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京城。

萬花樓外。

一道身材靚麗的美婦,站在門口。

古典旗袍修身下,開叉裙角的設計,極為博人眼球。

來往的客人,一個個都是瞪大了眼珠子!

這位美婦!

正是萬花樓的老闆娘。

三十四歲,過了花季,可卻依舊是風韻猶存,體態如酥。

歲月彷彿冇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跡。

反倒是時間的沉澱,令她骨子裡的成熟氣息,愈顯撩人。

一顰一動,彷彿都是刻意設計好的腳本,勾得來往客人,燥熱難耐,口乾舌燥。

“紅月妹妹,怎麼還親自來迎接姐姐呀。”

聲音傳來。

目光焦距下,又是一道靚麗的身影走來。

絲紗隨風而舞。

白皙的肌膚裡透著淡紅之色,欲遮欲掩下,喉嚨滾動聲,起此彼伏。

“大我一輪,喊我妹妹?”

“討厭。”

“走吧,去見王爺。”

魅狂自然得挽著紅月的藕臂。

嗯?

不走?

“我可不是等你。”

紅月嗤笑了一聲,“老阿姨了都,還那麼矯情。”

“那你等誰?”

魅狂一臉幽怨,嘟囔著:“難道還有誰,比姐姐在你心裡,還要重要嗎?”

“來了。”

紅月連忙推開不知廉恥的魅狂,快步上前,欠身行禮,“紅月,拜見神尊。”

“見過朱雀神將。”

來人正是秦昊和朱雀。

“韓小姐已經在樓上了,我這就領神尊過去。”

“嗯。”

秦昊應聲。

看都冇看魅狂一眼,跟著紅月上樓。

“切!”

魅狂不屑,搔首弄姿得挑撥了一下精緻的下巴。

頓時!

來往的客人,全都死死盯著,那模樣,恨不得給魅狂一口吞了。

“神尊有什麼了不起的,還不是個少年,真是膽小,連看本姑娘都是...”

話說一半。

一道冰冷的殺意,轟然鎖定了魅狂。

“朱雀神將,你在這呢。”

魅狂打了個馬虎眼,效仿秦昊,直接無視朱雀,嘟囔著:“我還以為你不在呢,開個玩笑,想來昊天神尊不會放在心上。”

說著。

二人擦肩。

朱雀聲音低沉,冷聲道:“神尊不會跟你一般計較,可我就不一定了。”

“嗯?”

魅狂一愣,假裝害怕,“朱雀妹妹,不會是想欺負姐姐吧?”

“你可以試試。”

朱雀依舊冷聲,不過美目中的殺意,卻是凝實了些。

“真無趣。”

這讓魅狂也不敢太過放肆,扭著肥臀,上了樓。

對此。

朱雀也冇攔著,微微掃了一眼,便是跟上。

這一幕!

讓萬花樓外,圍滿了男客人。

至於為什麼冇有女客人?

自慚形穢唄!

“今天萬花樓的一號包廂,招待誰啊?”

“不知道,不過這待遇,也太好了吧?瞧瞧這幾個美妞,哪一個不是女神級彆的。”

“我還是喜歡老闆娘,那肌膚水嫩的,就跟熟透的水蜜桃一樣。”

“最後一個,英姿颯爽,征服起來,肯定特彆有成就感。”

……

與此同時。

萬花樓,一號包廂。

令無數男人垂簾的萬花樓老闆娘,此刻成了舞妓,步步生蓮,妙不可言。

而魅狂則是坐在老王爺身旁,替其倒酒。

朱雀效仿。

給秦昊倒酒。

“初雪姐。”

秦昊舉起酒杯,笑道:“萬花樓的樓主,舞得撩人心懷,不如你替其撫琴一曲,也好給王爺助助興。”

“是。”

韓初雪應聲,起身走到包廂角落的古琴處。

修長的玉指,撥動琴絃,妙音絕倫。

“昊天戰神,當真是享受啊,身邊有如此之多的佳人相伴。”

老王爺打趣了一聲。

“不比王爺。”

秦昊語氣微微一沉,漠然道:“我家朱雀,既是佳人,也是親人。”

轟!

這話一出。

替老王爺倒酒的魅狂,當即一愣,酒水溢位了酒杯。

“酒滿了。”

秦昊冷聲。

嘶!

聽到這話,魅狂惶恐,當即俯首拜禮,“請昊天神尊息怒...”

對此,老王爺眉頭微微緊蹙,一掌拍碎了桌子上的酒杯。

茶滿送客!

酒滿敬人!

可要是酒溢位了杯子,那就是殺人了啊。

“魅狂不如也舞一段,讓本尊好好看看?”

秦昊舉杯,一飲而儘。

“神尊...”

這一刻!

魅狂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昊天戰神,好歹也是高高在上的一方鎮守啊!

十萬天兵天將的首領!

三十萬南域聯軍的軍魂!

怎麼如此小心眼?

我不就是打趣了朱雀幾句嗎?

至於當著王爺的麵...

“昊天想看,便去舞一段吧。”

老王爺的語氣,也是低沉了下來。

這讓魅狂懊悔不已。

眼下!

虎狼軍兵分二路!

棋走險招!

就為留在帝都,靜候時機,好為王爺謀取萬裡江山!

而昊天!

是必不可缺的一環!

若是他背刺一刀。

怕是王爺多年的蟄伏,都將功虧一簣啊。

一想到這,魅狂連忙起身,走到紅月身邊,打算與之共舞。

“王爺當真,就有些輕看本尊了。”

這話一出!

曲停!

舞落!

整個包廂的氣氛,變得極為凝重。

“自王爺領旨入京,虎狼便是神殿的盟軍,這不是一次合作。”

秦昊淡淡的說道。

“神殿將是虎狼最重要的盟友。”

老王爺應聲,親自倒酒,敬昊天一杯。

“先前魅狂的玩笑話,並不會影響到我和王爺的聯盟之意,但有些話,本尊要說在前頭!”

秦昊目光一沉,冷冷的說道:“我的人!我說得!”

“旁人說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