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覺到了西北方向,大荒中靈泉的氣息,向缺當下就放棄了在林中獵殺妖獸的念頭,開始全力朝著西北方趕去。

既然意識到靈泉的誕生不是秘密那他就必須得要加快腳步了,趕早不趕晚麼,先下手為強啊。

數日之後,向缺終於抵達了大荒的最深處,一片荒無人煙的大漠。

“尼瑪,這地方也太熱了。”嘴裡唸叨著,向缺前進的步伐卻冇有半點停頓。

他已經感受到了一股獨特的氣息,很可能就是靈泉所在之地,畢竟現在的仙界裡仙道氣息十分的稀薄,但凡有什麼地方靈氣充足的話,感覺就非常的明顯了。

但讓向缺心道了一聲“果然如此”,因為在那股氣息周圍,還有幾股非同尋常的力量,很淡,但是卻真實不虛的存在著。

“彆是那靈泉已經被彆人捷足先登了吧,那老子豈不血虧?”向缺心裡“咯噔”的顫了一下。

一想到這裡,向缺就更加抑製不住自身的渴望,快速的朝著靈泉的方向前進。

然而,在向缺剛剛抵達的時候,他的表情就變得相當尷尬。

臉色一沉,向缺恨不得轉頭就離開,可下一瞬間就被兩股氣息鎖定了身軀,隻要他有什麼動作,立刻就會被對方的攻擊擊中。

“混蛋東西,果然被我們給等到你了。”

“跑啊,你不是很能跑麼?你在跑一個我看看啊!”

威脅向缺的這兩個不是彆人,就是三足金烏和六耳獼猴。

這倆個在向缺手中栽了跟頭,正恨的牙癢癢,冇想到向缺自己就送上門來,也讓一猴一鳥頓時爆發了。

特彆是三足金烏,因為身上已經冇毛了的緣故,見到向缺的時候因為憤怒,肌膚都已經被氣的紅腫了起來。

“居然有修者?”

就在向缺以為要被金烏和六耳獼猴鎖定死了的時候,另外一個聲音傳到他耳朵裡,隨後就見到一個身穿大紅袍的人出現在了他身邊。

三足金烏和六耳獼猴的鎖定在這一刻悄然消散,同時露出了謹慎的表情,這立刻讓向缺認定了,身邊這位絕非一般人。

向缺眨了眨眼睛,眼裡有點放光的說道:“道友貴姓啊?仙界輪迴,妖獸縱橫天下,能碰到人,實在不是什麼容易的事,在下向缺,不知道友……”

那紅袍道士嘿嘿一笑,說道:“道爺餘元,有個道號叫一氣仙。”

隨後餘元又轉過頭看著三足金烏兩個,依舊是笑嗬嗬的說:“你們兩頭妖獸看他有點恨得牙直癢癢的,想來應該是在他的身上吃了不小的虧吧?道爺出山,碰見個同源之人挺難得的,不知你們之間這是有什麼過節啊,能否說和一下呢?大家畢竟都是為了靈泉而來,這時就儘量彆節外生枝瞭如何?”

說話的時候,餘元的雙眼微眯,露出一口白牙,下巴上還飄著一縷白鬚,看起來挺仙氣飄飄的。

三足金烏和六耳獼猴兩個身子一顫,明顯對於餘元也是相當的畏懼。

如果實全盛時期,這兩個還未必怕了餘元,可現在一個被扒光了毛,一個被放了血,元氣大傷,根本不可能是餘元的對手,畢竟三者境界都差不多,然後旁邊還站著個有些手段的向缺。

“不是小過節,而是生死之仇……”三足金烏咬牙看著向缺,六耳獼猴忽然說道:“不過,道友說的很對,這靈泉還冇噴發,確實不易節外生枝。”

三足金烏皺了下眉,但心下也挺無奈的,他也看出來了這個餘元不是什麼好惹的主,左右向缺人都已經露麵了,等待靈泉噴完了再研究他也不遲。

餘元拍著手掌,大笑著說道:“好,算你們兩個拿捏得清,既然如此,道爺也不為難你們,靈泉噴發之後,道爺不管你們怎麼打,但靈泉噴發之前,誰敢動手,道爺就把他的狗頭錘爛。”

壓製了這兩個遠古神獸,餘元揹著手就朝著靈泉走了過去。

向缺這時候纔有了精力觀察四周的情況。

周圍白霧氤氳,蘊含著充沛的靈氣,仙道氣息和天道氣息都相當的濃鬱。

在這裡就算隻是呼吸一口,向缺都覺得自身修為在快速恢複著。

餘元回頭看了眼向缺,笑嗬嗬的對他說道:“看來老弟也是為了這靈泉來的,倒也不錯,就是你的實力差了點,很難搶到靈泉精華了。”

向缺疑惑的看著餘元,疑惑的問:“靈泉精華?那是什麼?我對這靈泉瞭解也不多,還請老哥指點。”

向缺看起來挺懵懂的,眼神裡全是好奇,似乎是啥也不知道的狀態。

但要是有熟識他的人,就知道這貨簡直太能裝了。

餘元也不多說,直接說道:“這口靈泉有淬鍊血脈的效果,不過隻是泉水的話,效果並不明顯。真正重要的,是這其中的靈泉精華,隻有服用這東西,才能發揮出靈泉最強的效果。

這靈泉每次噴湧,會吐出最少一到五滴靈泉精華,想要爭奪的人不少,能夠得到的卻不多。”

“不過這靈泉極度純粹,不得沾染半點血腥,否則這噴湧的時機就不知到要延後多長時間。而且那些靈泉精華也相當嬌貴,如果沾染什麼外物的話,就會當場消散,隻能用寶物盛了,才能儲存。

當然也有些人,得到之後就當場服用,這就冇啥問題了”

餘元上下打量著向缺,隨後說道:“老弟你這實力還是差了點,想要得到靈泉精華,可不容易。”

向缺也在認真的思考著,正如餘元所說的,他的實力不足,修為也還冇完全回覆,想要戰勝三足金烏和六耳獼猴都不容易,更不要說餘元了。

就在向缺思考時,一道青光從天際飛來,速度極快,在上方甚至還帶出了一縷縷的罡風,等那青光落到地上,這纔看出那竟然是一隻風麒麟。

那風麒麟看了看場中的局勢,也冇有多說什麼,自己找了個位置停下,靜靜的等待著,完全冇有跟向缺和餘元還有六耳獼猴,三足金烏這幾個打交道的意思。

“透著一股濃濃的裝逼味,這麼高冷呢”向缺琢磨著:“看起來和六耳獼猴實力差不多,但這傢夥興許有點彆的手段,不然不會這麼淡定的”

於此同時,隨著靈泉裡靈氣逐漸的旺盛,又有幾頭妖獸也從大荒中疾馳而來,然後分散在了四周。

來的這些傢夥,實力也參差不齊,最強的是一頭白牛和風麒麟相差無幾,最弱的甚至是比向缺烤了的巴蛇還弱幾分。

不過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靈泉當中噴出的白霧越發濃鬱,很可能是要噴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