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娜娜麵對突然湧進來的人群,整個人僵硬在了原地,她可以清楚地聽到自己急促的心跳聲,彷彿要從嘴裡跳出來一樣,額頭上溢位了豆大的汗珠,打濕了她的髮絲。

剛剛牛丹丹的突然瘋癲,以及莫名出現的媒體人,很明顯是有預謀的,種種不好的預感,讓倪娜娜後背發涼,手臂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而湧進來的這些人,包括幾位知名的明星在內,皆是一臉詫異地審視著倪娜娜,彷彿眼前的這個人,是一個罪人!

倪娜娜沉默不語,低下頭擠著人群,想要離開這裡,可人群中突然有人拽住了她的胳膊。

“你這個女人太狠心了,手裡還攥著牛丹丹的頭髮,就是因為人家在頒獎典禮上說了你不喜歡聽的話,就這樣往死裡打人家。”

一個女人高亢、憤怒的聲音,在衛生間裡響了起來,同是抓住倪娜娜的手,高高地舉了起來。

而在兩人舉手處,掉落下了一大撮頭髮,根本無法看起,是從誰的手中掉落,但第一判斷,就是倪娜娜的手裡!

“你好狠的心啊!這麼多的頭髮,是要把牛丹丹拽禿頂,還往那裡撞,是要殺了她啊!”

女人繼續憤怒地叫吼道,另一隻手指向了洗手檯的方向,等到其他人望過去時,人群中發出了陣陣的尖叫聲。

“啊!怎麼那麼多血!”

“你冇看到牛丹丹剛纔的樣子嗎?滿頭的血呀!”

“倪娜娜這個人也太狠了!”

“真是把人往死裡打啊!”

人們聲音雜亂地驚歎著,在洗手檯上的血,觸目驚心!

“你是誰啊!為什麼誣陷我!我...我什麼都冇乾,大家...大家要相信我,我冇有打牛丹丹,是她打了我,這一切,都是她自導自演的。”

倪娜娜膽怯地解釋起來,其他人雜亂的聲音令她頭暈目眩,甚至有了耳鳴聲,而可這一番蒼白的解釋,隻會讓彆人感到她這個人虛偽!

就如營造的虛假人設,什麼高貴的模特,家庭背景深厚,不過是個普普通通的紡織女工罷了。

“真的不是我乾的!這些...根本就不是血,是紅色的染料!”

倪娜娜的聲音帶上了哭腔,似乎在哀求,急著走到洗手檯,想要證明自己的清白,伸手在紅色的血漬上一抹,又趕忙放在鼻子處吻了吻。

頓時,倪娜娜的一張臉變得蒼白,胳膊不斷地顫抖起來。

怎麼回事?

怎麼是血!

為什麼會是血?

“牛丹丹,你在哪?你給我出來!”

倪娜娜發瘋似地尖叫起來,衝進人群中,用力地推著擋在她身前的人,不斷地張牙舞爪,表情變得猙獰,盤起的頭髮也在推搡著淩亂,整個人如同瘋癲了似的。

此刻,倪娜娜就是以如此狼狽、猙獰的形象,出現在鏡頭裡,燈光不斷地在她身上閃爍著。

而洗手間這裡的動靜,已經驚動了所有的人,先是牛丹丹的呼救聲,滿身是血的逃離了會場。

再之後,倪娜娜出現了!

“向恒!”

人群中,倪娜娜發現了向恒,然後就如救她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瘋了一般地衝了過去。

“向恒,牛丹丹陷害我,我根本就冇有打她,是她打的我!”

倪娜娜嘶吼著,在眾目睽睽中,緊緊地抓住了向恒的胳膊!

隨之看熱鬨的人都湧了過來,包括媒體人,開始拍攝起向恒。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向恒板著一張臉,不悅地低吼一聲,緊緊地抓住倪娜娜的胳膊,讓她感到了痛感。

“是牛丹丹那個賤人陷害我,我根本就冇有打她!”

倪娜娜根本無法冷靜,衝著向恒,大聲高呼著。

“閉嘴,聲音低點!倪娜娜,快回去,離開這裡,另外,通知汪澤,解決這事!”

向恒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目前在會場裡的媒體人太多,尤其是香江的娛樂媒體,更是以誇張著稱,一小點問題,都能放大數倍來播報。

何況現在這麼大的事!

恐怕,這事很難壓得住了,這種爆炸性的新聞,報社為了自己的發展,肯定會爆料出來的,輿論又能到哪種地步?向恒不敢想,擔心自己所成立的影視公司因此受到極大的影響!

這個傻女人,為什麼要在這裡毆打牛丹丹,就因為那“紡織女工”幾個字?

現在事情的走向,哪怕是向恒,也開始認為,就是倪娜娜打的牛丹丹。

眼見為真,會場裡究竟有多少人看到了?

“可是,向恒,我冇有...”

“你給我閉嘴!死撲街!趕緊離開這裡,去找汪澤,把晚上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他!彆多說一句話,快滾!趕緊離開這裡!”

向恒用力拉拽了下倪娜娜,打斷了她的話,險些讓其甩在地上,湊到她的耳邊,惱怒地低吼怒罵道。

“好...好的...我知道了...”

倪娜娜聲音哆嗦著,點頭應道,向恒的樣子,更是讓她感到恐懼,隨即趕忙轉身,大步往著會場門口跑去,同時向恒這邊的幾位保鏢,跟在了她身後。

而在會場門口,早就有大批的媒體在等著倪娜娜,注意到她跑來後,人潮擁擠地圍在了她的身旁。

“倪娜娜,你是怎麼打的牛丹丹?揪著她的頭髮往洗臉檯上撞嗎?”

“當時牛丹丹叫得慘不慘?”

“是不是因為她說你是紡織女工,你才這樣打的她?”

一個接著一個的尖銳問題,丟給了倪娜娜,香江的這些媒體人,真的是很“過分”!

“我冇有!”

“我冇有打她!”

倪娜娜嘶吼著,可這樣的反駁,蒼白無力,立即遭到了媒體人的鄙夷:

“裝什麼裝啊!”

“就是,你還冇當過紡織女工呢!”

“都讓開,快走!”一位保鏢拽著倪娜娜的胳膊,推著人群,往著門口快步走去,粗略的動作,也引得媒體人的一陣哀怨。

而等到倪娜娜出來後,纔是真正的亂成了一鍋粥,無數的私家報社,就是等人她出來,人群如螞蟻似的,衝向了她,對其拍攝著。

還有牛丹丹的一些粉絲,對著倪娜娜破口大罵著,甚至引發了鬥毆。

就在如此混亂的場景下,倪娜娜逃離了這裡,但已經是衣衫不整,極為狼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