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炎熱的夏季,跳過初秋,步入到了寒冷的冬天,對於周於峰來說,時間好似按下了快門鍵,每天都在忙碌中渡過,被好多事趕著、推著往前走。

三期北部的荒地那裡,這時一條長長的臭水溝被白雪所覆蓋,所謂的景觀房,最大的東京生態公園,此刻放眼望去,目光所及之處皆是白雪皚皚一片。

荒地看著終於不再令人鬨心,購房者一直讓加快施工進度的話音消退,可被白雪藏汙納垢下,裡麵是瀰漫著臭氣的汙水流,這又何嘗不是島國經濟的現狀,表麵繁榮下,掩蓋著種種無法解決的問題,變得惡臭。

在十二月底,日照房地產公司給出的業務彙總,六月之後,在第二季度的銷售中,以上浮降價正常購房的銷量為503套,總計銷售額207億米元。

半年多的時間,正常的浮動銷售,給出這個成績,對於日照方來說,銷量是難以接受的,市場的購買力太差,而其他在新城項目的開發商,銷量更是差勁,小柳美惠那邊,僅僅銷售了不足百套的房子。

這給各開發商的壓力是極大的。

以當前新城房子的售價,在第三波價格浮動後,已經達到了5350萬日元每平米,這個價格,彆說在江戶區冇有優勢,在整個東京來說,更冇有優勢,一套房這個價格,客戶可選擇的地就地方太多了,何必來“荒地”,出行必須得自己有車。

而能夠來這裡買房的客戶,皆是篤定新城項目的未來發展,就如股市中,人們對創業版塊的投資,預期回報率比其他地區要高。

項目整體降價的要求,龍田、小柳美惠等負責人不止一次向麻生夫提起,但麻生夫的態度堅決,依舊是主張在89年一月繼續提價,這時新城項目的價格已經來到了5500萬日元,與新宿區的均價無異了。

“價格隻有越漲纔會越買!”

“把值錢的資產握在手裡,多放一些時間,那有什麼好擔心的,89的市場行情一定會持續走高!”

“一期的回籠資金我想足夠各位應對財務問題了吧?當初能夠以極低價格拿下江戶區的土地,機會隻有這一次,所以我們一定要利益最大化!

不然現在想拿江戶區的土地,價格能到了多少?千萬要穩住!”

“而且盲目的降低價格,一定會有好的結果嗎?萬一壞了市場怎麼辦?這個責任誰來承擔?”

這是麻生夫在在三季度銷售會上的講話,態度十分堅決,最後在一番權衡利弊後,各負責人也皆是同意了麻生先生的提議。

畢竟所有人對島國的經濟還是非常自信的,且麻生夫最後的說辭給了各負責人很大的壓力,盲目降價出現的不良影響,這個責任誰來擔負?

而隻有這樣,把價格差體現出來,製造一種會持續漲價的緊迫感,纔會讓日照所謂的幸運客戶去賺那天文數字般的差價!

日照電話營銷的方案,在幸運客戶來購房時,一直都是非常隱秘的購房行為,而各購房者之間,是相互不知情的,將這件事儘可能做到最隱蔽。

從施行電話銷售以來,總銷售量為4724套,平均成交價格為3900萬日元每平米,總銷售額達到了1401億米元。

截止目前為止,二期、三期總銷售套數為8059套,剩餘1941套房子未售,當然,這些房子的戶型與樓棟皆是比較差的。加上一期的總盈利,新城項目的總銷售額達到了恐怖的3777.4億米元,繳納銀行貸款後,夏為資本的賬戶上有3339.4億米元的資金!

如果花朵集團要上市,作為董事長的周於峰,一定會站在福布斯的排名榜上,這個年代裡,華夏出現這樣一家民營企業,是多麼令人無法置信的一件事,可惜周於峰要隱匿在黑暗麵。

當觸及到米國企業的某些經濟後,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後果很嚴重,亦或者是冇收神聖的個人資產,這誰又敢保證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花朵集團,包括旗下子公司所研發的各類科技產品,以及它的營收利潤,隻能是華夏的,隻為華夏人民帶來更多的福利。

89年,1月20日,大寒。

“日照公司是該著手準備轉型的事情了,到三月之前,日照的企業形象要營造起來,譬如華夏的峰控時代,日照可以高調地去百分百收購了,”

大會上,周於峰沉聲致辭,目光看向麻生夫時,這位卻是一直咧嘴笑著,眼神迷離。

這場戰役走到這裡,眾人的心理壓力褪去大半,按照周於峰的要求,是要在89年5月之前,售罄新城項目的所有房產,到現在隻剩1941套未售,還有幾個月的銷售時間,麻生夫有足夠的把握完成任務。

況且,日照當前的盈利,已經符合周於峰在瘋狂撬動槓桿初期,擬定的那如天文數字般的回報率了,往後的盈利皆是驚喜。

今天會上的財務彙總,讓麻生夫感慨萬千,真是冇有想到,周桑當時所說的天文數字,竟然實現了,無限的槓桿模式,竟然能夠做到這種地步,並且全身而退,這是對市場經濟的精準把控。

“麻生?”

周於峰又大聲叫道。

“哦?嗬嗬嗬嗬”麻生夫這纔是回過神來,剛剛在回憶原來的事。

“轉型的事!”

周於峰又一次大聲強調道。

“明白,相關峰控時代的通告我之後會去開聲明的,當初賠付客戶權益的事,雖是鬨得沸沸揚揚,但對日照本身來說,更是一種變相的宣傳。轉型的事,一定能夠引起很大的市場宣傳力。”

麻生夫趕忙回答道,有些尷尬地望向會議上的其他同誌們。

“該跟寧村中次談談合作的事了,另外見見他那位來自香江的小女友,既然是以後的合作夥伴,該給的優惠,是一定得給的。

另外,也可以讓寧村中次認識的那些香江朋友們,來新城買房子嘛”

周於峰的一番話說得意味深長,他在香江的那些事,麻生夫皆是瞭解。

“周桑,這件事我知道該怎麼做,已經不光是你的事了,更是我的事。”

麻生夫臉色陰沉,而這位很少會擺出這樣滿是戾氣的神色。

“那會到這裡,散會。”

周於峰站起來結束了會議,之後把孔冠軍、張萍等人留到自己辦公室裡討論夏為資本的存放問題,畢竟資本太龐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