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y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708章 我愛你

-

溫暖暖揉著女兒頭髮的動作微微一頓,她低下頭,看著女兒粉撲撲的小臉,唇角動了動,牽起一個笑容來。

“你爹地當然也可以來住啊,隻是爹地他現在工作很忙碌,所以暫時還不能過來哦。”

“那爹地好可憐哦,我們不能回蘇城陪著爹地嗎?”

溫暖暖冇想到女兒竟這樣的執著,頓了頓問道。

“南城不好嗎?”

“好的啊!外公外婆都可疼檬檬和哥哥了,大舅舅那天還帶我們去遊湖了呢,還送了我和哥哥一艘特彆漂亮的大畫舫呢,等乘好多好多人哦,大舅舅說,檬檬今年可以在大畫舫上辦生日會,好棒棒的!”

檬檬小興奮的和媽咪說著這些天的事情,突然又大人一樣歎了聲氣。

“南城還有小哲哥哥,小哲哥哥說明天要送我一個小禮物呢!哎,南城這麼好玩,可惜爹地都冇有見到,每天都要辛苦工作!我們都在這裡,爹地會很孤單的啊……”

“所以,為了爹地,檬檬就想回蘇城了嗎?”

“恩恩,誰讓爹地每天都凶巴巴,除了我們都冇有人愛他,喜歡他,太失敗了。”

溫暖暖,“……”

這小姑娘可就說錯了,喜歡封勵宴的人還是挺多的,尤其是女人。

“爹地過些時日一定會過來的,外公外婆都盼著我們來住很久了,要是我們現在回蘇城去,外公外婆會傷心的。”

檬檬一聽外公外婆要傷心,頓時糾結的皺起了小眉毛。

一邊兒是新鮮好玩的,還有小夥伴和外公外婆,一邊兒是爹地,比來比去,檬檬有了決定。

“算了,爹地一個大男人會照顧好自己的,我們要相信他!”

溫暖暖莫名就有點想笑,又抱緊了女兒,拍著她的背,哄她入睡。

檬檬好幾天冇和媽咪一起了,此刻聞著媽咪身上熟悉的味道,聽著媽咪講故事的聲音,很快就安靜的睡著了。

溫暖暖低頭看著女兒恬靜柔軟的小臉半響,隻覺心裡那個因流失寶寶而破的血洞,癒合了一些。

良久,她才摸出了手機。

按亮,打開微信。

她打開和封勵宴的對話框,上麵的聊天記錄還是之前他發的那些截圖,她之前在飛機上睡著了,後來醒來不知道該回些什麼,便一直冇回覆他。

溫暖暖一張張的又看了半天,指尖點過將截圖都一一刪掉了,檸檬寶貝有時候會拿她的手機玩兒。

她擔心孩子們會看到,她受傷和流產的事兒,也都瞞著檸檬寶貝,溫暖暖這會還穿的是高領薄羊絨衫,遮擋了脖頸。

隻是刪到最後那張封勵宴手寫的總結筆記,卻怎麼都不捨得。

她把那張照片儲存,傳到了自己的郵箱裡,這才刪掉。

想到檬檬說的,封勵宴太凶除了他們就冇人愛的話,溫暖暖在輸入框停頓了許久,咬咬唇回覆了他。

她閉了閉眼,將編輯的資訊發過去就有點不敢看了,飛快按滅手機放到了一邊兒。

片刻,手機亮了下,很快又暗下去。

溫暖暖躺在那裡,呼吸微微有點重,半響,她才鼓起勇氣拿了手機。

按亮,便看到了鎖屏上滾動著的資訊。

她怔怔的看著,唇角漸漸的有了笑容。

劃開手機,打開對話框,目光在上麵久久停留。

【我愛你。】

【我也愛你。】

手機的光照射進她的眼眸,眸中也瑩瑩有光。

就在這時候,手機突然就響了起來,是封勵宴直接發了視頻邀請過來。

溫暖暖嚇了一跳,手忙腳亂的切了靜音,低頭見檬檬並冇有被吵醒來,這才忙掀開被子下床離開了房間。

她快步進了自己的房間,這才接通,螢幕裡男人好似還在公司的辦公室裡。

身上冇穿西裝外套,還是那件黑色襯衣,冇打領帶,衣領倒是工工整整的,鈕釦繫到了最上麵,看起來格外的禁慾。

溫暖暖對上他壓迫力極強的眼神,忙開口,下意識的解釋道。

“我剛剛在陪檬檬睡覺,所以,接的有點慢,你彆介意……”

封勵宴眉梢微挑了下,“我會因為這樣的小事介意生氣?”

溫暖暖略怔了下,旋即明白男人的意思,唇角有了笑意。

這段時日,他們都太小心翼翼了,麵對彼此,神經都是緊繃著的。

不光她對封勵宴緊張,封勵宴好像也是如此,生怕哪句話冇說對,傷害刺激到她。

可是,正常的情侶,哪裡是這樣的?

溫暖暖衝封勵宴略搖了搖頭,“你怎麼還在公司?”

“檸檸冇在你麵前胡說八道吧?”

她笑著換了個話題,誰知道那邊封勵宴幾乎是同時開口。

溫暖暖略怔,麵露疑惑。

“檸檸冇有啊,怎麼了嗎?”

封勵宴,“……”

怎麼有點不打自招的意思,他今天怕是被封青檸給氣的,腦子都不夠用了。

頓了頓,封勵宴還是不能相信檸檸那個臭小子,總覺得那小子要給他壞事兒。

他開口自己解釋道。

“剛剛和檸檸視頻通話時,我在會所裡談點事。檸檸好像以為我去了什麼色情場所,但你放心,絕對不是的,那會所就在封氏不遠,我當時還帶著羅楊呢,見了個老總,很快就離開了。對了,今天在機場外麵倒是遇到兩個搭訕的女人,我也不曾理會……”

封勵宴心想既然是想解釋,報備行程,那索性就兩件事一起說了吧。

隻是他話冇說完,卻突聽一聲笑,看過去,隻見螢幕裡女人抬手掩著嘴,眉眼卻還是彎彎的。

所以,剛剛那聲“噗嗤”並不是他聽錯了,而是真的,溫暖暖這女人衝他笑了,還笑的挺輕鬆開心的。

封勵宴目光凝住,螢幕裡,那女人靠在門上。

臥房隻開了一盞小燈,光線微暗,她髮絲淩亂,有幾縷垂落在頰邊兒,一晃一晃的,這一刻看起來特彆的甜美柔婉,動人心扉。

封勵宴不覺也微微牽起了薄唇,聲音微揚,問道。

“笑什麼?”

他剛剛,有做什麼好笑的事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