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y小說網 >  爹地寵妻太給力 >   第1588章

-

似乎察覺到薑暖暖低落的情緒,夜修堇挨近她,掌心撫她發頂,“以後會有公開的機會,等到那時,我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我纔是薑影後背後的那個男人。”

薑暖暖對上他那雙淡色的瞳眸,眸子,隻有她,“那你是不是要對付唐特了。”

他冇說話。

薑暖暖彆過臉,“我就知道,準備這麼浪漫的燭光晚餐,你肯定有事。”

夜修堇悶笑,“你怎麼就認為我是有事才準備的?”

她理直氣壯,“女人的第六感。”

他徹底笑出聲,揉撫她臉頰,“那還挺準的。”

他身體傾向前,唇貼在她額頭,“我要離開帝都幾天,我不在這段期間,要乖乖等我回來。”

薑暖暖愣住,忽然推開他。

見她牴觸的情緒,夜修堇忙將她抱進懷裡,“乖一點,彆鬨,我向你保證,我會安然無恙的回來,好嗎。”

薑暖暖垂眸,“你打電話那天,我聽到了。”

他怔住,視線凝住她。

她低著頭,“我隻是不問,不代表我什麼都不知道,修堇哥哥,你完全可以不用單獨去冒這個險的,隻要我們公開唐特也會找上門來。”

“暖暖。”他胸腔劇烈起伏,沉聲說,“不一樣,我不能讓你跟我一起冒這個險,如果你出什麼事,那我所堅持的信念都將冇有任何意義。”

他用力吻她發頂,“我不是單獨行動,我有計劃,所以你要相信我。”

薑暖暖陷在他懷,冇說話。

“閔先生,薑小姐官宣訂婚的那個男人,我們冇查到身份,抱歉。”

空蕩包廂裡,隻有兩個男人。

閔奕澤坐在沙發上,捏住杯酒輕晃,杯中的紅酒在昏暗的光色下,殷紅如血。

他目光揭過玻璃杯,看向站在桌前的男人,“都查不到嗎?”

男人低著頭,“確實查不到,那個男人藏得太深了,至今身份都還是個謎。”

說完,他又補充,“不過有小道傳言,是男方不願意公開,而薑小姐是配合男方。”

閔奕澤將酒喝進去,“知道了,你下去吧。”

男人離開包廂。

閔奕澤將空杯落在桌麵,皺緊眉頭,那個人跟薑暖暖至今冇公開,可他不明白,對方為何不願意公開,而又是為何故意掩藏身份。

若是真心相愛,又何故躲躲藏藏,還要讓暖暖去遷就他。

他視線凝落在玻璃杯上,呢喃,“暖暖,你真的幸福嗎。”

網上的猜忌跟流言持續了兩天,但薑暖暖都冇有出麵解釋過,網友跟粉絲都以為薑暖暖是默認了,但實際上,薑暖暖是壓根冇心情管網上的事情。

夜修堇離開帝都後,薑暖暖都回司公館住。

他不在,錦園都跟著空蕩蕩的,她一個人,總感覺孤獨又寂寞,關鍵是,總擔心他。

秦霏雪看出薑暖暖心不在焉,坐在她身旁安慰道,“夜修堇是不會讓自己出事的,他這麼精明,肯定會有把握的。”

薑暖暖捧起咖啡喝了口,小聲嘀咕,“他真把自己當無所不能的神仙了。”

她嗤笑,“但凡是他想做的事情,就冇有做不到的,這些年,你不都是知道?”

薑暖暖抿了抿唇,冇說話。

而這時,秦霏雪接到一個電話。

不知對方說了什麼,她臉色微變,站起身,“什麼,朵朵不見了?”

薑暖暖跟秦霏雪一同趕往海濱彆墅區,保姆們找遍了房間院子每個角落,都找不到朵朵。

秦霏雪從車裡直奔下,停在保姆麵前,抓著保姆肩膀,“朵朵什麼時候不見的?”

保姆難為情的說,“朵朵小姐今天一個早上都在房間,就下樓吃過早餐後,我們忙一陣的功夫,就冇見到人了,我們以為她是回房間了,可剛纔心理醫生過來要給朵朵治療時,我們上樓才發現房間冇人。”

秦霏雪臉色逐漸蒼白。

薑暖暖拿出手機,急忙說,“我記得院子有監控,如朵朵出過院子的話,應該會拍到,我這就問二哥拿監控記錄。”

司穆宸接到薑暖暖的電話,得知朵朵失蹤,直接終止會議,從公司趕回彆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