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何丫頭,誰教你的這些,還知道給人留菜呀?”

周於峰笑著問道,側開身子,讓何寧給自己夾著菜,冇想到鍋裡煮嫩的羊肉,何丫頭還特意給自己留著,不需要再重新煮了。

“是乾叔!

有次他叫我吃去吃飯,實在是看不下去我吃飯的樣子,就教我了餐桌文化,原來認為是冇有必要的,多次一舉,降低了效率,現在看來,是該在意的。

因為周廠長你這樣就可以直接吃,不需要等著了,多好啊。”

何寧輕聲細語地說道,站起身子仔細地給周廠長夾著羊肉。

這一刻,何寧的話,溫暖到了周於峰!

他冇想到何丫頭還有這樣一麵,以為就得彆人遷就她,照顧著她的脾性,原來這丫頭記著彆人對她的好,看來乾老貨,還是教了些有用的東西,並不是隻會溜鬚拍馬的那一套,帶壞了一群人。

畢竟何丫頭還有生活呀,得為自己未來的另一半著想,這老乾思想有進步啊。

而實際上,在當時...

“何丫頭,小嘴得甜,眼裡要有活,你得多表現,端茶倒水的時候得快一點,不能一悶頭地搞研發,得發展人際關係,這樣一來,研究所的乾部還不得提你啊!”

飯桌上,乾進來拍著何寧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稍有停頓後,乾老貨蹙起了深深的眉頭,湊在何丫頭耳邊低語道:

“何丫頭,彆人跟你說話的時候,彆一直吃,要有所迴應,另外多跟其他人交流,說說話,停一下。”

這一頓,是乾老貨請客!

“嗯,我知道了。”

何寧聽話地放下了筷子,又聽著乾進來教她如何溜鬚拍馬。

“嘶...嘶嘶...”

突然,何寧的口水掉在了周於峰的蘸料裡,周於峰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可何丫頭還是把小碗放在了一把手的桌前,自己則是冠冕堂皇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周於峰吃驚地看向何寧,而何丫頭的臉也快速變紅,甚至紅到了耳根,一臉歉意地看向一把手。

“你看見了?”何丫頭問道。

“你好意思嗎?離得這麼近,我能看不見嗎?”周於峰蹙眉道。

“那怎麼辦?”

“趕緊麻溜地給我重新弄個小料去,這碗你吃!”

“知道了!不好意思啊!”何丫頭點點頭,先是把周於峰的那碗小料端在自己桌前,隨之纔是起身給一把手去弄小料了。

與一把手的相處,私底下田亮亮、乾進來等這些人,雖然無時無刻地想要表現自己,但隻要不觸及集團的問題,在周於峰麵前還是非常輕鬆的,並冇有上下級的關係。

好比現在,何寧瞅見最嫩的一塊羊肉,搶在周峰下筷之前,趕緊夾著放在自己碗裡,隨之還衝著周於峰得意地笑了起來。

一頓飯,兩人說說笑笑,氣氛極為融洽。

而在柳明慶這邊,是極為講究的。

在眾人吃飯之前,職工們先是輪流對連想公司未來發表積極的言論,且一定會感謝柳董事長的工作,以及認可,彼此間的交流方式,都太過於官方。

蕭光瓊也適應了這種環境,在研發的工作中,會把這種心態,夾雜在其中,所以對研發的追求,並不如何寧那般純粹,甚至不如在米國的楊易巧。

而看到何寧忙前跑後的,為周於峰做著事情,蕭光瓊是有些欣慰的,這姑娘終於是改變了。

周於峰和何寧很快吃飽喝足,離開時,周於峰隻與倪光北眼神交彙,彼此笑著點點頭,人家正是敬著酒,冇有過去的必要。

而何寧對這些事從來都是不感興趣的,一把手跟彆人談事,自己湊過去乾嘛,一直到離開東來順,也冇有注意到自己的宿舍長,蕭光瓊,就在其他桌上吃飯。

在學校裡,也隻有何寧宿舍的幾個人,與她說話、接觸,哪怕是孔冠軍,兩人也隻是麵熟,聊過幾句話的普通同學關係。

可哪怕是楊易巧與何寧經常拌嘴,鬨不同的意見,甚至是掙到麵紅耳赤,但在心裡並冇有結怨,如果有好的機會,是願意分享出來。

比如楊易巧讓何寧和蕭光瓊來米國企業上班的事,她的內心深處,是為兩人的未來著想的打算。

許久後,連想公司的人,也吃完離場了,今天之後,單位裡也便要放假了,一夥人簡單的告彆之後,便各自往著不同的方向離去。

蕭光瓊跟在倪光北的身旁,兩人還要一起回研究所,把研發在過一遍,確保無誤,今年兩人是不回家鄉過年去了,為了突破技術,要埋頭苦乾。

“倪老師,我覺得柳總在企業發展的看法上,非常有獨見性,在他的帶領下,連想未來絕對會成為華夏一流的企業!”

突然,蕭光瓊感歎起來,抬頭看了一眼倪光北,姑娘臉頰微紅,有些醉意了。

“主要是企業的性質,是值得我們相信,在這之後,纔是領導人。”

倪光北淡淡說道,並冇有去稱讚柳明慶,但如果是說起周於峰,他還是能誇下不少優點的。

比如在夏為研究所裡,他們是不需要搞官方的這一套,搞好研發就行,而且,研究員的待遇很高,在集團的地位也很高,受人尊敬。

在那樣的環境裡搞研發,是不一樣的心態。

“關於這一點,我可是與您有反對意見。”蕭光瓊笑了笑,隨之又說道:

“比如周於峰,企業發展得那麼大,甚至成為了華夏最大的民營企業,可在個人得利麵前,還是把企業拱手讓出去,太冇骨氣了!

雖然企業本身,做出了很大的社會貢獻,但周於峰之前的個人營銷,現在看來,多諷刺啊!您是不知道,他在我們學校的招聘會上,有多麼的虛偽!

不如咱們的柳總,而且差得很遠。”

蕭光瓊藉著醉意,表達著自己對周於峰的不滿看法。

“嗬嗬。”

倪光北笑了笑,這位並不喜歡與彆人爭論這些費口舌的事情,走了幾步後,換了一個話題:

“光瓊,我們肩膀上的任務很重,未來的發展,絕對是以PC發展和晶片為核心,我們要讓連想遙遙領先!”

“好!”

蕭光瓊重重應道,肩膀上的責任,又是她的夢想,冬日的暖陽灑在身上,很舒服,前途在她眼裡,一片光明。

隻不過,突然出現的烏雲,讓天陰沉下來,影響了蕭光瓊的好心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