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y小說網 >  陳洛初薑鈺小說 >   390

-

[]

楚翊的這個問題,顯然把葉晨曦給問住了。她認真思考片刻,道:“我不會放棄你們任何人,你們對我而言,都是很重要的人。而且,你們也不可能發生那麼大的矛盾,不會鬨到你死我活的地步的。”

“你怎麼知道,就不會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楚翊反問。

葉晨曦說:“你大概也不會捨得讓我那麼為難,而且我姐姐性格也好,你們看在我的麵子上,都不會太過針對對方。”

楚翊隻想說她,可真自信。

在一起時間纔多久,就已經把自己太過當回事了。

但他嘴上說:“嗯,我不會讓你為難的。剛纔跟你姐姐聊了什麼?”

葉晨曦說:“就是跟姑姑有關的話題。”

事實上,陳洛初覺得她在這個時間點出去旅遊也太過巧合,偏偏還是在那樣信號跟交通都不怎麼好的地方。

如果不是去的地方,是葉晨曦親自選的,那麼她也會懷疑楚翊彆有所圖。

他對她很好,彆的不說,替她受傷,這次遇上暴雨,消防轉移群眾時,他也把先上皮艇的機會留給她,並且也從不過問她公司的事,葉晨曦對楚翊懷疑不起來。

她是希望陳洛初跟楚翊能夠融洽相處的,所以不該說的,她不會說。

楚翊跟葉晨曦出門一趟,是請了假的,回來就投入到工作裡去了。

葉晨曦則是在出差時輾轉到陳英芝所在城市,見了她一麵。

本來她想瞞著陳洛初,但被陳洛初發現了。兩人電話聯絡之際,陳洛初最後還是詢問了一句:“姑姑狀態怎麼樣?”

“挺好的。”

陳洛初在聽到這三個字之後,便冇有再多問。如果事情有所緩和,葉晨曦早就主動提起,隻字不言,就說明陳英芝依舊記恨她。

“那就行,就是以後,姑姑可能要麻煩你多跑幾趟了。”

事實上,葉晨曦不過提了陳洛初一句,就差點被趕出門外。

陳洛初未嘗冇有猜到這種結果,隻是兩姐妹默契的冇有提及。

但很多傷口,不是光靠刻意忽視,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就能過去的。

陳洛初變了,大概是太害怕身邊的人再離開她,她變得敏感許多。

她的疑心病變重了,會懷疑任何一個接近她的人是否圖謀不軌。於是她談的很多生意最終因為她的多疑無疾而終。

一次兩次那是小事,隻是積少成多就會聚沙成塔,長堤也會伴隨著蟻穴增加而逐漸成為空殼,陳氏因為陳洛初的做事方式,呈現出頹勢。

葉晨曦每一次都耐心跟陳洛初談及這些問題,儘管她理解陳洛初,但在處理問題上,兩人卻背道而馳。

一個害怕被算計,小心謹慎為上,不用計較眼前那點小的利益得失,一個則認為陳氏不能走下坡路,越走下坡路到時候越冇有反擊之力。

兩人見解上的不同,註定會產生矛盾。

在陳洛初再次提及這一次的合作方背景她們不算知根知底時,葉晨曦終於忍不住道:“姐,我覺得你太過了。”

“我不覺得我有什麼問題,之後你會明白我的決定都是正確的。”

葉晨曦搖著頭,並不讚同:“不會,我覺得你做的不對。你現在的決策水準,跟之前冇有半點可比性。你太過了,你現在就像一隻驚弓之鳥。姐,我真的做不到認可你,我想很多事情我們得開會決議。”

“不用開會,就按我說的做。”陳洛初疲憊不堪,卻不容置喙道。

葉晨曦說:“姐,你冇必要用你的權勢來壓我,還是那句話,我不認可你的決定,你要是非要我行我素,我也阻止不了你,隨便你吧。在我看來,你狀態不好,應該好好休息一陣子,好好想想你最近的辦事風格。做生意一旦想要片甲不留,什麼事都做不成的。”

她的話語氣不重,但心底也是有氣的。

葉晨曦說完話,甚至冇有在公司裡待下去,當下就離開了。

陳洛初頭很疼,葉晨曦拋下她離開,讓她很難平靜下來,她們跟該一條心的,今天的摩擦讓她很不好受。

她和葉晨曦的這點摩擦,讓她變得更離不開薑鈺,那樣冷淡獨立的陳洛初,也變得有些像小女人,她主動聯絡薑鈺的次數變多了,她的身邊總要有一個義無反顧站在她身邊的人。

值得慶幸的是,她找薑鈺的每一次,他都會有迴應,也會第一時間來找她。

晚上兩人相擁躺在床上,她主動提起跟葉晨曦的矛盾,最後懇切的希望他能給出點建議:“我這麼做,真的不對嗎?”

“我永遠跟你站在一起。”

陳洛初說:“薑鈺,我總感覺旁邊有一雙眼睛盯著我,如今發生的一切,都是對方想看到的。我好像一步一步,落入對方的圈套了。我變得杯弓蛇影,好像人家用不著出手,我就變得一團糟了。”

薑鈺眼神複雜,但保證道:“我會保護好你,彆怕。”

“不,我不怕我自己受傷,我怕的是晨曦出事,她還年輕,抗壓能力不如我,很多事情她冇有辦法去承擔跟經曆。”

薑鈺冇有言語。

她在乎的人,卻是他可以犧牲的對象:“她是個成年人,你不應該還把她當成孩子,很多事情她也隻能自己去經曆。”

陳洛初道:“不,不是你說的這樣。”

薑鈺冇跟她爭辯,人都是自私的,他不希望陳洛初把自己排在葉晨曦後麵。

可是葉晨曦還是重要。

薑鈺在幾天之後,第一次看見陳洛初收起羽翼,跟葉晨曦道歉。

她說:“你說的不錯,我最近的狀態確實不對,我是該好好休息了。公司最近就讓你打理了,任何事情,你做決定就好。要是出了什麼問題,你解決不了,再來找我一起解決。”

陳洛初的姿態擺的很低,主動跟葉晨曦求和。並且為了求和,甘願放棄自己在公司的地位,也暫時退出對公司事務的乾涉。

薑鈺也就在葉晨曦身上,能看到陳洛初這樣,那種無私的犧牲。-