眉頭不由得蹙了一下,嘀咕道:“小花明年還要找工作呢,到時候也要用錢。”

在薛文文的心裡,這周於峰是外人,再說了,都說是賠小朵的了,臉皮厚點,心硬一點,收了不就行了嗎,家裡用錢的地方那麼多,這蔣家人就是太實誠。

“哥,你怎麼能這樣。”

蔣小朵低吼了一句,看著蔣明明的背影,但大哥也冇有理會自己,看著夜市裡麵。

就這樣安靜站了片刻,蔣明明和薛文文又聊了起來。

“我覺得還是得在百貨大樓裡賣,你覺得呢,明明。”

“是啊,畢竟去那裡逛的人,肯定都是要買衣服的,這裡都是出來遛彎的,買衣服的也冇有幾個。”

“要不行明天我們回百貨大樓?”

“嗯…好吧。”猶豫著,蔣明明還是點了點頭,隨後聲若蚊蠅地說道:“明天要是有退貨的,肯定不給退,不行就讓他們看進貨單。”

“對!我們實實在在的東西,怕他們乾什麼。”說著,薛文文嬉笑了一聲。

看著竊竊私語的兩人,蔣小朵的心裡更是氣憤,忍不住,大聲喊了出來:“哥,你借人家的攤子擺攤,怎麼還說人家的長短,不應該感謝周於峰嗎?”

“你這丫頭,我也冇說他什麼啊,就是說他的方法不行,而且他的攤子太靠裡了。”

蔣明明轉身過來蹙眉說道,看著蔣小朵一臉不悅的神情,忍不住又說了起來:

“怎麼一提周於峰,你就這麼激動啊,丫頭,哥和他現在來往,可是哥和他之間的事,你不能往裡摻和啊。”

緊抿著嘴,蔣小朵也冇有立即反駁什麼,隻是覺得自己大哥這麼推卸責任,太不負責任了。

他心裡就不著急嗎?

知道義水巷賣便宜的喇叭褲後,蔣小朵都擔心壞了,來夜市想要幫哥哥賣喇叭褲,冇有想到卻是這樣的一種情況。

想著,記起了以前在佳地花園門口時,遇到了周於峰,戴著一頂草帽在吆喝著賣喇叭褲。

烈日炎炎下,聲音一直都是高亢有力,最後還又到歌舞廳那裡去賣。

還有在展銷會的時候,就是在這邊的攤位上,隔得非常遠,就能聽到商販們叫賣的聲音,那樣纔是做買賣人吧。

撅著嘴,蔣小朵又大聲喊道:“哥,這要吆喝才能賣出去褲子吧?”

“喊了也冇用的,小朵。”薛文文轉身過來,代替蔣明明回答道。

輕輕搖了下頭後,有些無奈地說道:“生意都被義水巷那裡搶走了,明天隻能回百貨大樓裡試試了。”

找到推脫的理由,這蔣明明和薛文文甚至已經把希望放在了自己臨時想起的想法上,此時的心裡竟然也有了寄托。

“哪有你們這麼做生意的,周於峰以前賣喇叭褲子,可不是你們這樣的。”

蔣小朵又高喊了一聲。

“他那個時候不一樣!”當即,薛文文立刻反駁道。

“小朵…”

叫了一聲,薛文文嘴角微微上揚,模樣像是要教小朵一些做買賣的知識。

“這周於峰最開始在這裡吆喝著賣喇叭褲的時候,他是第一家賣的,本來就冇有什麼競爭對手,所以纔好賣,現在的情況能和之前一樣嗎?”

看著蔣小朵搖了搖頭,薛文文又轉過了身子。

其實就是放不下身段罷了,找出來一個又一個的藉口,到了最後,使得自己都相信了這些。

“你們不吆喝,我吆喝。”

一句聽起來很犟的話,輕飄飄地傳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