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亮亮下班後,跟著同事們往著夜市那裡走去,聽說是辦了什麼展銷會,他還冇有見過同事們口中說的展銷會,前去的路上,心情也是有些激動的。

“那展銷會是賣什麼啊?”與田亮亮同行的一幫人聊了起來。

“好像有玩具什麼的,主要的還是賣的確良的衣服。”

紮著大花辮子的女人笑著說道,走在田亮亮的身邊。

“崔雯雯,你怎麼什麼都知道啊”一個身材略微發胖的男人笑著說了句。

“我姐今天下午的時候,還在那裡買了一條的確良,好像是廠家倒閉了,原價都是四、五十加棉的,現在統統隻要二十塊。”

崔雯雯噘嘴說道,微微抬起頭,還小心地看了田亮亮一眼。

“那挺便宜的,我也去了買上一條。”田亮亮笑了笑,接著話題說道。

“不行,好像隻賣女款的,不過你們可以給家裡人買嘛。”

崔雯雯又笑著說了一句後,一行人加快了步伐,往著夜市那裡走去。

......

“大家排好隊啊!請放心,廠家倒閉了,但貨也足夠咱們在場的每人一件。一件二十塊,提前把錢拿到手裡,這樣咱們一會買的時候,也快一些,都是鄰裡鄰居的,要多為身後的人考慮啊。”

周於峰大聲喊著,他負責拿貨挑碼,徐國濤負責賣貨收錢,具體賣了多少件,他們兩人也不知道了,這種排著隊賣衣服的狀態下,已經持續了有十五分鐘的時間了。

“太誇張了!”

江大河有些驚愕了,看向一旁的白建明時,他也是麵容呆滯,癡癡地看著周於峰那邊。

雖然多半天的時間,自家的玩具買賣也不錯,但與周於峰那邊相比,簡直跟冇開張一樣。

然而這種購買模式,就像會傳染一樣,好像真的是買上一件,就占了很大便宜似的。

也不問原因,隻要是想買這些,因為廠家破產,而被迫處理的加棉、冬款特價的確良的話,就會自覺地到後麵排隊。

而這個訊息,已經在浙海市悄無聲息地傳了起來。

這座城市,或者說是這個年代的消費心態,周於峰太過瞭解了,因為剛剛從貧窮階段走了出來,都是想著買一些實用、實惠些的東西。

也就是最好讓自己賺了便宜,隻要是用少的錢,買到了原本很貴的東西,那就是實惠。而且的確良的牌子擺在這裡,廠家又倒閉了,再加上展銷會的模式,所以這些人冇理由會拒絕!

擺在明麵上占便宜的事,為什麼不去占!

所以這些事情...在遞給一個年齡稍長的女人一條大碼的衣服後,周於峰露出了一抹微笑,低聲呢喃道:“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對於周於峰來說就是這樣,的確良能夠大賣,結合上那些因素,就是情理之中,但這樣排著隊買衣服,確實是意料之外的。

徐國濤的精神已經亢奮到了極點,甚至連一點的勞累都感覺不到,今天能掙多少錢,他已經想象不到了,有可能真是比之前一輩子的積蓄還要多。

甚至是有了一種不真實的感覺,扭頭看上一眼周於峰,他的麵容平淡,手腳利索地翻找著衣服,然後遞給顧客。

還會接著喊一句:“廠家倒閉了,最後一批貨了,大家排好隊!”

......

“就是這裡吧?”

崔雯雯他們已經來到了夜市這裡,排到了長隊的最後麵,看到前麵看台那裡,支著一些燈,還有一些賣玩具的小攤。

“嗯,應該冇錯。”田亮亮點頭說道,踮起腳,往著前麵看去,皺了皺眉頭後,又說道:“排著隊的這一家,就是賣“的確良”的。”

“嗯,那我們也在這裡排隊買一件吧,不然怕碼不全就買不到了。”

崔雯雯笑著說了句後,單位裡的一夥人也就排在了隊伍的後麵,她站在了田亮亮的前麵。

跟著隊伍慢慢地往前挪著,崔雯雯偶爾會扭頭跟著田亮亮說上幾句話,這位從臨水市來的同事,長得還蠻好看的。

慢慢的,田亮亮他們靠近了賣“的確良”的攤位,可以聽到攤位上的農名工兄弟,叫喊的話語。

“廠家倒閉,原價四、五十的“的確良,”現在統統隻要二十塊,機會隻有一次,大家抓緊排隊啊!”

周於峰帶著草帽,皮膚被曬得黝黑,一副農名工的形態。

田亮亮蹙起眉頭,看向了戴著草帽的漢子,隻覺得聲音非常熟悉的,但看不到他的麵容,心中還是不敢確定。

是他嗎?

往前走著,終於是靠近了,在崔雯雯要了一件中碼的確良後,那個男人抬起了頭,正是周於峰!

這個一手策劃了胡漢事件的男人!

之前的喇叭褲子,田亮亮他不相信周於峰隻掙那麼點錢,根本就不可能,他更相信以及肯定,進價44的褲子,他賣了110塊!

此刻又在賣著展銷會的東西,冇想到之前大家聊得話題,竟然是他在做?

這對於田亮亮來說,太過於震撼了,周於峰這個男人,已經變得陌生,不能用以前的事來定義他了!

“呦,亮亮啊。”

周於峰嘴角微微上揚,問道。

對於田亮亮,心裡還是有些感謝他的,上一次在夜市裡的衝突,就是他一直幫自己照看喇叭褲的。

至於之前的矛盾,你一拳我一腳的事,早就無所謂了。

“於峰啊,冇想到是你在賣啊。”

田亮亮說道,雖然此刻心裡極度震撼,但還是保持著平靜,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容,他想要拉近與周於峰。

“亮亮,你認識啊。”崔雯雯笑著問道。

“嗯,我們同學。”周於峰笑了笑,又拍了拍徐國濤的肩膀,“老徐,把錢給人家,這些我同學的同事,送了算我的。”

四塊的東西而已,與田亮亮一起來的同事,總共五人,每人送了一件。

“於峰,謝了,那有時間請你吃飯啊。”

田亮亮笑了笑,拿著衣服站在一邊,周於峰剛剛的舉動,讓他在同事麵前非常的有麵兒。

而且這次拿了周於峰的衣服,下次請他吃飯,一來二去的也就熟了。

“好,回頭一起吃飯。”

周於峰笑著匆匆說了一句後,就繼續賣起了的確良。

田亮亮又招呼了一聲後,便和同事們一起離開了。

路上,微胖的男人摟住了田亮亮的肩膀,說道:“亮子,可以啊!你同學挺牛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