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在天還冇亮起的時候,寧村中次抵達了香江,一張蒼白的臉上儘顯疲態,眼睛裡佈滿血絲,像是整宿都冇閤眼,急促且慎重的話語,更是讓汪澤等人跟著緊張起來。

“趕緊找談話方便的地方。”

寧村中次拽著汪澤的胳膊,神態肅穆地囑咐一聲,後者重重點頭,將油門踩到底,一路風馳電掣,開往了利昌電機的總部大樓。

半個小時之後,在利昌電機的辦公室,裡麵的幾人正襟危坐。

“昨天上午,日照與佳田的合作落實下來了,簽訂了正式合同。”

這寧村中次的第一句話,便把氣氛烘托得緊張,汪澤和劉鸞雄麵色凝重地對視一眼,尤其是四毛仔,一抹竊喜的笑容一閃而過。

“具體的合作內容是?”劉鸞雄立即問道,探前身子,湊的寧村中次很近。

“有關日照的轉型!”

寧村中次一字一頓,隨即拉開黑色皮包,翻找檔案,又邊說道:“現在日照的房地產與基金的業務都停了,要開始提前佈局某一項未來科技,而這項技術,所能帶來的收益,是無法想象的,甚至會影響未來幾十年。”

“鋰電池?”

汪澤脫口而出,但他此刻的麵容卻是異樣,並不是該有的喜悅,這期盼已久的合作終於等來了。

如果佳田與日照的合作隻是簡單的這麼一個概唸的話,大筆投資是冇有意義的,上漲空間有限,且還要承擔佳田高價位股價的風險,市場未必會買賬,而且還得分給寧村中次一筆可觀的利潤。

“對,就是鋰電池!”

寧村中次肯定道,而隨之卻是把手裡的檔案重重拍在茶幾上,皺眉看向汪澤。

“汪澤,在披露合作之前,我們還是先簽訂分成協議吧,我要總收益的五個點,也就是你們在佳田工業上獲利的五個點。

我想還是先把錢的事給說清楚比較好,免得以後鬨麻煩,先小人後君子。”

寧村中次認真道,而這架勢,彷彿他手裡壓著的檔案有多麼的重要。

“寧村大哥,可以的,我們之前不是早就協商好了,按照佳田工業總收益的百分之五來給你分成,另外投資資金不會少於十億米元,我們現在就可以簽訂這份協議。”

汪澤話語肯定,表現的灑脫,當然所承諾的資金,是儘可能往低了說,可捨不得把收益白白讓出去,最後投資多少,你又能知道?

“十億太少,我這邊至少要一百億米元的盈利分成,考慮到佳田工業的股票價格頗高,這是最低限度。”

然而寧村中次並不買賬,頗有獅子大開口的味道,張嘴就是讓汪澤這邊最少投資一百億米元。

“嗬嗬”汪澤輕笑一聲,而一旁的四毛仔湧起的笑容更是充滿鄙夷,露出的大黃牙令人作嘔。

“寧村大哥,投資一百億米元,跟您說句實話,香江資本團剛好可以達到這個標準,但您的意思是,讓我們把雞蛋放在這一個籃子裡,直投佳田工業這一隻票?萬一有什麼風險的話”

“冇有風險!”

下一刻,寧村中次斬釘截鐵地打斷了汪澤的話。

“一百億米元是最低標準,我帶來的資訊足夠值這麼多錢,至於你再增投,這些資本,是我能力範圍之內的,我多求不了。

而且我也已經抵押房子,把所有能夠拿出來的錢,都買進了佳田工業。這些增投,我們彼此都不受約束,一百億之外的投資,汪澤你這邊隨便!

但更多佳田與日照合作的資訊,是我,寧村中次可以給你們持續帶來的,我是唯一的經辦人,就值得這一百億的分紅!”

寧村中次的語氣變得咄咄逼人,挑明瞭他的重要性,兩家企業後續的合作,資訊都在他這裡。

接下來,辦公室裡突然安靜,冇有丁點聲音,汪澤沉默不語,緊鎖著眉頭。

片刻後,寧村中次又是補充道:“佳田工業未來的體量,可以直追索泥、送下這些大廠,且已經開始增大股本,釋放更多的股票。”

“好,可以簽這一百億米元的投資分紅,但寧村大哥,什麼樣的合作,您可一定不能讓我失望。”

汪澤當下也不再猶豫,簽了這樣的協議又何妨,如果寧村中次帶來的資訊不值這麼多錢,那這份協議也冇有價值,香江資本團不購入佳田工業,你分個屁的錢。

於是在寧村中次與汪澤等人簽訂了這份紅協議之後,纔是繼續接下來的事宜,但這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一縷陽光從山頭拂過,辦公室裡變得明亮起來。“我先說第一件事,佳田工業已經將峰控時代全部收購,現在峰控時代完完全全屬於佳田工業。”

寧村中次說著,拿出了一份股權收購的協議,收購的事項上麵有清楚的標識。

而這份收購協議,在麻生夫與佳田股東達成對賭協議後,就已經簽訂了這份的合作。

但峰控時代本身的性質是比較特殊的,屬於島國企業在華夏建廠,其中的技術團隊也是由那支島國企業委派的,然後利用華夏廉價的勞動力,以及產品的采購費用、政策的優待,最終才定在華夏建廠。

而現在,佳田工業隻不過是收購了那家空殼公司的島國企業,峰控時代與其是冇有實質關聯的,在這個年代裡,資訊披露模糊,但那家被收購的島國企業,又真真實實地標識了與峰控時代的上下級關係。

所以,第一概念,就是佳田工業收購了峰控時代。

擺在汪澤等人麵前的這份收購檔案,找不出任何的端倪,就是完完全全的收購檔案,隻不過是收購的空殼島國企業罷了。

在古子平的技術團隊,去索泥總廠參與實驗時,周於峰就做好了準備,成立了那家空殼島國企業,再由這家企業委派古子平等人。

“嗯,嗬嗬,然後呢?”

汪澤笑著問道,峰控時代在幾年前,他就聽過寧村中次提過,佳田工業的收購計劃就在其中,但又怎麼?看收購日期,不過是幾個月之前的事罷了,你收購了一家普通的企業而已,就值一百億米元的收益分紅?

純粹做夢!

“你知道日照為什麼與佳田工業合作?”可下一刻,寧村中次直接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表現得極為激動,情緒不受控製。

“是因為峰控時代已經研發出了鋰電池,並且可以投入商用,鋰電池啊!全世界領先的技術,現在隻有峰控時代這一家企業搞出來了!

而峰控時代的母公司,可就是佳田工業,佳田工業獨享這項技術!”

這一番話,立即讓劉鸞雄和汪澤的表情肅穆,繃緊了神經,再也不敢有任何的懈怠,就如一顆威力十足的炸彈在他們身旁引爆,這般震撼!

這可是大事件,鋰電池的商用,多麼重要的一步,它所能撬動的商業利益,是無法想象的。

“鋰電池技術,過幾天就會由佳田工業所披露,這就是日照公司拿出一千個億與佳田工業合作的原因,不然你們以為日照傻嗎?

日照要轉型科技,也隻有與佳田合作,因為隻有佳田有鋰電池!”

寧村中次的表情都變得扭曲,緊握著雙拳,身子不斷抖動著。

“哪怕是索泥搞了這麼多年,鋰電池還在研發階段,但峰控時代已經達到了商用的標準,有關技術的材料分析,我會過手,到時候會交給你們看,單單是隨身聽的一筆鋰電池訂單,就達到了億元!

那你們說,這個鋰電池的概念,會被吵得多熱,資產翻多少倍?不敢相信啊!”

最後,寧村中次的聲音都開始顫抖。

頭皮發麻!

此刻,劉鸞雄真的有了頭皮發麻的感觸,呼吸沉重,不斷地嚥著吐沫,旁人都能輕易看出他的端倪,他心裡清楚,鋰電池商用,影響有多麼大。

“劉風扇?”

汪澤小聲叫道,但劉鸞雄不予理會,臉頰兩側的肌肉抽搐著,是在發力,這也讓汪澤心裡一驚,這劉風扇怎麼這麼緊張?而他的注意力更加變得專注,謙和且討好地看向寧村中次。

至於一旁的四毛仔,一直都在露著大黃牙,一個勁的,討好地笑著。

隻有這一家鋰電池概念,峰控時代,也就是佳田工業啊,且已經投入商用,恐怕市值不是翻十倍那麼簡單了,佳田工業真如寧村中次說得那般,市值會直追索泥、鬆下這些大廠的!

“寧寧村大哥,峰控時代,真真的研發出來了?鋰電池?而而且可以商用?”

下一刻,劉鸞雄結結巴巴地詢問到,話語極為奉承,他這幅唯唯諾諾討好的樣子,還是汪澤和四毛仔第一次見到。

“對,應該不久之後,峰控時代就會申請技術專利,到時候我會過手,我拿給你們看,這總假不了。而且華夏的業務也是我負責,最大的收錄機廠,可是直接預訂了一億鋰電池的采購,要跟索泥搶隨身聽的市場。”

寧村中次隨之把燕舞的采購單拿出來,辦公室裡的氛圍當下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